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我大哥有女朋友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始终低着头,不发一语,恍若对祝心妍的话置若罔闻。

    这种教训人的事情,祝心妍还真是觉得自己做不来,甚至有些不习惯,毕竟平常自己扮演的都是老好人,走到墙角,倚在墙壁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术室的红灯,希望闵御尘可以平安。

    祝心妍不说话,其余的人更加不说话了,空气都凝结了。

    对于第五念今天的所作所为,猎豹中队的所有人虽然心中憋着一股火,却不会说破,毕竟这是老大的家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感情的事情真的说不好。

    一行人站在手术室外,静静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与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有小护士推开了门,顿时一窝蜂的涌了上去,很快把第五念挤到了人群后。

    小护士自知里面躺着什么样的人物,所以连说话都挑着重点,生怕惹火了这些血气方刚的军人。

    “手术很顺利,但是病人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还需要紧重症监护室去观察,所以你们暂且先让一让,等会儿大夫缝完伤口,病人就会被推出来,麻烦你们耐心的稍等片刻。”

    没有脱离生命威胁,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术后充满了变数,他们不敢想象老大万一有个什么好歹,该怎么办?

    祝心妍拧着眉头,“这事儿是不是得告诉闵爷爷他们吗?”

    众人集体沉默了,这个时候都忙着沉思,自然没有发现落在外围的第五念已经离开了。

    找到了医院的天台,将四周查看清楚,确定没有其他人,才拉了拉中指上的红线,嗓音略显薄凉,“白昭昭,你只要帮我再做最后一件事情,我们两个解除契约,从此以后你就自由了。”

    对方没有回答,过了半响才问道,“什么?”

    “我要你救闵御尘。”

    下一秒,眼前出现了一片白雾,隐隐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白雾散去,能够看见他精致绝伦的面容上是极淡的表情,“你确定?”

    第五念有些无精打采,但是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是,只要你能救他,我们两个人的契约就可以不做数,从此以后你不欠我的了!”

    这本来是白昭昭特别期待的事情,如今听到她这么轻易的说出口,心里竟是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他在哪里?”

    “重症监护室。”

    白昭昭拧眉,总觉得今天的第五念有点不同,可到底是哪里不同,他又说不出来。

    面对她突如起来的安静,白昭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随手一挥,眼前浮现出滚动的画面,重症监护室内有医生与护士正忙着,没有家属陪同,毕竟需要枪伤术后很容易感染,监护室内还有一层保护玻璃,以防细菌进入。

    他自然的拦住了第五念的腰,瞬间消失在了天台,恍若无人的走入了重症监护室,那些大夫和护士全部定格了自己的动作,放佛时间停止了一般。

    第五念心心念念的眸光游走在他受伤的胸口,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脸色甚是惨白,她轻轻的抚摸着闵御尘的脸颊,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白昭昭上前查看了闵御尘的伤势,不由得拧着眉头。

    第五念连忙焦急的询问,“怎么样,他的情况如何?”

    “需要我耗尽点修为,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白昭昭,谢谢你。”

    白昭昭发现自己好像挺讨厌第五念的彬彬有礼,陌生的让他不喜。

    可是,他一向生性冷淡,对于感情的事情又不善于表达,所以仅仅只是皱了皱眉头就不再说话了。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汇聚丹田的内丹,从中提取自己的修为,缓缓的注入到闵御尘的体内,耗尽修为救人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狐族来说,没有大恩是绝对不会做的。

    以至于太过消耗心神与灵力,他的面上隐隐划过几许的薄汗,最终手掌,将提取的内丹重新收回。

    “我只是疗了他的内伤,至于外伤还是由他自己慢慢养吧,以免被人发现了!不好交代。”

    第五念明白,点点头。

    抚摸着他的头发,眼中噙着泪水,将薄凉的唇瓣贴在他的唇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该招惹你,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离你远远的。

    白昭昭蹙眉,“以后又不是见不到了?我现在耗损了修为,固定不了太久,必须要马上离开了。”

    第五念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再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闵御尘,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容上没有冷硬的线条,此刻他虚弱无比,不像是印象中她所认识的闵御尘,也许这就是她所看见他的最后一眼,她想牢牢的记住,将他的样子刻印在自己的心里。

    “白昭昭,我们走吧!”

    两个人再次回到了天台,第五念扣住自己手腕上的红绳,白昭昭的眼睛微微一眯,“我今日太累了,先走一步了。”瞬间化作一团白雾,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第五念莫名的傻眼,他就这么走了是什么意思?这契约到底要不要解除?

    有白昭昭的救治,她也可以走的安心。

    将车子开离医院的那一刻,宋雨霏打来的电话。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笑意,最终任由着手机继续响个不停,从现在开始,这里的一切就留在这里吧!

