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五楼的那个女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电梯的开开合合在冷硬的气氛里,异常的刺耳难听,想必电梯中的所有的人都紧绷着一根弦。

    电梯到达六楼以后,又回到了二楼,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里,放佛一眼望不到尽头,闵御馨感觉自己的心都在不停的颤抖,只能靠着紧闭双眸来缓和自己躁动不安的心,韩梦媛比她好不到哪里去,几乎是将脸掩埋在闵御馨的肩膀上。

    感受到电梯缓缓升起的时候,他们再次来到了十楼,电梯门打开不要离开,留在电梯内,叶挺的声音轻颤了几分,“袁帅,袁帅?你能不能听见,听见了回答一声。”

    久久等不到回应,陈慕君按下了关门的按钮,当视线触及到‘5’这个按钮,绝对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修长的手指划过五楼这个按钮,叶挺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面色凝重的说道,“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闵御馨看了一眼电梯的楼层版面,一张娇柔的小脸没有了血色,他们谁都知道,到达第五层楼意味着什么,会上来一个年轻的女人,游戏里说那个女人是鬼。

    陈慕君目光凝重,“不是说一个人才能成功吗?我们有四个人,现在找到袁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随后看了一眼身后的闵御馨和韩梦媛,“你们认为呢?”

    韩梦媛吓得牙齿都在打颤,“我们可不可以不要继续啊?”

    陈慕君目光一挑,“你确定你现在所下的楼层就是我们原本的世界。”

    韩梦媛脸色蓦地一白,“什,什么意思?”

    闵御馨抿了抿唇,紧崩成一条倔强的直线,“慕君,我们继续,总不能丢下袁帅一个人吧,回去后我们谁都无法交代。”

    陈慕君扬扬眉头,给予一抹赞赏的目光,果然是八大家族的人,做事没有几分胆量与魄力,都不配做他们八大家族的子女。

    按住了关门的按钮,电梯缓缓的下降,当数字跳到‘5’的时候,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此时叶挺抿着唇,可见他内心是紧张不已的,陈慕君的清了清喉咙,“袁帅,袁帅你在吗?”

    闵御馨站在电梯内,声音轻颤的喊道,“袁帅,你若是听见了就回答我们一声好不好?”

    许久都没有人回应,电梯的四个人可谓是喜忧参半,一方面证明他们安全了,另一方面他们还是没有找到袁帅。

    他们按住了一楼的按钮,在电梯门渐渐合上的时候,好似有人在外面按住了开门的按钮,顿时电梯门慢慢的敞开了,所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此时希望外面按住电梯的人千万别是什么不认识的年轻女人。

    是袁帅,求求老天爷,一定要是袁帅。

    电梯内的四个人的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里,死死的瞪着电梯外面,却又恨不能就这么闭上眼睛。

    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就这么昏倒了,或许就不是在现实世界里醒过来,而是在另一个二次元的世界醒过来,很有可能他们就会被彻底的留在那个世界。

    只见右侧首先伸进来一只大手,吓得韩梦媛哇哇大叫,扣在闵御馨的胳膊上,连手指甲都陷了进去,疼的闵御馨连连倒抽了好几口冷气。然后他们看见了袁帅冲进了电梯内,当他们看见袁帅的那一刻,心瞬间落回了原地,脸上也恢复了几许的笑容,“我们刚刚那么喊你,你怎么也不回我们一声?”

    “后来才听见的,这不是飞奔的朝着你们跑过来了吗?”

    陈慕君按下了一楼,电梯门合上的那瞬间,众人的心都落了下来,韩梦媛吸了吸鼻子,此时眼眶通红,撇着小嘴说道,“袁帅,你知不知道你快要吓死我们了?”

