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第五姗姗喝醉了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余的人都去了医院,闵御尘开车载着第五念回到了第五家,因为有些太晚了,所以吵到了霍姨,只见她披了一件外套走了出来,“念念,发生了什么事情?”说罢还打了一个哈气。

    第五念略显几分的抱歉,“对不起,霍姨。”也知道有些事情实在是瞒不住,所以就说了实情,“霍姨,安豫回来了,知道姑姑的事情后就自杀了。”第五念有些为之前的冲动而后悔,毕竟是姑姑那么深爱的人,再如何的生气,轮不到她替姑姑去做决定。

    霍语从睡梦中惊醒,“我回房去换件衣服,等一下和你们一起去。”

    第五念恭敬的给姑姑的鞠了三个躬,“姑姑,你在吗?”

    一连唤了好几声,第五念也没唤到姑姑,“姑姑,对不起,我只能先带你走了,过后再和你解释。”从抽屉抽出了一条红布,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牌位包好,交到了闵御尘的手上,“我去拿我的工具箱。”

    “好,你慢点。”

    三人坐上了车子,第五念才想起来,这几日好像没怎么见到乐悠悠和第五绝,顺便问了一句,“悠悠和小绝好像都不在家?”

    “悠悠这丫头虽然不忙,但是我看她挺喜欢意墨那个孩子的,所以有事儿没事儿总往以萝家钻。这可能又在那里搂着小家伙睡觉了!”提到意墨,霍语也是满心的欢喜。

    “那小绝呢?”

    “小绝说他的珠宝公司好像是被某个王室的公司看上了,所以要投资助他们上市,这段时间忙的不可开交。”

    “这是件好事儿。”

    “念念,你的事情还不打算告诉小绝吗?”

    第五念低着头,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她能够平安生下这个孩子,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她很怕小绝知道了这件事情,会马上和馨儿结婚。而馨儿的气场太弱了,会不会像妈妈一样?

    想到妈妈的结局,第五念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手术台,连心爱的男人都来不及看一眼,就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姑姑的法力那么高深,都没能将妈妈的灵魂护住,最终却是被百鬼撕裂了。

    如果馨儿有个什么意外,小绝该怎么办?

    闵家一家人该怎么办?

    这几天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情,她就不寒而栗。

    “霍姨,年后我会找个机会告诉小绝,总不能大过年的还添堵吧!”她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

    “你和你姑姑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就连这倔强劲儿都一模一样。”

    闵御尘其实也搞不懂,第五念为什么要单单瞒着第五绝。

    依照他对念念的了解,能瞒着的人肯定是不一般的人。

    当初念念瞒着他,是因为爱。

    瞒着小绝呢?

    有爱,或许还有别的。

    赶到医院的时候,八大家族来的人还挺齐。

    第五念抱着用红布包裹的牌位,大步的走向了手术室,安沛奕僵硬的站在手术室前,低着头,眼里淌着悔过的泪水,耳边议论纷纷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小了,几乎能够听见步伐一致的整齐声,他缓缓的转过头,透过氤氲模糊的泪水看去,他的眼睛里只有第五念。

    想到了她的本事,安沛奕立刻激动的冲到了她的面前,“第五念,救救我爸爸,这件事情都是我自己的想法,他什么都不知道。”

    第五念淡淡的看了安沛奕一眼,对这种算计过自己的人,通常都没有什么好感。

    将实现移向了安家老爷子和老夫人,然后问了一句,“安豫的生辰八字。”

    闵爷爷和陈爷爷是最激动的,知道这个孩子的本事,所以她肯出手肯定是有希望。“念念,你能救你安叔吗?”刚才进进出出的大夫已经让安沛奕签了无数的手术风险同意书,安家老爷子和老夫人都快支撑不住了。

    “爷爷,我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大限将至,如果不是还有救。如果是,我不能阻止鬼差锁魂,破坏了地府的规矩,谁也担不起。”第五念也不希望他死,若是他真的死了,自己也会愧疚,甚至日后无法面对姑姑。

    安家老夫人立刻报上了儿子的生辰八字,第五念掐指捻算,许久之后眉头舒展开了,甚至是不由得松了口气,已经有人等不及的问道,“孩子,到底怎么样?”