    浑浑噩噩的将车子开回自己的小区楼下,她的脚步略显漂浮,一路走过来,即使平坦的小路,她走的也是跌跌撞撞的,抹掉脸上的泪水,她再也没有力气走回家了。

    恍恍惚惚的找了一个长椅坐下来,此时已经是深夜的两点多种了,正是深度睡眠的时间。

    许是周围没人,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悲伤,捧着一张小脸抽咽起来。

    若有似无,似猫叫,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至少安沛奕就是这样认为的,半夜起床就挺让人叽歪的,关键还是赶早上最早的那班飞机,他睡眠不足已经造成了相当严重的起床气,如今再配上如此诡谲的呜咽声,没来由的就想到了那些鬼啊,魂的东西,之前没见过这些东西,他还能胆大的当做自己听错了,可是见识过了蒋晓晓的事情,他是真心的有点害怕了。

    一连咽了好几口的口水,声音轻颤且异常谨慎的询问,“谁?别装神弄鬼的吓人。”

    早知道他就不对着自己的助理发脾气,让他滚在车里等着自己了,现在倒好,类似几声女鬼的哭声就吓得他彻底崩溃了,还去参加个屁电影节,不交代这里就不错了。

    第五念也被安沛奕的这一吼吓得直打嗝。回眸一瞄,竟然是令人最讨厌的安沛奕,顿时没了好气,“你才装神弄鬼呢?”

    安沛奕听出是第五念的声音,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大姐,你大半夜不睡觉,跑到楼下叫春啊!”

    第五念顿时黑了脸,那些悲伤的情绪消失的一干二净,此时此刻就想撕烂这个贱男人的嘴巴,这么毒可真是不讨人喜欢,“我喜欢大半夜不睡觉,跑楼下散步该你什么事儿?”

    只要不是鬼,安沛奕就没有什么可怕的。此时也不着急走了,大步朝着第五念走去,借着晕黄的路灯,能够清楚的看见第五念哭花了一道道泪痕的小脸,一向八卦的直觉告诉他,“你失恋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仅嘴巴毒,就连性格也不讨人喜欢。

    见她不说话,多半就是自己猜对了。

    “让我说对了?你能分手也算是在我的预料之中。”

    第五念忍不住呲牙,“你什么意思?”

    “你性格粗鲁暴躁,又没有女人味儿,他能一直喜欢你才怪。”

    听到他这么直白的评价自己,捧着脸嚎啕大哭,吓得安沛奕有些手足无措,连忙安慰道,“喂,你别哭啊,我就是随口说说的,你很漂亮,身材很好,除了有点粗鲁以外,你真的没什么不好的。”面对他的安慰,第五念丝毫感觉不到宽慰,反而哭的更加伤心难过了。

    “啊,我都失恋了,你还嘲讽我,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妖怪,老天为什么不收了你?”

    安沛奕轻咳了两声,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安慰没有半分效果,还惹来她大声的嚎哭,此时周围的几户人家已经拉开了窗帘,大吼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小兄弟,就和自己媳妇儿服个软,死不了人的。”

    “对呀,赶快哄哄,回家洗洗睡吧!”

    “麻烦你们也体谅一下,还有孩子早起上学呢?”

    安沛奕赔笑,“不好意思,真是太抱歉了,我们马上就走。”

    他也不着急了,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边,“你别哭了,我说话是有点难听,但是你一向不都是不在意我说的话吗?大不了你就当我放了个屁。”身为演艺人员,他还真是很少说脏话,当着外人的面,他还真是第一次说这么污的话。

    第五念抿唇,坚韧的小脸上划过一丝嫌恶,“太臭了。”

    听到她的回应,安沛奕在这个时候竟然喷笑,第五念眼睛里挂着泪珠,也笑了起来。

    “既然你心情好了我也就放心了,我要赶飞机先走了。”

    “安沛奕,再见!”她嘴角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在他的印象之中,从未见过第五念如此温婉柔情。这一刻,他的心里有种很别扭的感觉,总觉得他若是现在走了,以后便很难再见到她。提着行李箱又坐了回来,轻咳了两声问道,“你若是没有事儿做,我看这样好了,陪我出国度假,全当散散心了。”

    “我为什么要陪你。”

    “你也别咬文嚼字,我陪你行不行?”

    “不想去。”她现在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然后睡个天昏地暗,最好直接睡到28岁。

    “你觉得这样好不好,全当你去工作了,你想外国那么大,说不定还有一些我看不见的鬼,我付你工钱,你陪我走一趟怎么样?”

    第五念抹了抹眼泪,“给我多少钱啊?”

    安沛奕不由得笑了起来,望着她还挂着泪珠的小脸,甚是柔美,放佛时间都要停止了,心头轻颤,他有种冲动,低头就想吻去她脸颊上的眼泪。

    往往现实很残酷,只见她随手一巴掌招呼到他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安沛奕脸上神往的表情为之一僵,看着第五念不由得嘴角一抽,这个女人太不解风情了,难道她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企图想要与他亲吻吗?

