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事情的真相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是第五念的心思太重了,所以谁都没有发现,医生和护士,麻醉师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

    可能是太久没有声音,第五念又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不免有些紧张,“大夫,我该怎么做?”

    “啊?你,你等一下先把自己的床铺好,等一下做完手术,要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观察一下情况再走。”对方指了指她带来的垫子,“我,我教你吧!”

    第五念一怔,医院里的大夫什么时候这么‘热情好客’了,人家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只是卫生纸都铺了好多层了,这个大夫到底想要干什么?

    “大夫,我们是不是该开始了。”本来她在这里多呆一秒就揪心,现在这个大夫铺着床垫铺的没完没了的,更是折磨人心智,她就想快点结束这场噩梦。

    “马,马上。”

    外面一阵吵闹,第五念隐约的好像听见了悠悠的声音,不免蹙着眉头。

    “第五小姐,你稍等一下,我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五念眼见她跑的比兔子还快,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真的是大夫吗?

    她跟着出去了,看见门外乐悠悠深处现场藕臂,好像阻拦着谁,她抬眼望去,顾南拉着已经暴怒的闵御尘,她不由的惊骇的后退了几小步,他不是参加野外训练去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他一身的迷彩服,脸上还画着油彩,可见就是临时跑来的。

    第五念立刻心虚的想要将自己隐藏起来,闵御尘眼尖的发现了她,瞬间变得更加激动了起来,一双冰冷的眸子打在她的身上,惹来她的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第五念,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非要杀掉我们的孩子?”

    第五念浑身一震,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凶狠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她眨了眨泛红的眼眶,“让他进来吧,我和他谈谈吧!”

    顾南松了手,闵御尘一下子冲进了手术室。

    随后大门被狠狠地关上了,差点没撞到乐悠悠粉嫩的小鼻子,顾南一把拦住了乐悠悠,“你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添乱?你看不见闵御尘现在已经疯了吗?”

    见到顾南出现在这里,乐悠悠真是恼火到恨不能咬人的地步,“顾南,念念怀孕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告诉闵御尘的?”

    “是,那日我听见你们的谈话,孩子是闵御尘的,他是孩子的爸爸,自然该知道事情的真相。”

    “顾南,你简直就是个蠢……”紧接着手术室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吓得乐悠悠立刻噤了声,开始疯狂的撞门,便撞便大声的喊道,“闵御尘,王八蛋,你还是不是男人了,你若是敢伤了念念,老娘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闵御尘根本没来得及给第五念说话的机会,胸腔里的怒气已经控制不住了,只想找一个出气的口,眼前冰冷的手术台,旁边尽是冰冷的仪器与工具,每一样都有可能成为杀死他孩子的凶器,他直接将整个手术砸了,第五念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失控的闵御尘,吓得一张俏丽的小脸惨白惨白。

    他用力握紧了拳头痛砸着墙壁,却是依旧不能平静内心的恐惧,如果再晚一点,他的孩子是不是就没有了?

    “闵……”

    他如一头暴躁愤怒的狮子,猛地冲到了第五念的面前,甚至是用力的扣住了她的肩膀,红着眼睛问她,“念念,你告诉我,是我对你不够好还是你就是很讨厌我,讨厌到根本不想生下我们的孩子,你告诉我,到底要我怎么做?我给了你那么多可以说出真相的机会,我问了你太多回了,你却告诉我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你知不知道你怀孕了我有多么的开心,以为阻隔在我们之间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为了孩子,你也不会再有顾虑。你告诉我,你就那么的讨厌这个孩子吗?啊,说话!”