    第五念点点头,“有救。”

    听到这事儿,安家老老两口的脸上也恢复了一丝的喜气。

    然后第五念看向了陈爷爷,记得这个人曾经招揽过她为华夏国办事,可见他应该是这里最相信自己的能力的。

    “陈爷爷,这事儿可能有点小麻烦,毕竟我拿出一些东西会说是封建迷信,所以后续的事情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陈爷爷颔首,至今他做的事情也都是遮遮掩掩的,毕竟华夏国不太赞成这样的行为。

    朝着自家儿子招了招手,然后咬着耳朵,将声音压得很低,“八大家族自家人留下,其余的人全部请出去,你在安排几个小辈看着监控的方向。然后把那些所有参与的医生护士打点好,今日之事绝对不允许说出半个字,否则八大家族让他们在华夏国没得混。”

    没一会儿,手术室门口清理的差不多了,即使赶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但是八大家族本家人也还剩下不少。

    陈慕寒带着一些小辈人去处理监控问题,而闵御尘担心着第五念,所以带着其他人守在走廊里,怕她有个什么差错。

    第五念找准了方位,然后解开了红布,众人能够看见上面写着,第八十六代传人第五姗姗之灵位。

    将姑姑的牌位放到了死门方位,然后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三根香,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下,低头一吹,无火自燃,随后放在了牌位前,没有香炉的固定,三支香竟然就这么固定住了,根本没有倒,就像是拍电影一样,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恐怕谁都不相信眼前这一切。

    第五念用朱砂写下了安豫的生辰八字,然后压在了姑姑的牌位之下。

    随后第五念在手术室的大门的口贴上了一道符纸,众人肉眼觉得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在另一个世界的看来,眼前迷雾密布,伸手都快要看不见五指的感觉。

    霍语将手中的红线套在了第五姗姗的牌位之上,然后坐在了闵御尘为她准备好的坐垫之上,盘腿而坐,看了一眼第五念,“我去指引你姑姑找到安豫,鬼差就交给你了。”

    第五念颔首,“放心吧,让姑姑别着急,安豫只是个人生坎,扛得过去,自然就没有什么事儿了,有我在这里帮着她,先把人救回来再说。”

    “你要多加小心,这片区域的鬼差是m。”

    第五念嘴角一抽,“我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有事儿好好说话,别一言不合就打仗。”

    第五念此时连笑都笑不出来了,这是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在塞牙缝。

    “霍姨也多加小心。”

    霍语左手翻飞结手印,另一只手勾住了红线,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红线泛了一道奇异之光,随即隐没了下去。

    霍语顺着红线的指引,不急不慢的走向红线的那一头。

    一边走一边喊着,“姗姗,你能不能听见我的声音?”

    越靠近越能够清楚的闻到一股浓厚的酒气,霍语蹙眉,原来念念怎么也喊不动她,竟然是躲在这里喝酒?

    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果然看见了她喝的醉醺醺的,倒在地上还在不停的灌着自己,她真是气死了,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她的屁股上,“你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这么关键的时刻喝大了。”

    许是霍语太过用力了,将第五姗姗打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霍语,不由得痴痴的笑了起来,“小语?”

    “你怎么喝的这么多?”本来就是个鬼,现在还变成了醉鬼。

    第五姗姗抱着酒瓶子,哭的甚是委屈,“以前答应过他,每年都要陪他过生日,可是我只做到了一回,我难受啊!”

    霍语蹙眉,“你别告诉我,你从他过生日那天就喝到了现在?”

    “小语,你说这酒怎么越喝越清醒?”

    “这么多酒,你从哪里拿来的?”每回摆贡品的时候,她可不记得给这丫头摆过这么多的酒?

    “从老黑小白那里偷拿的,也不知道他们对我怎么那么纵容?”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