    他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咬牙的说道,“你不愿意可以告诉我!”何必打他细皮嫩肉的小脸。

    “还用我告诉你吗?多明摆的事实,长眼睛的人都知道,我肯定不想让你吻。”

    安沛奕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以免自己被她直接气抽过去,“你就说你这份儿钱想不想赚吧?”

    “赚,你人傻钱多,我为什么不赚。”

    安沛奕这回连气都吸不进去了,拖着行李箱掉头就走,懒得搭理第五念了,这个女人根本就值得任何人的同情。

    第五念走了,好似是从a市彻底的消失了。

    宋雨霏和宋阳两兄妹双双来到她家也找不到人了,去了缘起,已经关门了,还有第五意墨的幼儿园,大约一个星期以前,小家伙办理了退园手续,放佛就像是有预谋的消失似的。

    宋雨霏傻眼了,“我去,哥,咱们咱们向老大交代?”再次拨打第五念的手机,电话已经显示空号的状态。哭丧着一张小脸,“哥,你说第五念是不是有点太狠了?她都不听老大的解释,就这么失踪了,这不是要逼疯老大吗?”

    宋阳用力握紧了双拳,“我们还没埋怨她害的老大受伤,她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消失了,真是……”他将所有的脏话咽了回去,却是忍不住踢了自己的车子,以此泄愤。“赶快派人去查,就算是翻遍整个a市,也要把她找出来,老大现在要见她,她就必须站在老大的面前。”他几乎不敢想象,老大若是知道第五念失踪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宋雨霏也被自家老哥愤怒的表情吓坏了,哆嗦着青紫色的嘴唇,终究是不敢劝哥哥别生气。

    “一会儿回医院,你别说话,我来说。”

    宋雨霏点了点头,“嗯。”

    这几天猎豹中队的所有人都可以放几天假休息休息,王老已经落网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就由祝心妍的来善后,虽然她很担心闵御尘的身体,却不会公私不分,白天忙工作,晚上过来照看闵御尘。

    眼见宋阳兄妹回来了,闵御尘立刻焦急的问道,“怎么样,见到念念了吗?”

    他们老大受了伤,还一心挂念着第五念,这几天没有好好的吃饭,没有好好的休息,一张阳气俊朗的面容严重缩水,他们这些人看着难过,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劝他。

    宋雨霏下意识的看向了哥哥,只听他说道,“老大,嫂子说不太想见你,你暂时养好伤,等伤好了,我们在去找她解释。”

    闵御尘璀璨的眸光微闪,瞬间没了力气,跌坐在病床上。

    他眸光微闪,却是无论如何样想不通念念为什么会这么做?她不是一个不理智的人,也明知道自己在完成一个艰难的任务,依照她的个性是绝对不会破坏的,想不出念念这么做的理由。

    无意识的收紧了双手,闵御尘冷声的问道,“你们是不是找不到念念了?”

    宋雨霏猛地倒抽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闪躲他们老大如炬一样的火烫的眼神。

    偏偏闵御尘就像是凶猛的黑豹,一双眼睛紧锁着宋雨霏,“雨霏,你说。”

    宋阳上前,“老大,是……”

    他一双冰冷嗜血的眼神瞥向了宋阳,冷冷道,“你退下,我没问你。”随即将眼睛移向了早已经满头冒冷汗的宋雨霏,“宋雨霏,告诉我,在猎豹中队你该服从谁的命令?”

    “上,上级。”我去,她绝对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可怕的老大,好似一座随时要爆发的火山,那种灼热可能随时将她吞噬。

    “既然你明白,那就和我说实话。”

    其余几人也看出了端倪,结果肯定不是太好,连他们都感觉到那一丝莫名的诡谲的暗涌,气氛太过压抑,导致他们不由得集体咽了咽口水,齐刷刷的看向了宋雨霏,大姐,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你倒是说啊!

    闵御尘已经没耐心等她说了,强忍着胸口的痛,直接拔掉了点滴的枕头,从床上挣扎的站起了身子,“老大,你现在受了伤,别起来。”

    “老大,你别动,我们去帮你把嫂子找回来。”

    一行人被暴躁的闵御尘吓个不轻,纷纷想要按住他,却又怕碰到他的伤口,只能手足无措的表示他们竭尽全力找出第五念。

    闵御尘黑着脸,不发一语,冲出了医院,他现在必须见到念念。

    “让开,你们是想和我动手吗?”他瞬间暴喝吓得其他人连忙顿住了脚步,开什么玩笑,他都受伤了,他们怎么可能还和他动手?

