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阳寿已尽(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尤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很快地上蓄了一滩鲜红的血,她费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抚摸着骤然剧痛的肚子,她不由得悲戚的哭了起来,孩子,她的孩子……

    她的哭泣带动着身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跟着阵痛,她只感觉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好像还看见了爸爸,他在不停的求着别人,求着他们救救自己的女儿。

    她肯定是要死了,要不然怎么会看见爸爸呢?

    嘴角勉强的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

    陈尤嘉蠕动着嘴唇,唤了一声轩奇,然后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顾小爱因为过的过猛,在撞击到陈尤嘉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扑在了方向盘上,甚至撞了头,疼痛袭来的那一刻,她有片刻慌神,从方向盘抬起头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是陈尤嘉倒在了血泊里。

    她瞬间酒醒了大半,吓得一张小脸尽失了血色,她跌跌撞撞的从车子里爬了出来,看着有人围着陈尤嘉,也有人抱起了那个孩子。

    至此,顾小爱的理智才算是回归。

    她捂住了耳朵,企图捂住那些议论纷纷的讨论声,许是陈尤嘉倒在地上流着鲜血的模样太过恐惧,顾小爱放声的大叫,丢下了自己的车子,掉头就跑。

    有人谁喊了一句,“她是杀人凶手,可不能让她跑了。”

    “120打了吗?”

    “我看那个人疯了。”

    有人见义勇为凑到她的面前,还不等抓住了她的胳膊,她就是又踹又咬的,跑的比谁都快。

    关键这事儿,有的人也不想惹太多了麻烦。

    一大部分光想着救人的事情,倒也顾不上顾小爱了,眼睁睁的看着她跑了。

    因为闹的动静太大了,最后都惊动了电视台。

    第五念感受到了符纸撕碎的瞬间,具体显出的具体地点,再想找到陈尤嘉的爸爸,却发现根本感受不到对方的存在。

    宁姐不放心她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开车,她毛遂自荐开车,让念念能够安静一会儿。

    第五念此时心情正乱着,也没拒绝,拿起了手机,拨通尤嘉的电话号码。

    宁瑶安慰她,“或许只是你的预感,说不定她没事儿。”

    第五念放下手机,面色凝重,“手机没打通。”

    “我们去看看再说。”

    “嗯!”

    “别担心。”

    因为离下班高峰期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他们到达出事现场的时间很快,第五念推开了车门,已经被警察封锁了现场,满地的血迹令她整颗心都揪扯了起来,刺眼的鲜红,她一连深吸了好多口气。

    按压住疯狂跳跃的心脏,她挤进了人群,拉住了最外围的警察,“警察同志,麻烦问一下,出事儿的人是女人吗?有孩子吗?送到哪个医院了?”

    “你认识受害者?的确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送到了离这里最近的皇家医院。”

    第五念再也听不得其他的话,从人群中撤了出来,宁瑶坐在车里,喊了她一声,朝着皇家医院疾驰而去。

    因为闹的动静太大了,第五念去了医院稍稍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受害者被推到了手术室抢救,第五念又加快了脚步,“慢点,你也得注意自己的身子。”

    第五念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好。”

    宁瑶也知劝不动她,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

    冲到了手术室,就听见有人喊,“联系到病人的家属了吗?”

    “手机都碎了,根本联系不上家属。”

    “那个小孩醒了吗?”

    第五念连忙问道,“能不能让看看那个孩子。”

    “你是病人家属吗?”

    “我,我不确定。”

    护士连忙说道,“你跟我过来看一看吧!正好有路过的好心人在守着,一直没走。”

    她握紧了双拳,询问病人最新情况的勇气都没有,虽然很不厚道,却是一直在祈祷,希望不是尤嘉母子。

    如果真的是尤嘉该怎么办?

    刚刚眼前的一幕真实到令人惧怕,可是她宁愿不是真的。

    护士推开了病房门,第五念一眼望去,病床上躺着的人赫然是轩奇,她的腿顿时一软,若不是身后的宁瑶扶着她,差点就要坐到了地上。

    “是轩奇。”

    “boss?”

    第五念微微一怔,看着坐在一旁守着轩奇的女子,竟然是单晓婷?

    “晓婷,你怎么在这里?”

    “我和袁起来京城投奔你呗,谁知道在路上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袁起看着这个小孩眼熟,好像是咱们意墨的同学,然后我们就跟过来了。”说到这里,单晓婷甚是委屈,“boss,你说你要是嫌弃我们工资太高了,大不了说一声,我们减半也行,何必就这么不吭不响的走了,你还把不把我们当成朋友看待。”

    “对不起,我当时是因为一些事情,所以就……算了,我们先不提这个,袁起那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小护士插了一嘴,“听人说,他去交医药费了。”

    “宁姐,你先帮我在这里看着轩奇,若是有个什么事儿,立刻给我打电话,晓婷,你和我走。”

    单晓婷立刻点头,“好。”

    既然确定了就是尤嘉,第五念决定先联系自家老公,询问闵御闻什么时候完成任务,暂时能不能联系对方。

    可是闵御尘的电话却是打不通,这样的情况很少有,除非他也有紧急的任务。

    第五念蹙眉,将闵御尘属下知道的电话都打了一遍,竟然集体关机。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遍,指望着闵御尘联系堂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暂时唯有先去手术室前等着最新结果了,他们再回去的时候,袁起坐在门外的椅子上,急的东张西望的,当他看见了第五念那一刻,不由得瞪圆了双眼,“boss?”

