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M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提着保温杯来到了医院,从走廊这头已经摆满了花篮,皆是祝闵御尘早日康复的祝福语,第五念觉得这一晚上是不是发生了太多事情,导致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进错了房间。

    铺满花海的病房,都快要找不到闵御尘在哪里了?

    第五念转了个身子,看见了坐在马桶上脸色阴郁转为晴的闵御尘,“念念,你来了。”

    “嗯,你这病房怎么了?搞得像灵堂一样。”

    闵御尘黑了脸,“那群该死的家伙,从今天早上天亮了,就不停的送花篮,不仅房间摆不下了,就连走廊都快要堆满了。”

    “你人缘不错。”

    “念念,我的面条呢?”见到她真的来了,闵御尘总算在心头松了一口气。

    第五念拎着保温盒,“在这里。”拎着保温盒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竟然没有找到下脚的地方,就连床上都摆满了花束,第五念无语了,直接在卫生间里将面条盛了出来,然后递给了坐在马桶上的闵御尘,“外面也没地方,你就干脆坐在这里吃好了。”

    闵御尘再次黑了脸,“为什么要在厕所里吃?”

    某人回答的理所当然,“外面没地方。”

    闵御尘端着饭碗,咬着牙说道,“给我把这些花全部丢到外面去。”

    第五念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气,“您老若是恢复精神了,你就自己来吧,我一夜未睡,我先回家了。”

    听着她又说要走,闵御尘立刻堵住了门口,“别走,你可以睡在这里。”

    第五念的眼梢瞄了一眼床上的鲜花,好笑的问道,“你是打算让我睡这里吗?”

    闵御尘找了个地方,将饭碗放下,随即很快的收拾出了一张床的位置,“有位置了,你睡吧!”

    本想张口拒绝,触及到他眼睛下方的黑眼圈,想必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回来,所以纠结了一晚上没有睡好吧,她无法忍心再拒绝,“你赶快吃饭吧,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听到她的话,闵御尘笑了笑,捧着饭碗,站在一片花海之中,笑的像个孩子,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吃面,本想好好赞美第五念下面的手艺,哪怕是面稠了都好吃。

    再次抬眼的时候,她却已经睡着了。

    放下了饭碗,他再没有心情吃面了,望着第五念纯净的小脸,不由得叹了口气,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无法与他敞开心胸。

    虽然他很想知道,却是不敢再追问,生怕她又消失不见了。

    “如果你不想说,那就不说。”

    抚摸着她柔嫩的小脸,连他自己都不由得打起了哈气,担心了一夜,生怕她不怕,如今来了,还给自己做了早饭,闵御尘紧绷的情绪终于松懈了,此时不免有些困意。

    上床搂着第五念睡着了,许是因为彼此喜欢的人就在身边,两个人睡得相当踏实。

    以至于有人来探病都不知道,进来一群八大家族的小辈,看着满是花海的两个人,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我去,这两个人是殉情了吗?”

    此话落下,众人不由的憋笑。

    别怪他们联想太过丰富,而是整个房间都被花篮侵占了,只留下一张床的位置,偏偏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睡的极为安详,平和,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殉情这一说。

    闵御馨瞪了一眼,“祝闲居,我哥要是醒了,听到你说这话,肯定饶不了你。”祝家两兄弟大有不同,老大祝闲歌是个面瘫,老二祝闲居就活脱脱像只野猴子。

    祝心妍唇角勾起的笑容略显几分僵硬,侧过头帮着御馨说说这个不懂事的弟弟,“别瞎胡说。”

    祝闲居耸耸肩,对于自家姐姐保持风度的追求法,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

    瞧瞧韩梦媛那个丫头,喜欢就大胆的说出来,大胆的去争取,好歹不用憋在心里那么难受。

    这憋来憋去,闵御尘竟然有了喜欢的女人,还并非是八大家族中的其中一员,门不当户不对,输给这样的人,是他都觉得憋屈,更何况是姐姐那么骄傲的人。

    宋阳轻咳了两声,“要不我们改日再来吧!”