    “韩大小姐,你们饶了我吧。”

    见他安全了,叶挺也询问他都跑到了哪里去,谁也没有注意到电梯并没有下降到一楼,而是缓缓上升到了十楼。

    等到陈慕君发现了以后,电梯门已经缓缓的打开了,叶挺和袁帅打头阵,韩梦媛和闵御馨紧随其后的下了电梯,陈慕君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当他的眼眸触及到袁帅的时候,一双眼睛不由得瞪圆了,此时哪里还有什么袁帅,而是一个背着画板的年轻女孩,她一头清汤挂面垂顺披散着,露出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小脸,眼神空洞的望着离她最近的叶挺,“你们要去哪里?”她的声音很轻,很凉,放佛是胸腔间有一抹燥热,犹如一桶透心凉的冰水将他们所有人浇个透彻。

    所有人惊恐的放声尖叫了起来,“啊……”

    宋雨霖在外面实在等不及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此时有保安扭着手电筒走进了数理化医学大楼巡楼了,宋雨霖和其他两个男生躲在墙角,他们合计了一番,“保安巡楼肯定能够发现他们,所以我们暂且耐心的等待,若是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就代表他们肯定是找不到了,我们立刻回家告诉家长。”

    有个胆小的说道,“我一定会被我爸打死的。”毕竟少的八大家族的闵家韩家小公主,还有陈家的太子爷,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连他们想想都头皮发麻,怎么就无聊到玩了这么一个游戏。

    “你以为你爸打死你很恐怖吗?”宋雨霖抖落了满身的鸡皮疙瘩,欲哭无泪的说道,“馨儿和梦媛都不见了,我可能会被我家老头子拿枪子崩死的。”她自知爷爷一向是个火爆的脾气,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准保不会轻饶了她。

    “真心希望他们巡楼的时候能够找到慕君他们。”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待才是最折磨人的。眼睁睁的看着秒钟一点一点的转动,转了不知道多少圈以后,两个保安从大楼内走了出来,两人好似还在聊着天,并没有发现躲在暗处的宋雨霖三人。

    他们探头望去,也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什么人出来,心中顿时叫了一声不好,立刻冲了出去。

    已经下半夜一点多钟了,面对突然朝着他们奔跑而来的三个身影,两个保安吓得差点喊破了喉咙,两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呜呼嚎叫,这声音吓得宋雨霖顿时刹住,三人面面相觑,他们就是着急点,但是不至于让他们两个人叫的这么没骨气吧?

    其中一个男生轻咳了一声,报了自己的班级和名字,其中一个保安顿时指着地上被月光拖得长长的三条影子,惊喜的喊道,“是人,是人,他们是人。”

    “没错,他们有影子,他们是人啊!”

    宋雨霖三人一怔,原来这两个人把他们三个人当成了鬼?

    他们三个哪里像鬼了?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宋雨霖一把拉过了离自己最近的保安,急切的询问道,“你们刚才巡楼有没有看见三个男生和两个女生?”

    “没有人啊?”

    “怎么可能没有人,他们进去一共不过两个小时,怎么可能会没有人。”

    “同学,我们看的特别清楚,是真的没有人。”

    听到两个保安一口一个保证,宋雨霖和其他的两个男生几乎是一脸煞白,怎么可能没有人,他们亲眼看见御馨他们走进去的,怎么两个多小时的功夫,就连人都没有了。

    宋雨霖颤抖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不由得哭了起来,发现手机不知什么时候没有电了,她连忙跟身旁的男声借手机,“快,快把手机给我,我要打电话告诉我爸妈他们,对,还有,还有闵家,韩家,陈家爷爷,完了,我爷爷肯定会拿枪毙了我的。”

    电话时打给自己的父母,接通电话那一刻,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对方本想好好的大骂这个没心没肺的闺女,却不想她哭的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似的,吓得他们魂不守舍了,急切的问道,“雨霖,你怎么了?怎么哭的那么伤心?是不是遇见什么事儿了?”

    宋雨霖吓得直抽泣,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还是身旁的男生夺过了电话,然后恭敬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化说明白,至于通知其他人只能由他们自己来了。

    几个人大半夜不回家,军区大院早就闹腾起来了,尤其是他们的电话拨打不通的那一刻,闵御尘已经派人调取了gps定位,却发现信号干扰,什么也调查不出来。

    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宋雨霖的父母却是打来了电话,说孩子在学校失踪了,现在还没有找到人。

    具体到底怎么一回事儿,他们谁也不知道。

    只是心中隐隐都透着几分不安,谁敢绑架八大家族的人。

    第五绝得知这件事情还是宋雨霖打电话告诉他的,电话里宋雨霖虽然是哭的异常伤心,但是事情的始末还是讲的比较清楚,得知他们是玩了一个恐怖游戏才导致失踪的,第五绝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第五绝抱歉的看向了乐悠悠,“悠悠姐,不要意思,馨儿好像玩了一个什么恐怖电梯的游戏,和一群朋友失踪了。”

    乐悠悠拧眉,“是不是网上特别流行的那个韩国恐怖电梯?”