    袁起很是激动,毕竟有三个月未见了。

    他也没有想到再相见竟然会是在医院里,他猛地就朝着第五念冲了过来,好在她闪躲的快,差点就被这厮扑倒在地上了。

    袁起用力抱住了第五念,眼圈都红了,“boss,你别再抛弃我们了,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把我们锻炼的,一个只会卖殡葬用品,一个只会捉鬼,我们还怎么找工作,晓婷卖了两天房子,三天衣服,一个星期的鞋,若不是我挡着,不知道要挨多少揍?我更惨,走到哪里都要先看看有没有鬼,没有鬼的地方我都不爱呆。”

    第五念异常压抑的心情被袁起这番说辞搞得破涕为笑,想到了手术室里的尤嘉,又询问了一遍,“陈尤嘉怎么样了?”

    “医生哗啦啦的进去好多,到现在没有一个出来的。”袁起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boss,车祸的时候我在现场,我发现有一个鬼一直徘徊在陈尤嘉身边,后来来了一个鬼差把魂勾走了,我根本来不及细问。”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她怀疑那只鬼是陈尤嘉的爸爸。

    “老的,是个男鬼,穿着一袭中式的长袍,暗红色缎面,上面绣着铜钱式的寿衣。”

    第五念拧眉,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对方是陈尤嘉的爸爸,也就是说她所看到的那一幕是陈爸爸传递给她的,怪不得她找不到对方,原来是被鬼差勾魂了。

    按道理来说,陈尤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理应会有气死,眉间应该会有黑化之气,可是这几次见面,她分明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必须立刻通知陈尤嘉的妈妈,可是她并没有陈尤嘉妈妈的电话。

    第五念急的来回徘徊,蓦地想到了幼稚园有可能会存紧急联系人,不可能只登记一个。

    立刻拨通了园长的电话,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我记得有陈轩奇姥姥的电话,意墨的妈妈你稍等一下,我立刻找出来给你。”

    “麻烦园长了,短信发到我手机上就行了。”

    刚落下电话,立刻有医生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第五念,“你是刚刚车祸患者的家属吗?”

    第五念的心莫名钝痛,有种不好的预感,“医生,她妈妈马上赶来,但是我认识她。”

    “时间不等人,我简单的和你说说患者的情况。”医生说的很简短,没有什么专业术语,第五念有听得十分明白。“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所以你现在必须代签一份流产同意书,因为患者被撞飞了,又重重的落地,后脑先着地,导致了颅内出血……”医生又说了许多症状,第五念听得头皮都在发麻,“现在患者的情况十分危险,所以手术风险承担必须由家属签字,你能代替家属签字吗?”

    第五念重重的点点头,“你们先抢救治疗,我听医生的安排。”

    “好。”

    孩子没保住,尤嘉连命都可能没有了。

    此时园长电话号码已经发过来了,第五念事不宜迟的拨通了陈妈妈的电话,这种事情她说最有说服力,怕袁起和单晓婷说了,会被对方当成骗子。

    她没敢把情况说的太严重,怕对方在路上着急,万一在出个什么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挂断了电话,将电话打给了乐悠悠,大概说了一下情况,“我怀疑是顾小爱,我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撞人的那辆白色路虎我见顾小爱也开了一辆,你尽快,我怕顾家能把这件事情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抹掉了,说不定还要找替死鬼,如果真的是顾小爱做的,你告诉我一声。”

    “好,我尽快给你消息,等一会儿我去医院找你。”

    陈尤嘉孩子没了,这件事情根本瞒不住大伯父大伯母他们,她决定打电话给婆婆,让她帮自己想个法子。

    听完儿媳妇的话,宋莫兰问了一句,“你们在哪个医院?”

    “皇家医院。”

    “念念,你先别着急,我再带着我们医院这边几个专家,等我,其他的交给我来处理。”

    “好。”第五念有些虚弱无力,情绪一直紧绷着,她拨打闵御尘的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的状态,心头的那股不安更加严重了。

    此时小护士拿着一份份同意书朝着第五念奔来,刚签完最后一份,陈妈妈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之前接孩子的时候,两个人见过很多次,所以一下子就认出了第五念,“念念,我们尤嘉呢?”

    第五念抬眼看向了陈妈妈,发现她的眉心正缠绕着一团的死气,这是将死之兆,这陈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妈妈,尤嘉被推进手术室了,还得看情况,你先别急,你能不能把尤嘉的生辰八字给我,如果可以的话,你的也可以给我吗?”

    陈妈妈之前听尤嘉说过,意墨的妈妈好像就是摆弄这样的事情,她略显犹豫,但是手术室内的红灯在闪,亮的她心慌,她害怕尤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所以张嘴就说出了尤嘉的生辰八字,虽然这事儿孩子他爸千叮咛万嘱咐不允许泄露。

    此时此刻,她也顾不得其他的了。

    第五念掐指一算,微微蹙起了眉头。

    见状,陈妈妈连忙询问,“怎,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她没吱声,又掐指捻算了一遍,她看向了陈妈妈欲言又止。

    陈妈妈是真的着急了,连忙拉着第五念的手问道,“尤嘉这八字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第五念抿了抿唇,郑重其事的说道,“依着陈妈妈你给我的八字,尤嘉只能活二十岁,阳寿已尽,如今尤嘉也有二十六岁了吧!”

    陈妈妈松开了拉着第五念的手,眼神有些闪躲,甚至是不敢直视第五念。

    ------题外话------

    今天的结束了,筱萋努力把明天的码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