    刚刚进门的韩梦媛还没有看见病房里的情况,一来就听说要打道回府,立刻大嗓门的喊道,“我都还没有见到尘哥哥,我们为什么要走?”

    陈慕寒堵住了门口,“你尘哥哥睡着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韩梦媛一向是第六感特别强,这群人故意挡住自己的去路,肯定是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把就推开了陈慕寒,入眼就看见了幽光阴凉的闵御尘,刚要欣喜的打招呼,却发现他躺在病床上还搂着一个睡着的女人,顿时就要放声尖叫,被闵御尘冷眸扫过,汗毛孔都扩张开了,吓得她顿时噤了声。

    闵御尘冷冷的说道,“你们太吵了,滚出去。”

    韩梦媛委屈的直掉眼泪,想到之前尘哥哥的话,不由得压低了声音,指着第五念问道,“她是谁?”

    “滚。”

    韩梦媛哭的直跺脚,由于她的高跟鞋撞击瓷砖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使第五念轻蹙了眉头,睡不踏实了,幽幽转醒了,看样自己真的是累了,在医院这样的地方,竟然也能睡的如此踏实。

    第五念总算是察觉到屋子里站了好多人,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后缩却像是窝在了闵御尘的怀里,抬眸不禁望进了他深邃的眼眸里,顿时有点没反应过来,随后不由的牙疼,“你跑到床上来做什么?”

    “除了这里,我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呆吗?”

    第五念嘴角一抽,“他们都是站在床上不成?”

    气氛顿时僵住了,乔挚修连忙挥挥手打招呼,“嗨,美女,我是乔挚修,若是不嫌弃,唤我一句大乔。”

    正所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第五念抬眼朝着声音来源望去,入眼的并不是乔挚修本人,而是他身后的韩梦媛。

    第五念美目圆睁,那种看着韩梦媛企图想要将她看穿的表情格外渗人,至少了解她的宋家兄妹和乔挚亚就深刻的明白,第五念的这个眼神代表着什么,瞬间不由自主的朝着她移动了半分,尽量离韩梦媛远一点。

    韩梦媛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被孤立的人,不由得愤怒的瞪了瞪第五念,眼神示意她莫要太嚣张了,等尘哥哥不在的时候,看她怎么收拾这个贱女人,竟然敢勾引尘哥哥。

    闵御尘也察觉出了不对劲,小声的问道,“怎么了?”

    第五念靠近他的耳边,声音很轻很轻,“那个小姑娘身边跟了一个鬼,你猜是谁?”

    “谁?”

    “你的前任未婚妻,韩潇媛。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她的意识好像有点并不清醒,倒像是初生的鬼?”第五念紧拧着眉头,表情略显沉重,“一个喜丧鬼不该是这样,难道还有更可怕的鬼吸食了她的阴气?”

    如果连喜丧鬼都不怕,那么对方肯定是无所畏惧。

    “只是她为什么会跟着韩梦媛?”

    “通常两种情况,有恩,有仇。”

    两人窃窃私语的模样很像是咬着耳朵说悄悄话的甜蜜小情侣,这个画面不仅刺激到了韩梦媛,甚至连祝心妍的脸色都不是十分的好。指着第五念顿时就失去了理智,“你怎么那么的不要脸,老纠缠着尘哥哥做什么?”

    第五念虽然懒得和这么小的小丫头计较,但是被人骂作不要脸,自然心情不太爽,所以回答的口气也是异常的刁钻,“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为了气你的,你看不出来吗?”

    “你……”韩梦媛一向是胡搅蛮缠,头一次遇见有不畏惧八大家族的女人,甚至还不想在各位哥哥面前装淑女的女人,被怼的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只能跺跺脚,撒娇的说道,“尘哥哥,你看看她啦!”

