195 临走前的安排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从撕裂般的疼痛之中醒过来,感受到胸口的伤,疼的她直皱眉头,“嘶,该死的猫妖,竟然被一只猫妖暗算了,太丢人了。”

    “念念,你醒了?”

    听到急切熟悉的女声,第五念蓦地抬起了头,看着近在眼前的姑姑,想起了自己在梦中所看见的一切,心脏倏然的疼了起来,“姑姑?”

    第五姗姗见到第五念醒过来了,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只要你没事儿了,我也就放心了。”

    “姑姑,梦里的……”

    第五姗姗眸光微闪,眼角泛着晶莹的泪花,“是我编织的回忆,没事儿想他的时候,就去看一看,每看一回,就觉得我亏欠他甚多,你知道那种令人心痛到恨不能去死的表情吗?”说罢,第五姗姗的眼泪顺着薄凉的脸颊顺势流了下来,拉起了第五念的小手,手掌心一片温润,死人能够拉起活人的手,她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她的侄女就快要离死不远了。

    明明才26岁,人生刚起步,她却要接受自己即将死掉的事实,这绝对是上天带给第五家最残忍的诅咒。

    “姑姑……”第五念哭的泪眼朦胧,为了姑姑的付出而心痛,也为安豫这么轻易的相信姑姑不爱他而恼火。

    “念念,有些话姑姑只说一次,想怎么做你自己做决定吧!”她的目光游离,脑海中又想到了他们分离的那个机场,她哭到虚脱,恨不能就这样的哭死过去,“说句老实话,闵御尘这个孩子很优秀,如果你并不是第五家的继承人,我肯定鼓励你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可是念念,做人不能太自私了,杀不了旱魃,28岁你的死就是必然的,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深爱你的闵御尘怎么办?”

    他怎么办?

    她几乎不敢想闵御尘会怎么样?

    光是想了个问题的开头,她已然泣不成声,她不明白老天为什么会对她这么残忍?

    “你与他本不该有交集,更不该发生这段感情,你的姑奶奶从来没有告诉我,第五家的诅咒,希望我可以活的快乐,开心,可是她漏算了安豫,在你身上我不想让悲剧上演,所以我想让你知道,我们的生命是有限期的,让你自重,自律,自爱,你的纯净之身已破,日后再遇见那些妖魔鬼怪,你可别再无所顾忌,从现在开始,你也很有可能会因为重伤而提前死亡,知道吗?”

    “姑姑,我是不是特别让你失望?”

    “你这丫头的个性就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越让你往东走,你偏要往西,不撞南墙不回头。我也是从那个时候走过来的,情不自禁时,总想把最好的都给对方。念念,爱情虽美,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以后,你深爱的人该怎么活?难道要带着对你的爱继续痛苦的活下去吗?”之所以那么轻易的放弃安豫,对于第五姗姗来说,他的幸福,远比任何的一切都来的重要。

    第五念埋在姑姑的肩膀之上,放声的痛哭,“姑姑,我就是想简单的喜欢一个人,为什么就那么的难。”

    她轻柔抚摸着第五念的头发,“如果你觉得这些都无所谓,只想留下与他这两年的美好,姑姑也不再拦着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第五姗姗承认,在这一刻,她终究是有了私心,他们念念实在是太可怜了,一出生就失去了妈妈和爸爸,二十几年来为第五家恪尽职守,难不成还要为第五家卖命到死吗?

    第五念摇着头,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我们小绝的女儿该怎么办?我们小绝的女儿太可怜了!”

    第五姗姗强忍着泪意,别过头去,这也是当初她所想的,他们阿昇的女儿该怎么办?难道也要背负着诅咒长大,然后在生命中最灿烂的年华死掉吗?

    “念念,坚定了信念,就不要彷徨。”

    第五念捧着脸,她放佛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没有答案,那些答案对于她来说,不是答案,是噩梦。

    用力抱紧了双臂,坐在床上不发一语,“姑姑,我想要静一静。”

    “你好好的想想吧,如果做了决定就不要瞻前顾后的,姑姑永远支持你的决定。”

    第五念不动,脑海中一片空白,眼神空洞的望向某一处。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坐了多久,就连袁起毛毛躁躁的冲了进来也不知道。

    “boss?”

    “boss,你怎么了?”

    她抬起了微红的眼眶,看向了袁起,露出一抹极浅的笑容,“钱入账了吗?”

    袁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提钱就代表他们boss没变成傻子,刚刚那副楚楚可人的小模样,还以为是鬼上身了呢?

