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可我想他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拉着安沛奕的手哀嚎,“我的脚太痛了,痛死我,安沛奕,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现在谁一提‘鬼’,他都会下意识的害怕。

    “你能不能别说鬼什么的,我是真的会害怕。”安沛奕吓得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要不然,我带你去医院?”

    第五念干呕了一声,随即一脚踹开了安沛奕伸来的大手,“不要,我不去医院,医院里的鬼那么多,要去你自己去。”

    安沛奕咽了咽口水,“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都说了不要提鬼了,你怎么还提。”他挥挥手,“算了,我叫服务员拿冰袋给你冷敷一下。”

    第五念趴在了床上,脑袋晕晕乎乎的,连眼睛都开始花了。

    听到了服务员敲门,安沛奕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到了门口,十分艰辛的接过冰袋,主要是喝醉了,看东西也双影,总是与服务员递过来的冰袋错过,从怀中掏出了小费,“谢谢。”

    刚回到里面的卧室,第五念已经坐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崴脚的脚踝,眼泪哗哗掉,像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老公,我的脚好疼啊!我好想你,想的我都快睡着不觉了!”

    安沛奕嘴角一抽,忍不住嘲讽,“你和他屁关系都不是,别瞎叫老公,万一人家不承认,你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第五念眼泪含眼圈的望着安沛奕,“该你屁事儿。”

    “你……”

    她两眼一翻,直接仰头倒在了床上,下一秒就睡死过去了,连呼噜都打了起来。

    安沛奕绝对佩服第五念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明明刚才还说想人家想的睡不着觉,这会儿就能倒在床上,连呼噜都打了起来,望着她熟睡的小脸,他不由得深深恶寒了一回,连酒都醒了不少,“雷君霆,还有那个前任,瞧瞧你们喜欢的女人都是个什么德行?”

    尽管如此说,却是认命的将冰袋敷在了她的脚踝处。

    眼见她从床的这头儿蹭到了那头,然后又蹭了回来,就像是一个睡觉不老实的孩子,安沛奕拿着冰袋追了一晚上,到最后他绝对是筋疲力尽的睡着了,再也没有任何的好精神头陪她耍酒疯了。

    宿醉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晨起来,头痛到恨不能撞墙。

    第五念疼得龇牙咧嘴的轻哼,妈呀,真的是太疼了,脑袋好像要炸裂开了,疼的她一连倒抽了好几口气,想动动身子,却发现脚踝处的有什么东西正压着自己。

    将视线淡淡的瞄了过去,安沛奕是跪在地上趴在床上的姿势,两只手盖在了毛巾上,隐隐还有冰凉的感觉,人却是已经睡着了,又密又长的睫毛很是卷翘,能够看见纯天然的浓黑眼线,他儒雅俊美的面容很是精致,第五念第一次有种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的感觉。

    不由得心头一软,想不到他平常嘴挺贱的,还会做出这么温馨的事情?

    她哈腰推了推睡熟的安沛奕,声音很轻,“喂,你醒醒,别在这里睡了。”

    安沛奕动了动,可能是因为醒过来的感觉太糟糕了,所以不愿意睁开眼睛。

    “安沛奕,你要是想睡觉,回你自己……嗯,好吧,这是你自己的房间,你上床睡,我先回去了。”

    勉强睁开了眼睛,安沛奕揉着泛疼得太阳穴,“我去,老子脑袋要炸开了。”说罢便要起身,可能因为跪的时间太久了,他一个踉跄,又直接跪回了原地。

    第五念轻咳了两声,“现在又不过年,跪地上我可不给你压岁钱。”

    安沛奕用力的敲敲自己的脑袋,“你这人一点都不感激我照顾了你一夜,竟然还想口头上占我便宜?”

    “习惯了,改不了这个毛病了。”

    安沛奕哼了哼,“第五念,我告诉你,就没你这么坑朋友的,你耍了一晚上的酒疯,我追了你一晚上冷敷,差点都快要把我自己跑的晕头转向了。”

    第五念撅着小嘴巴,小声的说道,“谁和你是朋友啊?”

