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无名指下的红线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乐悠悠吃惊的看着闵御尘,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蠢透顶了,掉下来的下巴都合不拢了,她不震惊有男人会追求念念,他们念念这么优秀,足以匹配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她吃惊的是念念竟然也动心动情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可以打动念念,甚至可以打败魏玄熙的地位。

    他今日身穿一袭黑色的休闲衬衫,配搭一条黑色的长裤,脚上的泛着亮光的皮鞋很是年轻化,一切都很中规中矩,偏偏穿在他的身上,尽显王者霸气,肆意狂妄的面容很是精致,五官深邃,他绝对是那种丢在茫茫人海中也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

    哪怕此刻眼神哀痛,也不损他丝毫的气质。

    乐悠悠本以为自己的表情傻透了,发现围在闵御尘身边的那些人比她还傻,还蠢,她也就松了口气。

    第五念告诉自己,不回头,看不见他就不会那么想他了!

    拉着悠悠的手,“我们走。”

    乐悠悠摇摇头,“念念,我觉得你应该与他好好的谈谈,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第五念抹掉眼角的泪水,“我与他没什么好说的。”说罢,便要抬起自己的脚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空间。

    “等等,第五小姐。”祝心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今日的打扮很符合她的身份与年龄,温雅之中又透着女人妩媚的气息,她站在了闵御尘的身侧,顿住了脚步,众人不由得朝着她看去,皆是不由自主的感叹,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你是因为误会我和御尘的关系,我可以向你澄清,我和他只是工作关系,并无其他的。”她不会为闵御尘求情,但是描述事实是她必须做的,她喜欢闵御尘不假,但是更喜欢用光明正大的办法去争取自己的幸福。

    第五念脚下如同千金重,闵御尘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比任何人清楚,可是问题不出在他的身上,而是出在她的身上。

    闵御尘轻移脚步,第五念就像是有感知一般,身子一僵,本想一跑了之,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乐悠悠拉紧了,这丫头根本不想让她走。

    看着她这般手足无措,只能证明念念陷的很深。

    第五念急了,开始搜肠刮肚的想办法,他们曾经定制的条约蓦地窜入了脑袋里,伸出了一只白嫩的小手,乐悠悠隐约还能看见那根飘飘扬扬的红线,所系之人正是闵御尘,不由得脸色一变,连什么时候松的手都不知道了,“等等,闵御尘,我们制定的条约第二条,你还记不记得?”

    闵御尘微微一怔,“记得。”

    “记得,你还往前走。”

    望着她始终不回头的背影,闵御尘脸上闪过了一丝挣扎,“与我靠近你不冲突。”

    “条约是什么?”她素白的小脸上映满了痛楚,听到他的声音就足以击垮她这段时间的隐忍,甚至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想要立刻朝他狂奔而去。

    他连想都没想的说道,“第二条,老婆说什么,老公无条件服从。”

    此话一落,八大家族小一辈的人几乎各个都变了脸色,震惊,恐怖,想笑的情绪交错浮现在脸上,我去,他们听到了什么,闵家那个活阎王竟然还玩儿人家小孩子的游戏,玩儿老公老婆的称呼,就连闵御馨都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哥哥,这个从小追着后屁股的哥哥,她怎么不知道他是一个这么幼稚并且油腻的孩子,她都快忍不住羞红了脸。

    “我让你站住,不许跟过来,听见了没有。”

    闵御尘果然顿住了脚步,脸上浮现出一抹伤痛,他可以肯定他们两个人之间不是因为信任的问题,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会让她那么害怕自己的靠近。

    第五念提紧了手中的背包,绝对是一路小跑没个影了。

    众人不由得一阵失望,根本连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见,人就跑了。

    闵御尘企图追上前,却是被乐悠悠拦住了去路。

    之前他不太在意这个人,所以并未有多少的关注,根本连长相都记不住。

    乐悠悠趁其不备执起了闵御尘的手腕儿,换来身后一连串倒抽口气的声音,这个女人好生猛啊,那个韩梦媛不知道肖想了多少年,连个衣角都碰不到,更别提抓着人家闵御尘这个活阎王的手,可是眼前这个女人胆子未免也太大了,敢怒怼顾南,随即又敢明目张胆的吃闵御尘的豆腐,八大家族的圈子里就没有这么胆大的女人。

    乔挚修一副崇拜的模样,一副欲语还休的看着乐悠悠,他们真是有缘分,这个就是自己在机场里遇见的心动女孩,本以为会没有交集的,却没有想到短短不到一个月,竟然又重逢了。

    闵御尘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乐悠悠看似是松开了,食指中指并拢,夹紧了闵御尘无名指下的红线,他几乎能够感觉到无名指下方被扯痛的感觉,他的手在半空中顿时停止了,异常吃惊的看着乐悠悠。

    “你?”