    第五念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妹妹,好好说话,牙都快要被你酸倒了。”

    此话一出,有几人很是不客气的笑出了声音。

    闵御馨憋着笑,却是朝着姐姐递去了一个大拇指。

    韩梦媛正想发作,却见第五念脸色突然一变,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朝着自己就冲了过来,她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你,你想干……”她不是冲着自己而来,而是与自己擦肩而过,直接冲到了外面,这一系列的举动惹来左右人的注目。这女人突然好凝重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害的他们还以为她想要痛扁韩梦媛呢?而她却是眼睛看向外面,直接冲了出去,这女人脑子不会是有病吧?

    闵御尘在她跳下床的那一刻,就猜出是韩潇媛不见了,要不然念念不会追着出去。

    顾不得穿没穿鞋子,也追在了她的身后。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就连闵御尘都冲了出去,乔挚亚和宋家兄妹最先反应过来,也追在他们老大身后。

    只看见第五念的背影在走廊的尽头突然刹车了,嘴里好像说着话,可是对面分明是没人。

    闵御尘顿住了脚步,阻止身后的人跟上来,“闭嘴,谁也不许出声音。”

    他们就像是傻子一样,傻傻的望着一个人自言自语的第五念,时而变脸,时而得意,时而咬牙,时而假笑。

    如果韩潇媛单单只是自己消失不见的话,第五念不可能如此失态,而韩潇媛是一种很突兀的方式抽离的病房的,就感觉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玩偶,身上拴着一条线,然后被人一下子抽离了,隐约之间,她还能够看见那条隐隐躁动的红线。

    若天地都辜负的喜丧鬼,本该是一个异常的存在,甚至这个世间没有人敢收服,可是她却被牵制了,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得以控制喜丧鬼,却还不怕遭天谴?

    能够控制喜丧鬼的肯定是心术不正的人,要不然对方为什么不感化喜丧鬼,反而放她出来。

    有太多的问题在脑海中转动了起来,所以她只能凭借本能追上去,企图利用第五家的追踪术,能够一探究竟。

    眼前莫名的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娇小的女孩子,直接拦下了第五念的去路,“第五家女人什么时候如此心狠手辣,连喜丧鬼也不想放过了,你们的仁慈,怀德呢?”

    第五念顿住了脚步,看着眼前这个似曾相识的面容,眼底闪过了一丝的迷惑,这人,呃,不,这鬼是……

    眼见她露出这份迷惘,对方不由得恨恼的直磨牙,其忿不平的说道,“怎么,使出诡计让w将我调离a市,这才三年的功夫,就把我给忘记了?”

    有一个代号突然在脑海中穿过,m?

    m是个年轻貌美的小女孩,当鬼差的原因很简单,滑雪场的一场意外,让她被永远的留在那里,当时负责那块地域的鬼差正是w,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m虽然伤心欲绝,却是给自己打气,下辈子一定不要再玩儿滑雪了,当看见接魂的鬼差w如此惊为天人,顿时心生好感,谁还要什么下辈子,当然要把握现在了。

    申请报考鬼差,经过了层层选拔,最终认命为正式的鬼差。

    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缠着w问东问西的,因为作为w的徒弟,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旁,这才是m最骄傲的事情。

    记得当时选取代号的时候,她固执的非要选择m,在她的眼里看来,与w更像是情侣代号,当时的m已经被其他鬼正在使用。

    当时的m还差一年任期,在这期间,她宁愿被别人叫做喂,也不愿意用别的,以至于现在,以前的老同事,到现在还很顺嘴的叫她喂。

    只是,喜欢一个鬼,那只鬼却不喜欢自己,这心中自然是不甘,甚至是嫉妒的。

    尤其当她得知w竟然喜欢一个人,m可真是找了第五念不少麻烦,也惹来了诸多的投诉,实习期一满,她就被调离了a市那片区域,虽说京城这片地域比a市更好,可是在她的心里只想与w在一起。虽然平常私下也总能见到w,可终究不如工作上见面更加频繁,m却觉得自己调离的这件事情,第五念准保有一半的功劳,从那时起她就在心里将第五念记恨上了。