    袁起摇了摇手中的电话,“已经到账了,这一笔狠赚哦,东方家不缺钱。”

    “嗯,那就好。”

    “boss,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出力不少,你可不能少了我那份应得的,我看这样好了,你就给我个十分之三怎么……”

    第五念打断他的话,“给你五分之三。”

    “凭什么啊,我那么卖力,给我五分之三是不是有点太……等等,boss,你说多少?”袁起不由得掏了掏耳朵,严重的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要不然他们家老大怎么会那么大方?给他十分之一就不错了。

    “你没听错,给你五分之三,其余的五分之二给单晓婷。”

    袁起不由得咽了咽口水,“boss,你是不是伤到了脑子,你等等,我去叫医生过来。”

    “袁起,a市,我要停业了,要离开一段时间。”

    袁起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你以前也离开过,咱们缘起不也是好好的吗?你若是想去别的地方,没关系,我们卖骨灰盒和殡葬品也能维持,不一定非要抓鬼。”

    第五念笑了笑,“袁起,我有别的事情,缘起真的不能维持了。”

    “所以这是我和单晓婷的遣散费?”

    “如果你要这样理解也好。”

    “boss,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没有困难。”她的眼睛移向了别处,就是不看袁起迫切的眼神。

    “那你想关门的理由呢?好歹我们公事了这么多年,我不仅是你的员工,也算是你的家人吧!”

    她的身子轻颤,摇摇头淡漠的说道,“没什么好说的。”

    缘起对于袁起的意义绝对不是一个打工的地方,就相当是自己的第二个家,如今boss说把他们的家散了就散了,还这么毫无预兆,说到底他不仅不能接受,甚至还有些愤怒,将缘起入账的银行卡从兜里掏了出来,甩在了第五念的面前,“你想开除我们直说,用不着这么大一笔遣散费,请你记得,是老子不干了,炒了你的鱿鱼。”

    袁起直接甩门离开了,气冲冲的模样吓坏了外面不少人。

    第五念苦涩一笑,“众叛亲离的滋味儿真他妈的不好受。”

    从自己的工具箱里找出了手机,拨通了第五绝的电话,触及到了墙上的钟表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她的心不由得一紧,连忙企图要挂断电话,却发现电话已经被接通了,传来第五绝略显沙哑的声音,“姐姐?”

    “小绝。”

    一张嘴,她的声音就暴露了自己的外泄,不平稳的情绪,立刻还来第五绝紧张的从床上爬起来,急迫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第五念心头泛着些许的难过,硬生生的强压着自己的哭泣,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复一点,“我没事儿,刚刚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听听你的声音。”

    第五绝蹙眉,姐姐有多么的坚强,他岂会不知道,这样脆弱到不堪一击,他活了快十九年的岁月里,今天绝对是头一遭。

    所以,他不太相信姐姐的解释,有点太过牵强了。

    “姐姐,你确定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眼泪无声的划过,她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就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过段时间我回京城陪着你好不好?”

    第五绝欣喜的问道,“真的吗?”

    “嗯,我也不能总在外面飘着,人总是要回家的不是,毕竟我也好久没看见霍姨和宁姐了,也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了?”

    “他们都挺好的,就是很想你。”

    “这边的事情交代一下,回去的时候提前告诉你。”

    第五绝连连说了几声‘好’,“姐姐,用不用我回去帮你搬东西?”

    “不用,我也不拿什么东西回去,有些东西……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回去了一切从头开始,我们买新的。”

    “我得告诉霍姨,让她给你做你爱吃的菜。”

    “好。”

    挂断了电话以后,第五念有种浑身虚脱的感觉。瘫在了床上,半天爬不起来,手里翻动着闵御尘的电话,想给他打个电话,却又明白,自己打过去了能说什么呢?

    而她和他的缘分,也该到此为止了。

    在医院她也睡不着,因为鬼吼鬼叫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了什么?

    心中默默的告诫自己,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犹豫,更加不要回头。

    强忍着痛意,一个人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已经是早晨五点钟了。

    在门口时,给方以萝发了一个微信:你若是醒了,来我家,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

    第五念在沙发上缓了一会儿,左右不过半小时的功夫,方以萝穿着睡衣就过来了,打开门,看见瘫软在沙发上冒着冷汗的第五念,吓得脸色一白,朝着她冲了过来,“念念,你怎么了?”