    闵御尘愤怒的嘶吼深深撕痛了第五念的心,她竟不知道前些日子那么明显的暗示,原来他早已经知道了真相了,这些日子该过的有多么的煎熬。“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他薄凉的手指轻轻的死去第五念脸颊上的眼泪,“你哭了?你可知道,我要的并不是你的对不起。”

    第五念无助的流着眼泪,最后以至于掩面痛哭。

    她的哭就好似是并不锋利的锯子,一下接着一下的割着他的心,门外的乐悠悠听到第五念的痛哭,一脚踹开了阻拦自己的顾南,绝对是拼了老命撞开了手术室的大门。

    看见手术室一片狼藉,第一个感觉就是闵御尘动手打了念念,一把揪起了闵御尘的衣领,痛心的哭喊道,“混蛋,你什么都不知道,念念……”

    “悠悠!”

    “第五念,你还想瞒着他,让他误会你吗,你想活的和干妈一样吗?”

    闵御尘与顾南都听出了乐悠悠话中有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悠悠,这一回不逃避了,我会亲自告诉他。”第五念抹掉了眼角的泪光,连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敢面对蓦地安静下来的闵御尘,扯出一抹算是淡雅的笑容,“闵御尘,我活不了多久了!”

    闵御尘浑身一僵,随即一把拉起了她的手,手心都泛着丝丝的寒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顾南眼底快速的划过了什么,侧目看了一眼不停抹着眼泪的乐悠悠,一颗心沉了沉,这事儿恐怕是真的。

    “是真的,还有两年不到的时间。”

    他骤然大怒,“哪个庸医做的诊断,你捉鬼都那么有精神,怎么会还剩下不到两年的时间?”明知道她说的是真话,可是这个时候他偏偏就是希望她说的是假话。

    只见第五念轻轻的摇摇头,“我没有得病,身体也很好,第五家有一位老祖宗,他的心爱之人死了,那位老祖宗动用了秘书,做出了逆天改命的事儿,那就是让死人复活,当时她没有想过代价会如此的惨重,只要能救活她心爱的男子,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男人活了,第五家女人世代皆是活不过二十八岁。已经八十六代了,他们都是在最美的年华死去,如今我作为八十七代传人,自然逃脱不了这个命运,这是我一直不敢说的事实。”

    “你离开我……”他需要扶着墙,才能使自己不会轰然倒地,才不会头晕,耳鸣,眼花,这一刻他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隐藏了这么多的毛病。

    “我与你终究不会有结果,何必拖着你,只是我没有想到,我躲来躲去,最后又躲到了你的面前,死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守着回忆活着,我不希望你的后半辈子用来想念我。”第五念摊开了手掌,立时出现了一个第五家的手札,摊开的那一面上有记载,继承人怀有身孕的后果,放到他的面前,幽幽说道,“这个是我为什么打掉孩子的原因。”

    即使只看过一遍,那段话就像是刻印在脑海里似的,她几乎是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自古以来,第五家继承人习得法术,在生产之时,阴气大胜,是各种鬼怪造作的时机,第五家继承人生产之时乃最弱,百鬼妖魔争抢的乃是继承人的灵魂,故婴儿无用。第五家妇并不会法术,生产之时,亦是下一代继承人最弱之时,百鬼妖魔争抢的乃是继承人的灵魂,端看母亲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得住,早先有先例,第十一代继承人第五姿死于自裁,第四十五代继承人第五柯在魔化之时,第五家先祖合力诛杀!”

    他的身体都开始迅速窜起了一丝的冷意,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札上古老的字迹,放佛他看的并不是什么手札,而是夺命符,他从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竟然会是这么的残忍。

    “所以……”他的嗓音沙哑,透着无尽惧意,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狼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触及到了手上的手札,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自己所看到的记录,有如烫手山芋,手一抖就掉落在了地上,再说话的时候,尽管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语调,却还是能够轻易的听出他声音里的颤抖,放佛从心底升起的恐惧逐渐在蔓延,几乎就要吞噬了他所有的理智,“念念,我,我可能要静一静,给我三天,不,一天的时间!”他的力气放佛被人抽走了似的,甚至一连撞到好几个手术台架子,钳子剪刀零零碎碎的工具撒了一地,狼狈的扶着墙,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手术室。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