    第五绝微微一怔,“宋雨霖好像是这样说的,我要先回学校看看。”

    乐悠悠养了几天,虽然内伤并未全好,但是下地活动根本不耽误,她掀开了被子,“小绝,先带我回家。”

    “悠悠姐?”

    “马上回家,这事儿没你姐,那几个孩子恐怕谁也救不出来。”

    “你……”第五绝不懂悠悠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到姐姐,想到他们可能是联想到鬼魂之类的,不免有些排斥,“悠悠姐,你怎么和我姐一样,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

    乐悠悠第一次在第五绝的面前板正了脸色,严肃无比,“第五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不见那些鬼,我想你姐姐对你的保护已经太过了,有些事情你必须要知道,第五家自古就是降妖伏魔为己任,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的,日后再告诉你,现在我们立刻回家。”

    上了车以后,乐悠悠就拨通了第五念的电话,“御馨遇见了麻烦,你收拾好东西,我们立刻去学校。”

    第五念瞬间就清醒,“那丫头真去玩儿了?”

    “你知道?”

    “今天在学校食堂的时候听他们说过,我还以为她将我的话听进心里去了,没想到……算了,我先收拾点东西。”

    两个人匆匆挂断了电话,第五念起身收拾道具,然后换上了第五家族的捉鬼驱魔的冬装,上衣唐装似的领口袖口裹了一层白色的绒毛,下摆荷花花瓣边线同样裹了一层白色绒毛,下身一袭轻薄的锦缎棉裤,在裤腿还有足以御寒的白色绒毛,衬得她的容貌很是粉嫩,她穿上了一袭卷短矮腰的短靴。

    在夜色行走之间,似有金光笼罩。

    她将头发挽了起来,以一根古朴的玉簪子固定黑瀑布一般的柔软发丝。

    第五念提着小巷子,在雪天之中缓步而来,这还是第五绝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姐姐,美丽的仿若是跌入凡间的仙子,若不是行走之间的哈气噙着一团白雾,他或许就真的要以为自己遇见了仙女。

    第五念朝着乐悠悠丢了一件棉衣,“也不多穿点,内伤没好,难不成还想再染上感冒吗?”

    乐悠悠忍不住的牙疼,“你说你明明是关心我,可我就是感受不到你的真心,你觉得这样好吗?”

    第五念不知声,也没有向第五绝去解释什么,反倒是低着头开始翻越手机,查看那个韩国恐怖电梯的游戏,直到把整个游戏的规则全部摸清楚了,她才不由得咒骂了一句,“都是些什么人,怎么会那么的无聊,这个破游戏有什么好玩儿的?”

    乐悠悠拧眉,“你对这件事情有多少把握?”

    “很有可能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只是不知道在那个空间掌管者是谁?所以我必须要亲自去看看,才能制定营救的方案。”

    “我和你一起去。”

    “算了吧,你那点伤还是好好得养着吧!你留在外面主持大局,这事儿牵扯到八大家族,我怕毛叔有嘴也说不清楚,你好好盯着点,别让他们把毛叔欺负了去。”

    “成,我暂时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

    “如果你不出来,我可就杀进去了。”

    第五绝轻咳了两声,这两个人难道就不想解释一下吗?

    难得见到弟弟没有很反感,可见来的途中乐悠悠肯定是对他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补脑,第五念挑挑眉,然后说道,“我能见鬼,会捉鬼,从来就不是忽悠人,而是真的,咱们第五家就是以捉鬼为生的。”

    第五绝蹙眉,“怎么可能,为什么我看不见鬼?”

    “不,小绝你能见鬼。”

    “什么?”

    连乐悠悠都跟着惊诧了,她怎么不记得小绝能见鬼?

    “记不记得你五岁以前,还喜欢缠着姑姑玩儿?”

