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她在等他(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妈妈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喃喃的说道,“难道尤嘉这次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吗?”

    第五念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怪不得从尤嘉身上感觉不到死气,父母身上那点活的气息早就给她,本该是死了六年的人,又偷着多活了六年。

    “念念,求求你,想想办法,救救尤嘉吧!”

    “陈妈妈,也许尤嘉的今日就是你们违背天意的报应!”他们第五家的老祖宗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如果这只是尤嘉的一个坎儿,她尚且还能试试,依照现在这种情况,她能做的也只是听天由命了。

    陈妈妈哭着摇头,“就算是要报应,也该报应在我们身上,而不是尤嘉,她太可怜了,和轩奇的爸爸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老天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第五念将陈妈妈扶了起来,“陈妈妈,你先别哭,我还要和你说一件轩奇的事情。”

    陈妈妈擦着眼泪,“轩奇什么事情?”

    “大伯和大伯母现在也知道尤嘉出事儿了,我想征求你的意见,可以让他们知道轩奇这个孙子吗?”

    “这……”陈妈妈有些犹豫了,想了一会儿,拉着第五念的手说道,“念念,轩奇本来就是他们闵家的孙子,早晚都是要认祖归宗的,本来御闻的妈妈就看不上我们尤嘉,现在又赶上尤嘉出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日后好了,恐怕也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是怕……”她没敢把话说的太直白,毕竟现在第五念已经是闵家的儿媳妇了。

    “陈妈妈,我明白你的意思,也懂你的顾虑,怕大伯他们只认孙子,就不会要尤嘉了是吗?”

    “现在御闻又出任务在外,我想等他回来再说,念念,你原谅我一个妈妈的自私吧,我怕尤嘉万一醒了,她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再失去了轩奇,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

    “我懂你的顾虑,那轩奇就暂时先不要说,等堂哥回来。”

    “谢谢你念念。”

    今天这夜,注定了是个不太平的一夜。

    乐悠悠在直升飞机小小的眯了一会儿,飞机上除了公事交流,几乎是没有人说话。

    差不多快到了,闵御尘喊了一声乐悠悠。“到了。”

    她睁开了眼睛,飞机还在半空中,机舱大门还敞开着,下面还能看见悬崖峭壁,汹涌澎湃的大海,她眉头一跳,“你不会是让我跳伞下去吧?”

    “嗯,不能大张旗鼓,万一打草惊蛇了,会给那名隐藏的战友带来灭顶之灾,我们只能悄悄的寻找。”他为她讲解降落伞都是如何使用的,乐悠悠却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记住我说的使用方法了吗?等一会儿我们攀过了悬崖,就是邻国,华夏国已经打好了招呼,所以我们也不用怕被他们当做偷渡者,乱枪扫射了。”

    乐悠悠已经朝着他猛翻了两个白眼,跳伞这么大的事情,为毛要现在说?

    身边的战友一个个都跳了,唯独这个女人还不为所动,闵御尘几乎是一针见血的问道,“你是不是害怕了?”

    “很难看出来吗?我又不是个军人,根本就没玩儿过这么高难的游戏。”

    直升飞机在此停留的时间不宜太过长,否则会被有心人发现端倪,闵御尘也没有时间给她在多一点时间做心理准备,直接拉着乐悠悠的手,在对方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那一秒,纵身一跳。

    吓得乐悠悠紧闭着双眼,因为下坠,就连风速都变得极快,像是刀割着脸,疼的她有些呲牙咧嘴的,连嘴里都灌着风。

    此时,乐悠悠算是把闵御尘恨上了,可看她不是他的媳妇儿了,所以自然也不会怜香惜玉了。

    下落到一定的高度,闵御尘一把拉过了乐悠悠,按住了她身上的按钮,硕大的降落伞撑开,减缓了下降的速度。

    这次出席任务的是猎豹中队的全体成员,外加乐悠悠这个编外人员。

    他们拉开了身上的降落伞,闵御尘开始交代任务,一共分为来两个小队,“乔挚亚你带着宋雨霏和沈谦然,乐悠悠去找这附近的旧仓库,我带着其余的人去找出他们手拿军事研究图的战友,切记,我们的时间紧迫,找到之后迅速撤离,能不惊动对方就不要惊动。”

    乐悠悠不懂,“不是都打好了招呼吗?”

