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我不能看着她死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以萝的话仿若是一击闷锤,在乐悠悠的心里重重的痛击了一下,她就像是忘了对闵御尘说过的话,也开始撞结界,每撞一次骂一次,“第五念,你这个狗屎,什么时候法力这么高深了?”

    “第五念,老娘为毛那么想踢死你。”说罢,还不解恨的猛踢了几下牢不可破的结界。她像是一个疯婆子,玩命儿的撞结界。

    眼见对面住户出来了一对小情侣,乐悠悠趴在了透明的结界上,欣喜若狂的挥舞着小手,“哎,哎,对面的帅哥美女看过来。”

    那对小情侣一怔,然后僵硬的转着脖子,一脸惊恐的看着趴在他们面前的乐悠悠,明明什么都没有,她就像是趴在了玻璃上似的,脸部有些变形,看不出原来的姣好,那副鬼样子甚是恐怖。

    “帅哥,美女,你看没看见门上有一个符,拜托你们一件事情可不可以,你们能不能好心的帮我拿下来啊?你的大恩大德,日后我必定有重酬。”说的够诚恳的吧,够情真意切的吧。

    符?

    只见那两个人默默的抬眼望去,竟然发现了门上方真的有符,一个大胆的猜测倏然钻入了脑仁里,他们身体本能的抖落了泛起的鸡皮疙瘩,符一般镇压的都是鬼好吗?

    想到这里,两个人惊恐的对视了一眼,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全部吓跑了,根本不会有人给她撕掉符纸。

    乐悠悠抓狂的猛砸结界,随后再看向瘫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第五绝,也是叹了一口气。

    闵御尘却是拿出电话打给爸爸,然后询问了安叔叔的电话,随即又快速的拨给了安叔叔,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急迫的询问,“安叔叔,念念去你哪里了吗?”

    安豫拧眉,第一个想法就是,“她不会还惦记和我争牌位的事情吧?”

    “那你就藏好,我怕她去砸牌位,这事儿没有时间详细的解释了,如果能通知姑姑,告诉她,念念已经知道意墨的事情了。”

    安豫虽然听不明白最后几句话,但是砸牌位这事儿是真的听的非常明白,吓得他挂断了电话,抱着牌位就开始寻找一个能够藏得住的好地方,第五家的女人怎么都这么火爆,一言不合就开始做危险的事情。

    闵御馨看着距离自己明明不远的第五绝,她却觉得他们之间就像是隔着千山万水一样,今天知道了这么多的真相,她的心情也很乱,甚至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他。

    许愿和方圆圆两人只能联系物业,闵御尘紧绷着一张脸,此时此刻格外的担心第五念,闵御闻抽出了面巾纸,替堂妹擦眼泪。

    乐悠悠趴在地上,累的气喘吁吁的,方以萝闭着眼睛坐在地上,不知道想些什么?

    放佛大家都变得沉默了,第五绝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声音沙哑无比,“悠悠姐,我想听你告诉我全部的事实。”

    乐悠悠看向了第五绝,清秀俊美的面容上没有多余的情绪,眼睛也如一潭死水一般,事情到了这般田地,虽然有点跑偏设定的轨道,但好歹是照着他们所想的去发展。

    “小绝,我就从我知道的开始讲吧,至于该怎么做,由你自己做主。作为第五家的养女,我的职责就是给你姐收尸,料理身后事,而霍姨也正是如此。”

    收尸,身后事,这样的事情仿若是离他很遥远,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正值青春的姐姐会死。

    闵御馨偷偷睨了一眼大哥,发现他的表情很淡,两只交叠的手却是越窝越紧。

    大哥知道,大哥也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即使这样,大哥还是要和嫂子结婚。

    “一般第五家的继承人出生,上一代继承人早就化成了灰,所以第五念出生的时候,干妈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小绝,你爸爸的离开和你姐姐有一部分的原因,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事儿还关乎着你的身世。”

    第五绝拧眉,“我的身世?”

    “对,你和念念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并非出自同一个父母。”

    “我,我不是妈妈的孩子?”