    “朋友不做,我追你又不信,你说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

    “安沛奕,你是不是忘记我们初次见面在哪里了?”

    安沛奕挑挑眉,初次见面自然没有忘记,只是怕她忘记了,“你说说看,我们在哪里见面?”

    “三个月以前,我上错了车,你正好和一个女人忘我的打kiss,你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你那么随便,然后说喜欢我,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说起来,那个时候她也是刚认识闵御尘不久。

    他双手环胸,“原来你都记得,为什么后来在片场你要装作不认识我?”

    “拜托,那么尴尬,忘记不是更好吗?”

    原来这丫头对自己的坏印象是从这里来的,“该尴尬的是我,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要向你重申一下,顾小路是我的前女友,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嫌弃我的出身不好,大学毕业与我分手,后来又不知道她的脑袋抽什么风?追我到a市,要求复合,那天正好是她强吻我,然后被你看见了。”

    第五念眨眨眼睛,干笑了两声,“这样的事情就不用向我解释了,你和她谁强吻了谁,我不太关心。”

    其实安沛奕也说不上来为什么非要解释那天的事情,他想,自己总得在第五念面前保持自己的好印象,所以这个解释是必要的。

    “我总觉得和你解释清楚比较好,毕竟我还真想和你做朋友。”

    第五念摆摆手,“你勉强算是吧!”

    安沛奕忍不住轻哼了两声,“看把你委屈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吃亏了呢?”

    “没有,没有,你今天下午不是还要红毯秀吗?你赶快抓紧时间休息休息,我先回房间了。”说罢便要起身回房间,却是被他拉住了皓腕,“你要干什么?”话落,立刻揪住了自己的衣领,生怕他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安沛奕深吸了一口气,“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像个好人?”

    将自己的手挣脱开,“有话说话,别拉拉扯扯的。”

    “想问问你今天要不要和我走红毯,去参加英格兰的国际电影节。”

    “没什么兴趣。”

    “英格兰国际电影节可谓是全世界电影的最佳评选殿堂,多好的机会,认识几个明星大腕儿,其实他们肯定也会碰见鬼,你去扩展一下市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五念挑挑眉,她已经有点兴趣了。

    可是要坐那么久,听那么久的废话,她第一个先崩溃。

    “这样吧,夜里十二点会在我们所住的酒店举办舞会,你可以来参加舞会。”

    “此提议甚好,可是我来的时候没有带礼物。”

    “你还不如明摆着说你不想自己花钱买礼服呢?”安沛奕摆摆手,“您老快点回去吧,下午助理会把礼服送到你的房间,还有现成的化妆师,你满意吗?”懒得再和这个女人多说一句话了,趁着时间尚早,他还能再睡两个小时,等一下还要起来化妆,换衣服。

    *

    安沛奕的眼光很好,选了一件很唯美的水粉色的抹胸长裙,身后的披肩逶迤拖地,刺绣的白色碎花,点缀在胸前,衬得她身段唯美,再搭配今日花仙子的妆容,纯美娇嫩,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美得令人心醉。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第五念很是不雅的翻着白眼,在心中狠批了安沛奕的审美,绝对是内心邪恶,表面却是追求真善美的虚伪者。

    “小姐,真漂亮!”

    “谢谢。”

    此时电话响了起来,“化好妆了吗?”

    “安沛奕,我比较适合自由简单的装扮,你说我穿的这么唯美,谁能相信我是捉鬼的?”

    “我已经给你联系了几个客户,你要不要下来?”

    第五念连忙点头,“等着,我马上到。”

    “好,我在门口等你。”

    听着有即将到手的买卖,第五念可谓是健步如飞啊,急匆匆的就冲了出去,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妆容与仪态。

    安沛奕远远的就能够看见那个健步如飞的女人,不由得嘴角狠抽,至于吗,跑的这么奔放,可真是不符合她今天这么美丽的形象,眼见她奔到了自己的面前,刚刚做好的发型都有些凌乱了,“你放心吧,那些人跑不掉,你跑那么快做什么?”说罢温柔的挽起了额前的一缕碎发,轻轻的别过了耳后。

    她用厚实绵软的小手扇了扇自己脸上的热气,“我这不是怕你骗我吗?”