    “我们丢的是军事研究图,但是老大谎报了,说是偷渡者抢了一种可以传染的可怕病毒,带入了他们的境内,若是对方知道……”解释的人是乔挚亚。

    乐悠悠却是听得冷汗直冒,邻国大**事研究图,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想要,若是被对方发现,他们几个人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闵御尘,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即使听到这样的威胁,闵御尘依旧是一副面瘫的样子,犹如古井无波的水眸丝毫不见涟漪,对着乐悠悠清冷的说道,“注意安全。”

    临走之前,乐悠悠不忘顺便剜了他一眼。

    先前两组人一起行动,乔挚亚这组走在明面上,另一组行走在暗处。

    闵御闻在邻国牺牲了,这么大的事情,邻国自然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所以乔挚亚来寻找闵御闻的遗骸也是经过上级审批的,在对方的带领下,他们已经走入了对方国家的境内,闵御尘隐藏暗处,悄悄尾随前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堂哥死也要掩护的那名战友。

    其实闵御尘有一点不太懂,军事研究图大不了就毁了,敌人看不见,自然也就没什么用处,可是堂哥给自己讲的那个故事,分明就是想让他去找到那名战友。

    他拧着眉,或许那名战友手上不仅仅有他们的军事研究图,还有别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那名战友手上的东西有多么的重要了,这事儿若是被发现了,两国关系岌岌可危,解释不清楚。

    若是他们先一步找到那名战友,说不定还有更大的惊喜。

    乐悠悠等人已经被人带到了爆炸地点,此时已经是一片废墟,恐怕闵御闻已经被炸的粉碎了吧。

    万晴天操纵一口流利当地语言与对方对话,态度非常的强硬,大概是逼着对方交出嫌疑人。

    已经有人收集了支离破碎的尸体,装在了一个小棺材内,沈谦然和乔挚亚却像是疯了一样,开始四处寻找还有没有闵御闻的肉屑,他们带不走全尸,也不能把他的身上的某一部分丢在了异国他乡。

    乐悠悠从工具箱中拿出了一个古老守旧的铃铛,上面有古老繁琐的花纹,赋予了历史的厚重感,她扯出了一根墨斗线,在地上插上一个形状为五星的钢钉,然后用墨斗线缠绕,没缠绕一根钢钉,都会拍上一张符咒,她念念有词的又念了咒语,再拍上一张符咒,大概拍了三张符咒后,又来到了下一个钢钉,以此类推,每根钢钉都会有三张符咒加固。

    她坐在五角星中央,盘腿席地而坐,双手结手印,念起了大概有三百字之多的招魂咒语。

    她神态平和,安详,声音清脆,仿若能够安抚人心。

    一段咒语结束,能够看见微闪的金光在整个阵法中肆意。

    吓得邻国几位战士几乎是目瞪口呆,询问万晴天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毕竟太过诡谲了,他们前所未见。

    万晴天幽幽说道,“我们家乡的习俗,人若是在异国他乡死去了,我们不仅要带回他的尸体,还要将灵魂带走,麻烦你们各位担待一点,虽说我们不太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但是英雄的家属有要求,为了达成家属心愿,所以我们也只能如此了。”

    “好说,好说,我们可以理解。”

    乐悠悠将怀中拿出一张纸,上面用朱砂写好的闵御闻的名字,还有他的出生年月日。

    将黄色的纸张叠好,找了一套闵御闻之前穿过的衣服盖住,乐悠悠摇晃着铃铛,只听见悦耳的铃铛声响起,伴随着她清脆悦耳的声音,只觉得一瞬间的心神恍惚,犹如天外之音远远的飘来,聚在耳朵里,又开始扩散,飘向了很远的地方。

    “吾乐悠悠以第五家养女的身份,恳请借用各位老祖宗的灵力,帮我寻找闵御闻的灵魂!招魂仪式正是开始。”她并非是继承人,所以没有足够的灵力召唤,只能借助第五家各位老祖宗的灵力,从来没有使用过这样的本事,也不知道那些老祖宗是否肯帮助她,乐悠悠多少是有些紧张,生怕招魂不成功,就真的接不回闵御闻了。