    乔挚亚连忙安排宋阳,“去,准备车子,雨霏你去收拾东西,晴天,你去给老大的衣服拿过来……”

    闵御尘虽然能够感觉到耳边的声音很是吵杂,可是他只能听见自己轰隆隆的心跳声,再无其他的声音,很是急迫的节奏使得他眼前发晕,甚至是呼吸紧促,她不可能走了,前几日她还会甜甜腻腻的唤着自己老公,而他也绝对不相信,念念不信他,这就像是一场笑话,对,她只是生气自己没有报备祝心妍假扮他未婚妻的事情,所以才会如此的惩罚自己。

    她不会真的生自己的气,只是……

    当他看见关门的缘起,心蓦地沉了沉。

    随即又来到了第五念家,利用数字密码打开了她的家门,房间里的东西都没用动,紧随着闵御尘进门的其他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老大,嫂子肯定没走,就是为了吓唬你的,你先和我们回医院,我们去帮你把她找回……”

    闵御尘觉的天旋地转,用力握紧的拳头支着身旁的桌子,供奉排位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瞬间血液逆流,她走了,她真的走了,不要他了。

    眼前一黑,再次晕厥了过去。

    闵御尘总觉得,她那么爱钱,肯定不会放弃缘起的生意,所以他这段日子就站在缘起的门外,怔怔的看着它什么时候开门,他不相信她真的走了,从此以后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

    乔挚亚上前,“老大,查出了嫂子出入境记录。”

    他站的笔直,眼神空洞,好似并未听见乔挚亚的声音。

    乔挚亚也不期待他能够回应自己,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也就是你出事的翌日清晨,她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往英格兰,与她一起登机的人是那个国际明星安沛奕。”他现在已经彻底搞不懂第五念到底在想什么,选择离开他们老大,也没必要这么刺激他吧,那个祝心妍毕竟是假的,老大的心可是在她的身上,有什么可怕的?

    安沛奕?

    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厉,很好,连他的女人都敢惦记,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大,我还调查出了一件事情,安沛奕的身份有点不简单。”

    “说。”

    “老大,记不记得当年安家走失的儿子,是很久以前的旧事,那个时候我们恐怕也没有出生,但是因为事关八大家族的事情,所以各家都有所耳闻,安家上将的父母带着孙子回乡祭祖,然后老两口出了车祸,孙子却是无缘无故的失踪,当时八大家族闹腾了好一阵子,却是没有找到人,后来有一天晚上安家老爷子做梦,说是有人指路,他的儿子在北方,顺着这条信息,总算是找到了安家少爷,只不过当时安家的少爷已经十八岁了,当时八大家族热闹了好一阵子,说是安家上将一定要好好大摆场宴席,庆祝安家少爷认祖归宗,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安家少爷又远走他国,一直在国外呆了三十几年,而安沛奕就是那位安家少爷的独子,据可靠消息,安家少爷大约会在下个月月末带着儿子回来,到时候安家要宴请八大家族。”

    闵御尘冷冷一笑,“所以,你是想告诉我,给安家爷爷奶奶一个面子,别光明正大的找安沛奕麻烦?”

    乔挚亚差点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他希望他暗地里也别找安沛奕的麻烦,毕竟八大家族很在乎这件事情。

    只是这个时候,他劝老大绝对不是个明智之举,却也不得不提醒他,“老大,你升迁的调令下来了,下个月一号必须回京城报道,你不能再留在这里了。”他们老大本来就是下来历练的,早晚是要回到京城,所以这次王老落网就是个契机,毕竟他的成就不会局限于a市这个小城市。

    闵御尘未动,眼神始终盯着缘起,许久之后才说道,“给我盯着英格兰那边,她若是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其余的人收拾行李,我们集体回京城。”闵御尘没忘记自己的使命,也害怕在这个时候去找她,得到被拒绝的答案,也许念念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他也只能如此的安慰着自己,时间还很长,而念念总会再次回到他的身边。

    顿时间,闵御尘回京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八大家族,自然也有人为此窃喜不已。

    韩梦媛等了那么久,总算是把他等回来了,一千个多日日夜夜,竟是那么的难熬。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等待没有白费。

    韩梦媛扬起了一抹笑容,拨通了闵御馨的电话,“御馨,你今天有没有时间?”

    “嗯,有点忙,怎么了?”

    “你大哥不是要回来了吗?我想让你陪我去买两件衣服,我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迎接他回来。”

    电话那头的闵御馨不由得蹙眉,说句老实话,对于韩梦媛,她谈不上喜欢,所以不得不提醒她一个事实,“梦媛,我想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实,我大哥有女朋友了。”

    韩梦媛愣了愣,将这句话在脑海里不停的消化,再消化,再消化,随后爆出了尖叫,“啊!”

    ------题外话------

    很快我们要进入京城部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