    安沛奕没来由的心虚了。

    微微眯起了眼睛,露出一抹危险的缝隙,“你该不会是真的骗我吧?”

    “和你开个玩笑儿,谁能想到你非要当……哎哟……”她忍不住一连倒抽好几口气冷气,“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踩我?”

    “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市场是需要你自己开阔的,你们的专业知识我又不懂。”将手臂移开空隙,等待她挽着自己的入场,“你若是走了,我今天晚上可连女伴都没有了,你也知道我有多红,那么些女明星想要做我的女伴,我为了你可都是忍痛拒绝了他们,你忍心看见你的朋友丢人吗?”

    第五念咧嘴一笑,素白的小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安沛奕,我就喜欢你这样说假话都不嫌害臊的样子。”

    安沛奕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好像将她一脚踢到南天门去。

    第五念的容貌在娱乐圈都属于很特别的那种类型,清纯中带着一丝的妩媚,妖冶中却隐含着一股的纯净,两者看似矛盾,在她的身上却是半分体现不出来,再配搭她独树一帜的东方面孔,高挑的身高在一众的海拔较高的女明星身边也是异常的耀眼。

    可谓是一出场,就让许多导演眼前一亮。

    默默的有人开始议论,第五念是明星,还是谁的舞伴?

    跟随着安沛奕,听了好多电影计划,又是行程安排,她都快睡着了,决定让他自己去忙,她好躲起来,一个人清静清静。

    许是因为她本身就很漂亮,所以总是会招蜂引蝶,不一会儿身边就围了一群人,有些女人也不甘心的跑了过来,从化妆品聊到衣服,从旅游聊到电影,最后又从导演聊到明星,甚至连谁被潜规则的事情都有,还有被哪个导演潜规则会有什么样的角色,或者也可以私下的约起来。

    第五念一直以为华夏国的娱乐圈水很深,原来全世界娱乐圈的水都很深。

    她不由得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气,明明她只对鬼有兴趣,可是偏偏这些人提到的东西和鬼不发生半点关系,算了,她还是自己开个头吧,看看他们有没有这方面的需要,捉鬼倒是可以满足他们。“请问,英格兰有什么好玩儿的地方吗?”

    美丽的小姐终于开口了,一直围绕着她讨论的男男女女立刻就像是有了动力似的,立刻询问,“你比较喜欢什么样的地方。”

    “名胜古迹。”

    一一列举了许多博物馆,广场等地,见第五念都不怎么感兴趣,有人询问,“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听说布里克林庄园很有名,无头皇后才是最……”

    “对,你说的没错,安·博林皇后是英格兰历史上最有名的皇后。”

    “毕竟她的女儿是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的母亲。”

    “有人说,安·博林皇后是那个时代女子最美的典范。”

    “前些日子他们播出的史诗,那个叫什么索菲亚的女明星根本演不出安·博林皇后的气质。”

    “安·博林皇后最耀眼的就是她那头黑发黑眼睛……”说到最后,所有人竟然全都看向了第五念,纷纷露出一抹赞许的笑容。

    “美丽的小姐,其实你来到英格兰,真的应该去看看兰桂坊。”

    狗屎,和这群人果然是沟通不了,她想聊的是鬼,是鬼,是鬼好吗?

    为什么最后扯了那么远,还是想拐她去兰桂坊,那个破地方最容易发生一夜情的好吗?

    第五念已经不想再和这群笨蛋说话了,各个都不是自己的潜在顾客,一个个脑子里想的竟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女人对她更是充满了敌意,这种场合她还真是无法适应。

    她决定今天回去好好的休息,明天回京城,还是家乡的月亮比较圆,饭也比较好吃。

    正准备礼貌的告辞,舞曲响了起来,一首很是美妙的华尔兹舞曲,周围的男人纷纷朝着第五念伸出了大手,“美丽的小姐,可否请你跳一只舞?”