    只见铃铛摇晃的瞬间,微弱的金光朝着四面八方荡漾去,以无法估计的速度覆盖。

    乐悠悠摇了摇铃铛,轻唤一声,“闵御闻,我是接你归国回家的人,速速现身。”

    她的声音甚是微弱,可是听在另一个世界却像是光明塔一样,不停的指引混沌不明的初生的灵魂。

    她再次晃动铃铛,继续轻柔的说着,“闵御闻,我是接你贵国回家的人,速速现身。”

    直至二十几分钟后,乐悠悠感受到了阵法中有些不同,多了一个身影,照片中见过闵御闻的模样,所以见到真正的闵御闻,也不费力,很快就认出了是闵御闻本人。

    他现在还处于新生灵魂的状态,有些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死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凭借着潜在的意识,缓缓的随着声音而来,却不知道是他自己本人的生辰八字牵引而来。

    见乐悠悠开始燃烧衣物和那张写有闵御闻的生辰八字的黄纸,众人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脏终于平安的落了下来,看来招魂仪式还算是非常的成功。

    乐悠悠心中是欢喜的,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潜心修炼法术,也是会有灵力,但是那点灵力是做不到如此高难度的招魂法术,如今第五家老祖宗这么慷慨就愿意帮助她,对于她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鼓舞,比自己的名字上了乐家的族谱还令人高兴。

    她虔诚的跪拜,“感谢第五家列祖列宗的鼎力相助,乐悠悠会时刻谨记我曾经许下的诺言,协助第五家除旱魃!”

    其他人见乐悠悠收拾妥当,然后摇着铃铛在前面带路,乔挚亚捧着红木小棺材走在了她的身后,一行人朝着华夏国的方向前进。

    此时他们顾不得暗处的闵御尘是否脱困,先护送闵御闻的尸骨归国。

    闵御闻在爆炸地点附近十几里的杂草丛中找到了那位战士。

    堂哥那个故事告诉他,拿着图纸的战士同他一样,并没有走远,就在原地等待着救援。

    他是朝着西南方地方选择隐藏,小时候的那个秘密基地,也是处于军区大院的西南方。

    见到祖国真的派人来接他了,他不禁痛哭,“我家老大让我一直守在这里,不能轻易毁掉研究图,最主要的原因是邻**界中也有人,对方甚至在此图标注了很多我们根本看不懂的符号,只能拿回去慢慢研究,说不定就是个突破口。”

    闵御尘也是大致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竟是看不懂的符号,他卷起了研究图,收放在自己的怀中的牛皮暗格的口袋里,“走,我们现在必须要马上的撤离。”

    “闵上校,我家老大呢?”当时他也听到了爆炸声,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艰巨任务,他是硬生生的顿住了脚,朝着西南方奔跑,就是希望老天能够善待他们老大,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全队的兄弟都为他高兴。

    闵御尘沉默了,红着眼眶说了一句,“我堂哥牺牲了。”

    他本就饿了四天,忙着隐藏了四天,每天只能采集点露水喝,体力早已经是不支了,如今再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不由得悲恸的哭了,没哭几下就晕了过去。

    猎豹中队一向是善于隐藏,甚至是追踪,像是猎豹一样,总是能够最快的感知到危险。

    他们照着原路返回,决定攀过悬崖,返回华夏国的边界。

    边境已经交代清楚了,也有人接应,现如今就凭着他们的运气了。

    这边乔挚亚所带领的队伍刚刚交接到了边境巡逻军人的手上,很远的地方就想起了枪声,邻国的士兵也不与他们交谈了。匆匆交接以后就带着人赶往另一方支援。

    乔挚亚等人虽然内心担忧不已,但面上都不显。

    招魂仪式结束了,她此时只要管好,引魂仪式。

    走三步,唤一声闵御闻的名字,走五步摇下铃铛,再次唤一声他的名字。

    感受到身边那股若有似无的身影,乐悠悠反倒是安下心来,将引魂仪式做到底。

    很快他们来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直升飞机上,沈谦然向乐悠悠解释,“我们家老大安排好了,距离这里最近的火葬场,将残缺的肢体火化,然后他会来找我们,晴天,你护着乐小姐,我和乔挚亚去找老大他们。”

    “好,我知道了。”

    在直升飞机上,乐悠悠倒是多了几分担心,闵御尘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他真怕哪一天念念做了寡妇?