    虽然有三年之久未见,可是她第一眼还是认出了这个坏女人,企图破坏自己和w大好姻缘的坏女人。

    明知道她追着那只喜丧鬼有重要的事情,却还是将她给拦了下来,看见这个女人过得太好,她就不舒服,这个理由绝对够充分。

    她对第五念的记忆太深刻了,可是对方很显然有点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怎么,你夺人所爱的事儿都忘了?”

    第五念眼梢瞄了一眼喜丧鬼消失不见的方向,心知追不上了,恨不能抓乱了对方的头发。

    “m小妹妹,多年不见,我还以为你去投胎了,没有想到我们在这偌大的京城见面!”第五念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m冷哼一声,“我怎么会投胎呢,就算是我便宜了别人,也不会将w让给你的。”

    “我早就和你说过,我不喜欢w,你自己非不信,你说你年纪轻轻的,脑袋是是不是有毛病啊,还有,你明明看见我追着一只喜丧鬼,却还要拦住我的路,你说你到底是什么居心?放走了喜丧鬼那么可怕的存在,万一她手上再沾染几条生命,你一个小小的鬼差能负担的起码?”

    面对咄咄逼人的第五念,m很显然没有了当年的焦躁,也不会再随随便便被第五念吓哭了,反倒是成熟事故了不少。故作慌张的看看四周,“喜丧鬼在哪儿呢?哪儿有喜丧鬼?哎呀,第五姐姐,我还真没看见呢,就是想着咱们两个人多年未见,和你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第五念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不由得冷笑了,“哟,京城可真是一片好地方,m小妹妹呆了没两年,竟然能够把你培养的这么圆滑,可见这地方有多么纸醉金迷,想必在这里,肯定也能找到你合心意的人了吧,下次我见到w,一定会好好的和他说,以后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你会对他死缠烂打了。”

    “你……第五念,你别太嚣张了。”

    “不是啊,你刚刚还叫我第五姐姐的,怎么一下子就称呼我的名字,说来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呢?”

    “我告诉你,别太得意了,w早晚都是我,你充其量也就是路边的花花草草,早晚有他玩腻的那一天,我为他付出了多少,是你这种人永远不会明白的。”

    到底是年轻,随便说说w的事儿,就被激的活似深闺怨妇似的,那撒泼的嘴脸,第五念若不是甚至其中各人的身份,有一瞬间的恍惚,还以为自己是企图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呢?

    “期待真的如你所说,他以后就只缠着你,别再缠着我了。”

    虽然心中就是如此希望的,但是从第五念的口中说出这样的事实,还是会让人接受不了,明明就是**裸的嘲讽。

    她深吸了一口气,按压住内心的怒火,扯出一抹假笑,“听说第五姐姐来京城扎根了,这片地方是我在管理牵魂一事儿,希望我们以后会合作愉快,你也知道,京城不比其他地方,天子脚下,可不是什么猪啊狗啊,猴子的魂都能渡的,所以期待你多收服几个厉鬼,而不是成天整一些没用的鬼,你也知道畜生道因为你,前一阵子忙的不可开交,到现在畜生道的轮回还没有恢复正常呢?好了,第五姐姐,我还有其他的事情,等我们有时间再聊吧!”说罢,根本不给第五念反驳的机会,立刻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使得她有股火憋在了胸腔,难以发泄,憋的整张脸通红,气的直跺脚,顺便再踢几脚走廊里的花篮,“啊,该死的,小屁孩,你才上任几年,就胆敢给我脸色看,猪狗猴子不是魂啊!”