    乐悠悠颔首,“是的,你不是沐云瑶的儿子,念念的妈妈在生念念的时候就死了。当时你爸爸无法承受失去心爱的女人的打击,然后抱着念念妈妈的尸体离开了,从那个时候就再也没有回来。而你们经常祭拜的坟墓,只是一个一个衣冠冢。”

    第五绝突然就觉得很可笑,他原来并不是妈妈的孩子,那他的妈妈到底是谁?

    “念念八岁了,你爸爸有消息了,让霍姨去接机。念念真的很开心,她临走的时候还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等我回来就介绍我爸爸给你认识,到了机场后,念念没有迎接到爸爸的归来,却迎接了你。”

    这一切很可笑,可笑到他已经开始有点痛恨那个身为父亲的男人。

    “说到底,你爸爸对你姐姐可能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有爱,有恨,也有怨,他认为沐云瑶如果没有生下念念,或许就不会死。可是毕竟是深爱女子留下的唯一血脉,他又做不到袖手旁观。”

    闵御尘阖上了眼睛,为念念而心疼,在那么小的年纪,本应该被父母所爱的年龄,却要遭遇这些。

    方以萝捧着脸,泣不成声,她对姐姐的童年虽了解的比在场所有人都多,却是从未详细的听过,如今听完,更加的揪心。

    “所以,第五绝,你出生了,第五家的男人只要能在继承人28岁到来之前,生下下一任继承人,你姐姐就能活下来。”

    “你们怎么就那么肯定我是第五家的人?”第五绝现在都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这事儿干妈绝对不马虎,在她的眼里,血脉真的很重要,你被抱回来的第一天,就与念念去做了亲子鉴定,证明了你是第五家的孩子。”乐悠悠顿了顿,“从你来到这个家,念念照顾你就不假他人之手,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你知道她有多爱你吗?当你不接受鬼神论,她就不让家里的人对你说半个字,也不对你说家族的诅咒,她希望你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

    “难道最后瞒着我到死的那一刻吗?然后让我痛苦,让我后悔,明明可以有机会救她,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乐悠悠很难受,不希望小绝误会念念的苦心,“小绝,你姐姐想过最平凡人的生活,想像普通的女孩子,可以恋爱,结婚,生子,可以放纵的浪费时间,可以做很多没有意义的事情,哪怕被你误会都无所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希望你能够活的开心,毕竟的你生命还那么漫长,不应该背负这样的包袱。她更害怕你因为背负家族的使命去生孩子,因此失去你心爱的人。”

    此时,门外来了物业,乐悠悠这回可不敢乱说话了,生怕再把唯一能够救他们的人吓跑了,换了一个笑起来比较和蔼可亲的人。

    谁?

    方圆圆指了指自己,“是我?”

    “没错,那个长着婴儿肥的小胖子,就是你,快去和他好好的说话。”

    许愿本来很不想笑的,但是这位悠悠姐实在是太会说段子了,出口就是一个搞笑的段子。

    方圆圆一脸生无可恋,然后耐心的为物业解释,也不知道哪一个捣蛋鬼贴的,他害怕的不敢动,所以才请求物业的帮忙。

    此番说辞果然很有用,物业小哥很爽快的撕掉了第五念的符纸。

    第五绝长腿有意识的朝着外面迈去,闵御馨纯属本能反应,急急的拉着他的手腕,哭的杏眼变得通红,“小绝,不要!求求你不要丢下我。”她知道,第五绝迈出这扇门,他们之间就彻底的完了,她那么喜欢一个人,真的不想失去他,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愿意迁就他一切。

    第五绝深深的看了一眼馨儿,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哽咽道,“她叫我说的第一个字,扶着我迈出第一步,生病的时候守在我的床前,就连第一口饭都是她吹凉的喂我,我要骑马,她甘愿跪在地上给我当马,我考了第一名,她比我还高兴,开家长会,她把腰板挺得比谁都值,她还是个孩子,却已经开始学着怎么当妈妈照顾我,馨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能看着她死。”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