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你不配做妈妈(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将江小山的尸体交给了法医,法医初步确定了死亡的时间,孩子已经死了三天,是被活生生冻死的。身上布满了新伤和旧伤,小小的身体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在场办案的人都不忍的红了眼眶,这人心得有多坏,有多狠啊,对一个孩子能够下得去这样的毒手?

    回去的路上,三人都很沉默,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五念三人又赶回了三号监狱,第五念透过玻璃,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李晓娟,淡淡的说道,“我单独和她聊两句。”

    虽然监狱狱长也不知道一个完结的案件怎么会惊动这么多的大人物,但是人家有要求,他们这些人岂敢拒绝?

    第五念敲了敲房门,然后推开了门,坐在了她的面前,她的视线淡漠的看着李晓娟,李晓娟也不看第五念,眼神专注的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根红线编织的平安结。

    有时候,第五念都认为自己的想法很黑暗,老天爷怎么会让这样的女人轻易的就做了妈妈?

    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我们今天去你家了,看见你哥了!”

    李晓娟浑身一震,眼神微闪,却是故作坚强,所以连动都未动,眼睛又专注的看向自己手腕儿上的平安结。

    或许,第五念本来也就没指望她能说话,“对了,我得恭喜你,想必你也知道你哥要结婚了吧,我们去的巧,正好赶上了你哥和小雪的婚礼。”

    李晓娟骤然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瞪着一双泛着泪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第五念,轻颤的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第五念淡淡的重复了一句,“你哥结婚了!”

    她立刻激动的大吼了一声,“闭嘴,你胡说,我哥怎么可能结婚?我哥他爱的人又……”说到这里,她蓦地顿住了,尽管一连呼吸了好几口气,却始终止不住瑟瑟发抖的身子,她用力收紧了手下的床单,握紧双手成拳,几乎能够看见泛着苍白的骨节。

    “你哥爱的人不是小雪,而是你,李晓娟是吗?”第五念将她的话接着说完。

    李晓娟听到这番话,精神就开始有点不正常了,嘶声力竭的喊着,“你胡说,他是我哥,我的亲哥哥,他怎么可能会爱上我?你,你别血口喷人。”

    第五念从兜里拿出了一条平安结的手链,“那这个你怎么解释?”

    李晓娟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那条平安结手链,企图想要从她的手里抢过来,想到自己的处境,顿时又坐回了床上,她重重的喘着粗气,苍白着一张脸,即使当时她用烟灰缸砸了江大山的脑袋,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紧张,害怕,甚至是委屈,她内心最深处的那个秘密,被人毫不留情的解刨了,完全的曝光在众人的面前。

    将手中的平安结手链直接放到了李晓娟的面前,她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手边的平安结,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哥哥手腕上的那条,他不是说死也不会拿下来吗?为什么要拿下来?想到前些日子,他说家里忙,可能会有一段日子不能来看自己了,她当真了,真的当真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忙着回去结婚了?

    她不仅捧着手链,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们从小相依为命,起初以为自己只是把他当成了唯一的亲人,仅仅只是对亲人的依赖,并不知道那种感情已经变质了,直到那一次哥哥酒醉,夜里爬上了她的床,她才知道不是依赖,是喜欢,对恋人的喜欢,看见的他和别的女生多讲两句话,她都会吃醋。

    可是他们是亲兄妹,亲兄妹怎么可以相爱。

    但是有的时候,爱情就是这么折磨人,越知道不可能,越知道不行,却还是会情不自禁。

    从与哥哥在一起的每一天,她都活在煎熬之中,她无数次想要停止这场荒唐的爱,可是看着哥哥深情的眼眸,她又会不由自主的陷进去,多么希望他们不是兄妹,她有时候做梦都会梦见自己是个孤儿,为此而笑醒了。

    后来,两个人还一起存钱,去做dna,就是希望老天爷可以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捧着结果的那一刻,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只是简简单单的去爱

    一个人,为什么要附带那么多的枷锁。

    直到她怀孕了,哥哥说这个孩子留不得,以后他们兄妹会被人戳破脊梁骨的,禁忌恋是不被允许的。

    她为了留住这个孩子,宁愿嫁给隔壁村大自己那么多的光棍,就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结了婚,顺理成章的怀孕,她又开始担心孩子会不会是畸形,在那段日子里,每一日都异常的难熬,生怕上天赐给他们一个不健康的孩子。

    直到后来小山出生了,她虽然放下了一颗心。

    可是她却患上了焦虑症,每每看见小山那张与哥哥相似的脸,她就会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听到江大山说,我儿子长得真像我媳妇儿,她就会陷入恐慌之中,总觉得自己内心最深的秘密被他看穿了,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明嘲暗讽自己,她快受不了了,真的就快要受不了了。

    第五念的声音尽是疲惫,“江小山死了!”

    “你说什么?”她转过僵硬的脑袋,脸上布满了一道道的泪痕,怔怔的看着第五念,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谁死了?你说谁死了?”

    “江小山死在你家的猪圈里,被活生生的冻死的,身上有被虐待过的伤痕,你也有参与吧!”

    李晓娟紧紧的拉扯着手中的平安结手链,整个人陷入了痴傻的状态中,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揪着自己的衣服,最后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胸口,“小山,哈哈,小山死了,小山死了……”她凄厉的叫了起来。

    第五念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睥睨着跌坐在床上痛哭流涕的李晓娟,“不论他是谁的孩子,至少你曾经那么执着的想要生下他,足以证明你爱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虐待小山,但是我想说,你真的不配做一个妈妈!”说罢,推开了病房的门,看了一眼监狱的狱长,“好好的看着她,别让她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让她将李福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

    “我会派人过来跟进这件案子。”

    监狱狱长连忙点头,“是,我一定会上报给你。”

    闵御尘拉着她的小手,走出三号监狱。

    “悠悠呢?”

    “她先回去了,询问方以萝,这两天江大山有没有出现过?”

    “哦!”

    望着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说不定很快就要降雪了。

    第五念伸出手,有雪花飘落,落在手心里看不清形状的就融化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自己的职业,经历的全部是死亡。”

    “可是你也爱这份职业,你还可以超度那些可怜的灵魂。”

    第五念将小脑袋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吸了吸通红的鼻子,“你说的没错,至少我还可以帮助小山找到他的爸爸!确定死亡时间了吗?”

    “嗯,是四天前深夜十一点钟左右。”

    “算算时间,满打满算也占了四天时间,大后天就是小山的回魂夜了,我们必须利用这短暂的时间找到江大山。”

    他握紧她温软的小手,“别累到自己,有我能做的,我可以帮你。”

    她一怔,不由得笑出了声音,“让你帮我找鬼吗?”

    “有何不可?”

    “我怕你把江大山吓到再也不敢出现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

    第五念淡淡的说道,“你身上的军魂太重了,压得很多小鬼都不敢靠近,除了你的老情人。”感受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加重了力气,她不由得轻笑了起来,“我又没吃醋,你捏我做什么?”

    “她不是我的老情人。”

    “小情人行了吧!”

    “我没有小情人,但是你有!”

    第五念觉得自己搬起了一块石头,砸的自己的脚生疼。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