    她叹了口气,询问道,“万小姐,你们老大会没事的吧?”

    万晴天脸上的表情很淡,好像是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枪林弹雨,面对第五念的朋友,她还是做不到热情,只是淡淡的摇头,“我们老大会没事儿的。”

    她很感激老大没有将她赶走,那份情谊也就藏在心里头,如今他也和第五念结婚了,她也算是彻底的死了心了,只求他能够过得幸福。

    乐悠悠抿了抿唇也不再说话,而是静静等待着安排。

    眼见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送进了火化炉,万晴天不由得红了眼睛,作为一个军人,为了自己的祖国而牺牲是值得骄傲的。

    乐悠悠的心情也是异常的沉重,“黄泉路上无老少,奈何桥上骨肉分。”

    尘归尘,土归土,人终归是要落叶归根的。

    当骨灰炼化好了之后,闵御尘几人匆匆赶来,所有人都带着伤,乐悠悠侧望,竟然把自己搞受伤了,还不知道念念该怎么心疼了?

    眼见火葬场的人准备拾捡骨灰,本来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他做,可是今天来这里的都是大人物,每个人都是得罪不起的,他哪里敢安排其他人去做,自然要自己动手。

    “我自己来。”闵御尘上前,独自一人盛着骨灰撞入骨灰盒内,他半蹲着,极力克制的大手略显轻颤,甚至有骨灰倾洒出来。

    微微扬起了脸,尽力逼回了自己的眼泪。

    堂哥,我发誓,今生不抓住查尔斯,就不配做闵家的子孙。

    没多大一会儿,他就装完了,只有底部的一小部分,没有完整的尸体,炼化出的骨灰也没有多少。

    他盖上了盒盖,从一旁乔挚亚的手中接过了华夏国的国旗,轻轻的盖在了骨灰盒上,悲痛的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抱住了怀中骨灰盒,低着头,眼角有泪珠滑落,终究是没能控制住起伏的情绪,压低了嗓音,轻轻的说道,“堂哥,我来接你回家!”

    即使不眠不休,大家也没有了最初的心情去休息,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的疲倦,倒是心情沉重的好似喘不过气来。

    乐悠悠再次摇起了铃铛,呢喃着,“闵御闻,回家了!”

    轩奇醒过来朝着外婆要妈妈,陈妈妈也是一个劲儿的哭,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在宁瑶留在这里帮忙安慰轩奇,告诉他乖乖的吃药,养好了身体就能看见妈妈了。

    陈妈妈见外孙子睡着了,又忙活着去icu看看尤嘉!

    孩子受了惊吓,再加上又一直哭,所以也就醒了没多长时间,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已经过去两天了,闵御尘还是没有出现,第五念心里头已经泛起了不好的预感。

    之前打过了招呼,但是大伯母这人一向是高傲惯了,根本看不上陈尤嘉的妈妈,所以一直板着脸,也不愿意多搭理自己。

    第五念今日没有看见大伯和公公,不由得问了自家婆婆,“是我在顾家撒了野,是不是他们找公公他们麻烦了?”

    宋莫兰摇摇头,“这事儿说来也有点奇怪,一大清早就跟着老爷子出门了,可能是军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吧!”她看了一眼时间,“我下午还有一场手术,馨儿,你在这里帮着我盯着你大嫂,绝对不能让她累到了,大嫂和尤嘉妈妈就费点心思吧!”

    陈妈妈连连道谢,将宋莫兰送走了。

    第五念被馨儿催促着去休息,没办法她只能去闵家安排好的地方简单的眯一觉。

    接到闵御尘的电话,外面的天气已经黑了。

    “念念,我们马上就到。”

    “堂哥知道尤嘉的事情了吗?”

    “嗯,算是吧!”

    闵御尘有点怪,但是她又说不清哪里不对劲。

    “大妈在吗?”

    “在,她这几日天天都来,但是晚上就会回去。”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她要到晚上七点才会回家,这事儿顾家没闹开,所以一直忙着爷爷奶奶呢?”

    “瞒不住了,爷爷现在在军区医院了。”

    “什么?”第五念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爷爷他怎么样了?”