    闵御尘此时很有理智的站在了原地,不打算在她最生气的时候上前。

    顾南轻咳了一声,“尘,你喜欢的女人是精神病?”

    闵御尘冷眼扫过,“你喜欢的女人才是精神病。”

    顾南一怔,很冷静的回答他,“我没有喜欢的女人,我也不可能喜欢精神病。”

    第五念的确是气坏了,所到之处的花篮被踢了个稀碎。

    “你们几个去找人把这里收拾了,那些花篮给全部都丢了出去。”

    她变了色的脸在韩梦媛的眼里看来,有些凶神恶煞,企图想要辱骂的话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去了,很谨慎的退后了几步,生怕被当成了出气筒,从她刚才粗鲁的踹飞了好几个花篮来看,此人精神肯定不正常,被精神病打的话,可能也是白打,基于这个认知,大家很有默契的不去靠前,虽然她很想知道这个女人方才为什么那么奇怪?

    她直接冲进了病房里,坐在床上不停的深吸了好几口气,缓和自己异常愤怒的情绪,闵御尘倒了杯水,然后递给了她,“喝口水。”

    第五念豪爽的夺过了杯子,一口饮尽,随即豪气的喊了一声,“再来一杯!”

    闵御尘微微勾起了唇角,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再次倒了一杯水给她,“气消了没?”询问道。

    第五念喝光了水,深吸了一口气,冷笑着说道,“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不生气。”重要的事情自然得说三遍。

    可是她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看在别人的眼里,她分明就是快要气炸了。

    “御馨。”

    被突然叫到名字的闵御馨蓦地一怔,“姐,姐姐?”

    “今天的事情别对小绝说。”

    “为,为什么啊?”察觉到了自家老哥冷眼扫了过来,闵御馨立刻改了嘴,“我发誓,我肯定不对阿绝说今天的事情,姐姐,你放心吧!”

    第五念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从口袋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乐悠悠的电话,都日上三竿了,那个家伙还在睡觉,并且还伴有严重的起床气,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即使不用免提也能听见对方的愤怒的嘶吼,“第五念,给你一个机会,最好说出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否则老娘一定要痛扁你。”

    第五念轻咳了一声,“我放出了一只追踪鹤,现在在外面,不方便寻看。”

    乐悠悠哀嚎了,“第五念,屁大的事儿能够与我睡觉这么大的事儿相提并论吗?”

    “如果我说我遇见了麻烦呢?”总是能够碰见喜丧鬼,可见她最近的运势到底有多差了。

    很清楚的磨牙声在耳边响起,“你厉害。”

    当着闵御尘朋友的面,第五念或者根本就不想隐瞒自己,她有过奢望,闵御尘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可以多在意别人异样的眼光,对她就这么放弃了。

    再次看向他如水平静的眸子,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根本就什么都不在乎,甚至哪怕她就像是个疯子,他也心甘情愿,也愿意不离不弃。

    闵御尘拉着她的手,问了一句不相关的话,“今天晚上有别的安排吗?”

    第五念抿了抿唇,“你要干什么?”

    “晚上我们两个去接意墨放学。”

    第五念惊诧的看向了他,“我,我是有这个打算,可是我没想过带你去。”

    闵御尘眸光泛着水样的波动,“现在提上议程也不迟。”随后看向了身后的吃瓜群众,冷冷的说道,“戏看完了,还不快点滚出去。”

    戏虽然是看完了,可到底讲了什么,他们还不知道呢?

    面对闵御尘阴冷的眸子,他们还正在做斗争,要不要冒险,再多呆一会儿呢?

    乔挚亚和宋阳就两个最难缠的人顾南和祝闲歌拉走了,其余的不走也得跟着他们走。

    这拨人一走,第五念是个神经病的事情立刻在八大家族传扬开了,纷纷都在猜测,此女到底是用了什么招数魅惑了闵御尘,答案很统一,装疯卖傻!

    而且,闵御尘很吃这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