    对于第五姗姗的印象,并不深刻,从小姑姑好像没有抱过他,没有亲过他,仅仅只是站在一边,目光噙着温柔,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后来有一天再也见不到姑姑了,他问过姐姐,悠悠姐,姑姑去哪里了?

    记得姐姐摸着他的小脑袋,淡淡的说道,“姑姑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时候他并不懂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就是死掉的意思,还是后来一点一点长大了,才知道姑姑死了,而他再也看不见姑姑了。

    乐悠悠点点头,说起来,小绝见到真正意义上的鬼,还真的是干妈。

    后来听干妈说,小绝身上有一股很强大,很恐怖的力量,使她再也无法靠近,念念就此谎称,姑姑死了。

    “记得。”

    “其实你那个时候见到的姑姑已经死了。”

    第五绝握紧方向盘,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否决,“不可能,姑姑怎么可能死了?”他对于五岁时的记忆还是印象非常的深刻。

    “小绝,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姑姑就已经死了。”

    第五绝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姑姑,她死了?她怎么会死?她还那么的年轻,他……”

    第五念打断了他的话,“解决馨儿的事情,我再向你解释。”

    乐悠悠回眸,瞪了第五念一眼,无声的说道:缩头乌龟。

    大好的机会,明明可以让第五绝知道所有的事情,她却是偏偏什么都不说,这个女人最是没劲了。

    第五念缓缓的合上了眼睛,不理会好友的鄙视。

    接下来的第五绝果然安静的不说一句话了,眼睛目视着前方,将车子加速了起来,用不上十分钟,就拐进了学校。

    此时皇家学院已经是灯火通明,可见闹的动静不小。

    当车子停稳,第五念推开车门下车,朝着人群中而去,此时皇家学院的物理化医学喽可谓是人声鼎沸,毛集被众人围了一个圈,有很多人不停的说着什么,总之吵闹不已。

    毛集看见了第五念,顿时激动的挤了出来,“念念,你可总算是来了。”

    “嗯,我听说了,就过来看看。”

    毛集就快要热泪盈眶了,轻拍了她的肩膀,“毛叔没白疼你。”

    “闵御尘在哪里?”

    “他带着人上楼去找人了,这个时候应该回来了。”毛集的话落,就有人从安全楼道走了下来,再然后就是电梯门打开的声音,只见他穿了一身休闲装,衬得他身材高大挺拔,表情是异常的严肃,他的目光触及到的地方立刻变得安静了下来。

    他的目光扫过从楼道下来的韩之寒和宋阳,两人失望的摇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

    闵御尘抬眸,看向了第五念,今日她又穿了那一身衣服,据她说,这是第五家女人的战袍,他发现,穿了那么多的大牌,唯有这件衣服才能衬托出她的娇媚与干练,她美的就像是清晨中的雨露,干净纯粹,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闵御尘大步朝着她款款走来,身后跟着一群人,黑压压的一片朝着第五念涌动而来。

    宋莫兰和宋莫竹两兄妹,外加还丢了孩子的母亲朝着闵御尘冲了过去,“御尘,怎么样,到底有没有找到人?”

    闵御尘抿了抿唇没说话,而是朝着第五念看去,“你有几分把握能够找到他们?他们还……活着吗?”

    众人看向闵御尘,随后又看向了第五念,不明白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他怎么会问第五念,是不是吓糊涂了。

    只有宋阳和韩之寒等人明白,此时能够救人的唯有第五念。

    只见她红唇微动,“清场,我要先看看这里是否有生的气息。”

    闵御尘沉重的点点头,“韩之寒,宋阳,立刻清人,让他们全部都出去。”

    “悠悠,给我布一个生门阵。”她不知道自己会先找到灵魂,还是躯壳,所以这个生门阵很重要。

    第五念从工具箱中拿出了一个罗盘,然后走起了罡步。在一楼转了一圈,感受不到死气,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们还活着,放心吧,只要还活着,我就能带着他们出来。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们听悠悠的。”

    第五绝放下了电话,将自己刚刚查过的恐怖电梯游戏看了一眼,“姐,还是我去找他们吧!”毕竟姐姐是个女人,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第五念摇头,“你身上有种鬼都惧怕的气息,你去了只会打草惊蛇,我先去看看再说。”

    ------题外话------

    总之我是害怕了!

    你们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