    乐悠悠眉目含笑,“我建议你幅度再大一点,然后扯断这根红线。”

    闵御尘微微眯起了双眼,虽然他不喜欢被人威胁,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威胁相当的好用,他的手果然停在了半空中,乐悠悠素白的小手停在与他不远的位置,两个人形成了非常诡异的画面。

    “松手。”

    松手?

    几人面面相觑,人家分明是松手的状态好吗?

    恐怕也只有闵御尘和乐悠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吧!

    “我问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就会松手。”

    闵御尘嘴角泛着一丝冷冷的笑意,半响才开口,“乐悠悠?第五家的养女?”

    乐悠悠挑眉,“你知道的不少。”

    “你问。”

    乐悠悠弹了弹手中无形的红线,感觉到了波动,闵御尘拧眉,生怕红线被她扯断了,“无名指上的这根红线只有缔结过婚约的人才能系得上,你与念念……”

    红线?

    哪里有什么红线?

    “她姻缘簿配偶一栏的人是我的名字。”

    简直太恐怖了有没有,闵御尘这样的冰块脸竟然还玩儿姻缘簿,那是游戏吗?这是组cp的节奏?

    乐悠悠变了脸色,“怎么会?”依照念念的个性,根本就不会与任何人缔结婚约,除非是这个蠢丫头根本不知道缔结婚约是真的会被天地所承认的。

    莫名的,这个时候的闵御尘有点小得意,“所以我与第五念是合法夫妻。”

    闵御馨被这些听不懂的话整的大脑一片混乱,大哥到底在说什么?家里的户口本可是把在爷爷和奶奶的手里,他结没结婚,她这个做妹妹的会不知道吗?

    乐悠悠朝着他不雅的翻着白眼,“你们虽然缔结婚约,在天理看来你们是夫妻,可是现实生活中,顶个屁用。”

    闵御尘的大手顺着红线的牵引很轻易的‘抚摸’上了她的脖子,恨不能直接扭断这么美的脖颈。只要一想到她是念念的好朋友,他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乐悠悠的肩膀,“我和她一定会结婚的。”

    “你可听过,第五家的女人从来不嫁人?”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说了,以前是念念说,他全当这丫头在打发自己,如今再听一个陌生人说,他很难不往其他的地方想,甚至是瞬间就捕捉到了重点,“这是她与我分手的原因。”

    乐悠悠摇头,“至于为什么和你分手,我大概能够猜得出来。”

    “是什么?”闵御尘很是急迫。

    乐悠悠耸了耸肩,“她没让我说,我是不会先说出这个秘密,但是我只想问你一句,如果明天第五念就要死了,你还会不会爱她?”

    “会。”

    八大家族小一辈的人已经开始抹掉额头上的冷汗了,这个女人真是奇葩,不仅敢摸闵御尘的手,甚至还敢威胁人家,敢谈条件,敢怒怼,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面对他连想都不想的回答,乐悠悠没有一丝的喜悦,有的只是沉重。

    她苦涩一笑,指着闵御尘说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会忘记,若是你食言了,闵御尘,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哪怕毁我运势,短命,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追你讨这笔债。”

    众人嘴角不由得一抽,他们有听过上穷碧落下黄泉追随爱人的,就是没有听过上穷碧落下黄泉讨债的。

    “我先和念念谈谈,我的手机号码,找小绝要去。”说罢,转身就走,“若芯,我们走,没心情吃饭了。”

    闵御尘望着乐悠悠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心情也跟着沉重了起来,从心底冒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那种压迫的气息直逼自己而来,令他难以呼吸,迫切的想要找一个紧急出口,他捂着胸口的地方,活了快二十九年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脏原来这么痛?