    第五念强撑着身子,却因为牵动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的,“我没事儿。”

    “你疼的脸色都白了,还说自己没事儿。”说罢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平躺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被猫妖所伤,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你不是……”

    第五念虚弱的说道,“这件事情我暂时就不解释了,但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征求你的意见。”

    方以萝素净的小脸上挂满了对她的担忧,“你说,我听着。”

    “我想离开a市,想征求你的意见,你若是想和意墨留在这里,我……”

    “你离开a市,闵御尘怎么办?是不是他也跟着你一起去京城?”毕竟这样的调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就连听到他的名字都令她的心开始绞痛起来,连连深吸了好多口气,“以萝,能不能什么都别问?我不是不想和你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已。”

    方以萝颔首,坚定的说出自己的决定,“你在哪里,我和意墨就在哪里。”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这么多年像老妈子一样照顾我,还不嫌够?”

    方以萝见她到了这个份上,还不忘打趣自己,握紧了粉拳就想捶她,想到她现在受伤了,不由得收回了自己的拳头,“我就想给你做一辈子老妈子,不行吗?”

    她摇头苦笑,“以萝,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不该全部放在我这里,我真的很想看见你能找一个心爱的人结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围着我转,你还这么年轻。”有的时候,她也不懂以萝非常执着非要跟在自己的身边,甚是已经达到了卑躬屈膝,为奴为婢,做牛做马的地步,认知到这一点,她有种莫名其妙的伤心与难过。

    在她的心里,方以萝是个健全的人,是一个独立的自我,不该为她付出这么多。

    “你也说了,我还这么年轻,以后总会遇见好男人的。可是,姐姐,能不能别赶我走?”

    第五念一听她唤自己姐姐,立刻就没辙了,“我从未想过赶你走,我只是想要你过自己的生活而已。”

    “在我眼里看来,你就是想赶我走。”说罢眼圈莫名的红了。

    “算了,我对你没话说了,你想怎么样都行。”

    方以萝破涕而笑,“我今天去辞职,回头给意墨办理退园手续。”

    “嗯,给你个地址,你整理完一切,先带着意墨离开,我会找人来亲自接你们过去。”

    “行,我等你的信儿,至于闵御尘,我会和意墨解释你的,你也不用烦恼。”

    “以萝谢谢你。”这么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她深知遇到这样的一个好朋友有多么的难能可贵。

    “和我永远别说谢谢,这些年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

    方以萝给第五念做了一份白粥,就带着意墨去幼儿园了,今天她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第五念拨通了许久未播的电话号码,接通的速度很快,富有沧桑的磁性男低音,带着几分愤恨不平,“第五念你这个破孩子,还知道联系我啊?”

    她轻咳了两声,“毛校长好。”做梦也想不到,以前毛校长也是个社会人,这样的坏学生都学好了,做起了老师,如今更是不得了,还做了皇家学院的校长,皇家学院网罗华夏国各地的经营,可不是有钱有势有权的富家子弟想进就能进的地方。

    在这里,一切靠分数,品格说话,只要你的分数,人品过硬,你就可以在这里站稳一席之地,日后在社会上得到数不尽的便利。

    “你这丫头总算知道自己大学还没有毕业了?”

    “你不说,我都忘了。”第五念干笑了两声,“我这次打电话是有事情想要拜托你帮忙的。”

    毛校长轻哼了两声,“就知道你这丫头联系我准保没有什么好事儿?你说你多好个苗子,成绩优异,你想跳级我又没意见,就是耽误你几个月的功夫,死活都不干,就好像是要了你的命似的,我真是被你气死了。”

    “毛校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时间也不充裕,如今都26岁了,再这么荒废下去,我就真的和我姑姑一样,一辈子碌碌无为了。”

    提到第五姗姗,他莫名的沉默了,“你姑姑还好吗?”

    “不错,死后过的挺滋润的,过些日子我就回京城了,好歹得让你们这对苦命的小鸳鸯见上一面,好好的叙个旧不是?”

    听到第五念说的如此直白,他没来由的脸红,“别胡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姑姑的心里没我。”

    第五念抿了抿唇,恢复了正常的称呼,“毛叔,我想请你帮个忙,派个人来接我的朋友,还有我姑姑回家。”

    毛集一怔,“你打算带你和你姑姑回来了?”

    “嗯。”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好,我立刻安排。”

    “地点我会另外给你,我暂时处理别的事情,会稍晚一点。”

    “好。”

    “毛叔,小绝在你那里好吗?”

    “他……他好像和一个小女孩处对象了,只是那户人家的门槛有点太高了,我怕我们小绝会吃亏。”

    听到弟弟只是恋爱了,第五念不由得放心了,“爱情的事情说不好,但是我相信小绝会解决好的。”

    “嗯,那孩子心里有数。”

    “毛叔。”

    “什么?”

    “你的铁臂阿童木的内裤其实挺好看的。”

    毛集莫名了红了一张老脸,“死丫头,等你回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题外话------

    小虐怡情,让我们放松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