    “等我到了再和你说!”

    第五念匆匆的下了床,大伯母正准备要回家,看见第五念也嘱咐她,“你自己的身子也要注意,你做的一切,大伯母都记在了心里头。”

    “我知道了,御尘马上就回来了。”

    大伯母和陈妈妈情绪都很激动。“御闻也跟着一起回来是吗?”

    “嗯。”

    倏然,远远的有铃铛的声音传来,在寂静的走廊里,甚是响亮。铃声是很有节奏感的,一声强,三声弱,分明是用于引魂的。

    其余的人或许听不出来这是什么声音,但是第五念却听得一清二楚的。

    这是第五家的牵魂铃铛,能够用得了的人除了她,就是乐悠悠了。

    记得昨天下午乐悠悠说临时有急事要离开,他根本没往心里去,她都能来医院陪着自己,怎么可能会不把这些事情推到一边去?

    所以临时有事是借口。

    还有老公说的那句话,去接堂哥回家,而不是找?

    那天他就有点不大对劲,一想到有可能是堂哥出事儿了,第五念的心都跟着凉了下来。

    从昨天中午出事儿了以后,尤嘉就在这里吊着一口气,就算是她看了都觉得难受,还不如就这么咽气的好。

    至少不用这么痛苦,她若是还有意识,现在恐怕是最难受的时候。

    她知道,尤嘉是在等堂哥回来,等着看他最后一眼。

    第五念红了眼眶,深吸了一口气,面对牵魂铃铛越来越接近的声响,钻入心扉的凉气冷的她浑身直发抖,她不由得勾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作为第五家的继承人,她还是见不惯这些生离死别的场面。

    乐悠悠直到走到了icu病房门前,铃铛停止了摇晃。

    祝明莲四下寻找自己儿子的身影,却是没有看见熟悉的脸,触及到了闵御尘怀中捧着的骨灰盒,心蓦地一沉,一连喘了好几口气,声音颤抖的询问,“尘儿,你和大妈说,你堂哥呢?”

    闵御馨捂着嘴,震惊的双眸里涌出了晶莹剔透的泪珠。

    闵御尘的视线下移,落在了怀中的骨灰盒上,“对不起,大妈,堂哥牺牲了。”

    祝明莲只觉得铺天盖地而来的刺痛席卷了全身,紧接着黑暗来袭,两眼一翻直接倒在了身后的闵御馨怀里,“医生,快来医生。”猎豹中队全体人员上出动,将祝明莲抬了起来。

    陈妈妈腿一软,崩溃到大哭,“怎么会这样?老天爷,怎么会这样?”

    乐悠悠放下了铃铛,声音有点哽咽,“闵御闻,生于壬戌年,七月初五,卒于戊戌年腊月十二,引魂仪式完毕!”

    闵御尘朝着她微微哈腰,抱着骨灰盒走向了icu宽大的玻璃窗前,看着床上呆着氧气罩的女子说道,“虽然你和我堂哥还没有登记,但是在你我心里就是我的堂嫂。”他双手收紧了骨灰盒,悲痛的说道,“堂嫂,我把堂哥带回来了。”

    闵御尘的话落下,病房内的陈尤嘉好像是能够听见似的,一下子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只听见病房里的小护士喊道,“快去找医生来,病人咽气了!”

    陈妈妈猛地从地上爬起来,抹着眼泪大声的喊道,“不用抢救,让我闺女跟着他去吧!”

    第五念喊了一声乐悠悠,“进来,马上给尤嘉穿衣服,等一会儿尸体僵硬了,就不好穿衣服了。宋雨霏,帮我个忙去找餐厅找袁起和单晓婷,让他们两个人马上过来帮忙。”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了,我看见评论里好多种声音,有些弃文的宝宝,请默默点x,不用告知筱萋,我很珍惜每一个读者,看见这样的评论真的很伤心,也很影响心情。

    虽然最近的情节有点沉重,但是我想告诉大家,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好人就会长命百岁,但是人还是得做一个好人,谁知道这些报应会不会在自己的家人身上应验,死后会不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也是借由这些故事告诉大家,生命无常,善待身边每一个爱我们的人,我们爱的人。

    匆匆几十年,很短暂。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