    闵御馨见状,立刻扶住了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随即摇了摇头,“没事儿,我先回家了,等会儿让堂哥送你回家吧!”

    “我送你回家吧,饭什么时候都能吃,不差这一顿。”闵御馨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狼狈的哥哥,在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够放着他不管呢?

    乔挚亚和宋阳兄妹却是一脸的担忧,老大和第五念的感情,他们算是比较清楚的,可是如今闹成今天这个地步,他们本以为是因为祝心妍的关系,甚至是遇见乐悠悠之前,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甚至是对第五念有些埋怨,毕竟老大受伤的时候,这个女人抬抬屁股就走人了,可是如今见到乐悠悠,虽然也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可是直觉告诉他们,事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乐悠悠追了出去,好不容易找到了第五念,看见她眼泪含着眼圈,倔强的不肯掉眼泪的时候,心头泛着莫名的疼意,这些年她一直忙着自己的复仇,却是将她忽略了,在她最需要朋友分析的时候,自己却没有陪在她的身边,乐悠悠觉得自己这个朋友做的实在是太糟糕了。

    陪着她一起蹲了墙角,半响才开口问道,“你觉得分手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第五念将小脑袋埋在了两腿之间,终究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我不知道。”

    “你看看干妈,她过的好吗?”在乐悠悠的心里,如果终究要面对死亡,还不如坦然一切。“要听我的建议吗?”

    第五念泪眼含笑,笃定的说道,“你可定建议我与他说实话,如果他是真的爱我,就过好剩余的两年,如果他做不到也认清了这个男人并不值得我去爱。”

    “果然了解我。”

    “可我了解他,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不是对他没有信心,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我怕我过的太幸福了,到了必须要走的时候,会不甘心,会对这个世界有所怨恨,会变成一个可怕的存在,会魔化,会逼着爱我的你们,不得不灭了我。”她哭的泣不成声,乐悠悠也好不到哪里去,搂着第五念痛哭。

    乐悠悠不知道是自问,还是自言自语,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世界,只觉得她和念念两个人被这个世界隔绝了,甚至是抛弃了,她抱着第五念哭的像个孩子,“我们念念该怎么办,谁能救救我们念念,啊,我们念念怎么办?”

    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救他们,如果能够让念念活下去,她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她的生命。

    这个人是她的妹妹,哪怕他们并没有血缘,他们的感情却比亲生的还要亲,她不懂,这么好的人,老天为什么要如此惩罚她,干妈是这样,念念是这样,难道小绝的孩子也要面对这样的惨剧吗?

    用力握紧了第五念的手,乐悠悠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强烈的不甘,“念念,还有两年不到的时间,旱魃,找出旱魃,咱们两个人杀她个永生永世不得超生,让她再跑,老娘发誓,一定要找到这厮。”

    第五念破涕而笑。

    乐悠悠却是气坏了,“生死关头,你还笑,有什么可笑的?”

    “看着你这般为我着想,我就是觉得感动。”

    “臭丫头,害的老娘哭的这么梨花带雨的,你自己一个人却笑得这么淫荡,真是浪费我的眼泪。”乐悠悠豪气的抹掉了眼泪,眼底闪过一丝的暗沉,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只是这事儿坚决不能告诉她,最后瞒着念念,看来她有必要会一会那个方以萝了,搞清楚她的目的,第五意墨为什么会和小绝这么像?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情?

    大胆的猜测过这件事儿,远远不如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要来的震撼,虽然心里已经认定了答案,可是她必须要亲自确认。

    “你怎么了?突然不说话了。”

    “我正在想,怎么找出旱魃?”

    “你想到了吗?”

    “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五念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好吧,你刚刚好认真的表情骗到我了,我还以为你靠着自己的脑电波就快要找到旱魃了。”

    “臭丫头,你竟然敢笑话我。”

    那天以后,八大家族传遍了,闵御尘有了私定终生的女人,两人好像在闹分手,其中缘由好像与祝心妍有关系。

    八百年不生病的闵御尘,一下子就倒了,发高烧快四十度,来闵家的军医就没有断过,每天都是进进出出的,即使后来烧都退下,却依旧是浑身虚弱,连床都爬不起来。

    期间来了好多人看他,被隔绝在门口的人不少,随后就传出了一则好笑的流言,闵御尘犯了相思病,所以才会一病不起。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