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大尾巴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洗过澡后,意墨最喜欢吃以萝妈妈做的芒果西米露,虽然外面现在是冬天,但是因为北方供暖特别好,所以屋子里穿的都是短袖,这个时候再来上一碗凉凉的西米露,简直就是太幸福了。

    他捧着碗,发出一丝舒服的感叹,“以萝妈妈做的西米露最好喝了。”

    “凉的东西不可吃的太多,我们回房睡觉。”

    第五意墨很是幽怨的看了一眼厨房里的以萝妈妈,她为什么要把这个人放进来啊?

    “舅舅,你不回家睡觉吗?”

    第五绝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意墨在说这话的时候,方以萝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他不禁开始思考,自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今天晚上我陪你睡,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我每天晚上都是和以萝妈妈睡的,你在这里我们很不方便的。”

    第五绝竖起了眉头,他优雅如王子的形象瞬时坍塌,很是霸气的说道,“我可以和你以萝妈妈一起陪你睡。”

    “别啊,要不然你们先睡,我不着急。”听到这话,方以萝是真的吓坏了,虽然之前坦诚相见过,但是并不代表她现在就可以坦然的面对这一切。

    第五绝一把抱起了意墨,“我要给你讲睡前故事。”

    生怕被他失手摔在了地上,第五意墨只能搂着他的脖颈,“我不用讲故事就能睡。”

    “那更好,你若是睡了,我就回家。”

    真怕第五绝留下来,意墨躺在床上后就紧闭着双眼,企图自己快速的进入睡眠状态。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还真的睡着了。

    第五绝侧身躺在床上,在漆黑的房间里,他发现自己的视力竟然这般好,可以能够清楚的看见他的睡颜,他粉嫩的小脸扑红,因为熟睡微微张开的小嘴唇肉嘟嘟的,还自带娇嫩粉红,凭良心而论,他长得非常的好看,好看到绝对是过目不忘的地步。

    上次来过之后,他回家翻开了以前的老照片,发现他真的很想自己,就像自己的缩小版,只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把他认出来,或许本来就抵触,所以他根本就不往别的地方想,也是害怕有些事情求证了之后,结局很伤人。

    如今现实摆在眼前,他便是自己逃不掉的责任。

    虽然还谈不上有多喜欢他,但是不排斥今后可以慢慢的喜欢他。

    他决定亲吻自己儿子的额头,给他一个晚安吻。

    薄凉的嘴唇触碰到他水嫩的额头之时,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放佛胸腔被全世界都填满了,他也说不出清楚自己这样到底是什么感觉?

    总之,还不赖。

    他悄悄的退出了房间,方以萝趴在了一篇凌乱的桌子上睡着了,他打眼看去,竟是她经手的账目,每一项标注的很清楚,注解也很明白,看来她很用心对待这份工作。

    一连发现了好几家的账目,不由得蹙眉,有点想不明白,她宁愿给小单位做月底结算的财务,也不愿意去自己的公司?

    她隐约感觉有个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睡得有些迷糊,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不由得扯出一抹笑,那笑容如圣洁的白花,仿若绽放在苍凉的白雪之上,有一丝刺骨的高雅从容。

    那种熟悉就像是一种痛,硬生生的揪疼了第五绝的心。

    他不懂,为什么最近频繁的见到方以萝,会有这样的感觉?

    她猛然从梦中惊醒,看了看眼前的第五绝,轻咳了一声问道,“你要走了吗?”

    “你和他都想赶我走。”

    “没有,对了,有一件事儿我想和你说一下。”

    “你说。”

    “我见你这几天没来,想着你肯定挺忙的,不过还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不忙了,我带你去医院,有家医院特别权威,我都托人找好关系了。”

    第五绝冷冷的嘲讽道,“你倒是比我着急。”

    方以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难道你不急?”

    第五绝着实的被方以萝这句话噎到了,张着嘴想了好半天的说辞,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闷闷的回了一句,“我先回家了。”

    方以萝连忙起身送他到门口,有点小不确定,“那我自己定时间了?”