    其余那些女人错愕的看向第五念,眼中闪过一丝的幸灾乐祸,毕竟那些男人不是名导演就是什么国际巨星大腕儿,还有一些富商。选谁都好像是个错误。不选,更是一种歧视。

    第五念抬头张望,她的舞伴呢?

    该死的安沛奕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张望了一圈,第五念有些认命了,她不想跳舞好吗?

    她只想和这些人聊聊鬼,聊聊魂什么的。

    正是进退两难之际,算不得陌生,也算不得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第五小姐跳一只舞?”

    第五念朝着他望去,“贺坤?”

    贺坤冷硬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的笑容,仅仅就好像是随口说了一句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有人认出了贺坤,立刻收回了自己邀请的大手,“原来是贺五爷的舞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

    贺坤家族的生意做得很广泛,投资最多的就是演艺圈,毕竟他的妻子原来混过演艺圈,以至于后来的欧洲电影圈几乎都知道贺五爷的大名。

    传言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基本上家族企业都是由贺夫人掌管,后来贺夫人生病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一直卧床休养,国际娱乐圈皆知贺坤是一个爱妻如命的男人。

    从来不接近女色,他的妻子生病了以后,身边的女秘书都换成了男人,就是怕生病的妻子误会,如此绝世好男人世间少有。

    在这个圈子,不论是明星还是导演,都不敢擅自得罪贺坤。

    眼见贺坤与她相识,他们自然不会惹恼了这位财神爷,一个女人而已,过了这个,还会有别的。

    所以大家纷纷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礼貌性的告辞。

    人家帮了自己,还真不能不给面子,将手儿放入他的大手之中,两个人滑入了舞池。

    华尔兹的舞步都是有规律的,即使不用看着,也能跳的很准确。

    贺坤的视线仿若是定格在第五念四方手链的红宝石上,眼神专注,充满着柔情,放佛看着自己心爱之人,缱绻温柔。

    “她还好吗?”

    第五念抿了抿唇,“从未苏醒过。”

    他的眼神微微闪动着,将那股忧伤快速的隐藏了起来,再次回复了最初犹如死水一般平静,“如果她醒了,能否请你告诉我?”

    “当然,我从来不替别人做任何的决定。”另一层意思是,如果朱雀不想见你,我也没辙。

    聪明犹如贺坤岂会听懂第五念话中的另一层含义,不过这个时候,他全当自己听不懂,“谢谢你,第五小姐,当我贺某人欠你一个人情。”

    第五念眉眼含笑,并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一曲舞尽,她宛若贵族淑女,微微施于一礼,表示自己的感谢,他彬彬有礼的执起了第五念白皙的小手,在那颗璀璨赤红的宝石上印下一抹深吻,放佛是用尽了全身力气。

    他仿若深陷在孤独无助的沙漠里,看不见希望,却又只能麻木的前行,已经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朱颜,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孩子恨她,还是因为她的冷漠而恨,还是因为她第三者插足而恨,总之每每想起来,心尖都透着一丝的疼意,令他日日夜夜无法安睡,脑海之中回放的永远是那天,她毅然决然的从楼梯上摔下来,绝望的看着自己,一飞冲天注入了戒指里,从此人世间再无朱颜。

    他的眼泪滴落,渗进了红宝石内,他控制自己全部的力气,转身离开,一如那日一般的决然,再多等一小会儿,他怕自己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剁掉第五念的纤美皓腕,只为了抢走那枚红宝石,或者他可以软禁第五念,只为了能够在想朱颜的时候,有个念想。

    他们之间的回忆太少,又全部是争吵,全靠回忆,他怕自己有一天会疯掉。

    第五念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略显孤寂,不由自主的抚摸着手上的红宝石,声音很轻很轻,像是在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朱雀,你想他了吗?”本就得不到回应的话,她也不报任何的希望,眼神眺向了很远的地方,“可我想他了!”

    ------题外话------

    今天下半夜一点的班,只有二更。

    有的亲说过,贺坤和朱雀的感情转变的有点太快,其实他们只是一个小故事之中的主角,经历的肯定要比我字面上表达的还多,我觉得两世的纠葛,对于她们来说不算快。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