    第五绝顿住脚步,回眸看了她一眼,“这两天我们公司有点事情,忙过了之后再通知你。”

    “好,再见!”见他身形微动,没有立刻就走的趋势,她尽量将自己的笑容保持的自然一点,“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根据华夏国的规定,做试管婴儿必须要有婚姻证明,你……”

    听到这话,方以萝立刻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放心,这事儿已经找过人了。”

    “对于救我姐,你怎么那么上心?”他这个弟弟都未必有她这么疯狂,有时候想起来还挺自叹不如的。

    她最近总是做梦,梦见他们回到了很遥远的古代,那个心爱的男子穿着一身盔甲,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了姐姐,柔声询问,“忆烟,你可愿意等我凯旋归来?”

    她的心说不出的疼,可是听到姐姐说的那句,“抱歉。”

    她看着梦中的自己,因为嫉妒扭曲的脸,甚是骇人,她好像告诉梦中的秦忆萱,不要因为嫉妒而做坏事,多年以后回头再看看你喜欢的那个人,或许已经没有那么炽热的感觉了。

    这所有的一切,来自一个可怕男人的报复,她带着记忆新生,每一世都梦幻般的相遇,每一世却都不爱她,还有比这个更可怕的报复吗?

    或许姐姐也是他为了阻止自己靠近苏子寒所增加的难度,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赢了,赢得那么彻底。

    从那一世开始,苏子寒真的不再那么重要了,姐姐足以取代他的位置。

    如今,阎绝喝了一碗孟婆汤,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像个大尾巴狼似的,似懂非懂的问着她自以为不痛不痒的问题,她岂能对他有好心情。

    没啥好气的说道,“不知道。”随即甩上大门就上楼了。

    第五绝被她突如其来的敌意吓了一跳,有时候表现出很怕自己的感觉,可偏偏偶尔冒出来的反抗情绪却又让他有着说不出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并且还要习以为常了。

    真是见鬼了!

    *

    翌日,闵御尘起了一个大早,多年养成的习惯,快速洗漱完毕,然后换上了军装,带上军帽,他身姿挺拔,大概一米八五左右,属于身形特别匀称的那种,多一份则肥,少一分则瘦的身材,穿上军装的他唯我独尊,狂狷如似魅的双眸幽森淡漠,视线触及到已经睁开惺忪水眸的老婆,眸子里盈满了温融,宠溺的亲了亲她粉嫩的小嘴,“你最近嗜睡就多睡一会儿,我已经告诉成婶了,睡到自然醒,然后给你再做早餐。”

    第五念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气,笑的像是个孩子,“老公,我第一次发现你穿军装这么帅?”

    他眉目含笑,似是一缕春风,“以前呢?”

    “以前没多想,你又不是我老公,我也不能总盯着你吧。”

    “现在我是你老公,你可以天天盯着我。”

    听到他如此霸道的说辞,立刻开玩笑的说道,“盯着你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你今天回部队,我又不能时时看见你,你说怎么办?”

    闵御尘回应道,“等我给你发照片。”

    吃过早餐之后,门外已经停了一辆军绿色的改装车,宋阳趴在车窗上,“老大,恭喜你归队,你都不知道我是有多么的想念你,我和小乔来接你上班,感动不?”

    闵御尘从口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随即丢给了他,宋阳绝对是下意识本能的伸手去接,“干嘛,归队了心情大好,送我手机啊!”

    “今天我走哪里,你就跟我到那里?”

    宋阳傻乎乎的问道,“干嘛呀?”

    “给我拍照。”

    “不会又是什么宣传部出的幺蛾子?他们这一天竟能整事儿,不知道咱们一天训练新兵蛋子有多累,竟能给我们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闵御尘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让你做,你就做,多话!”

    后来宋阳知道了,这些照片是干嘛用的?

    太可怕了,竟然为了给嫂子一解相思之苦用的,但是为什么要拍那么多照片,他这一上午手指头都快戳的没有知觉了。

    ------题外话------

    今天上班,更新群里通知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