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 撒狗粮(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了小时候,有悠悠,有玄熙。

    她和悠悠坐在了秋千上,催促着他能够将自己推得高一点,通常这个时候,乐悠悠也不甘示弱,当时小小的魏玄熙最后被雷得坐在了地上,“我不推了,就没有你俩这么折磨人的丫头。”

    小时候的回忆总是那么的美好,美好到现在想起来,竟是满满的伤痛。

    “你说,看他那副模样左右不过十**岁,到底是怎么死的?”乐悠悠抬眸看向了天花板,眼底滚动着闪闪的泪光,他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闵御尘和顾南都没有睡熟,她一张嘴说话两个人就醒了,甚至还知道第五念也醒了。

    “不知道。”

    “念念,你说好不好笑,我们两个人再见他都觉得有点眼熟,怎么就没把这个臭小子认出来呢?”

    第五念缓缓的阖上了眼睛,哽咽的说道,“他在我身边晃了八年,我竟没有一回将他认出来?”

    乐悠悠偷偷的擦掉眼角的泪水,“念念,我想魏玄熙了,不知道他死了,我就觉得吧,反正都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早晚还有机会见面,也没那么想他,可是知道他死了,我既想他又害怕见他。”

    “悠悠,有的时候我真的太讨厌我的职业了,全部与死有关,我宁愿他毁约,还平平安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也好过深埋在三尺下的土里。”

    “你喜欢魏玄熙吧?”

    喜欢吗?

    他是自己小时候的玩儿伴,虽然不懂喜欢是什么,但是曾经真的幻想过有一天他回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会有所不一样,甚至偷偷的期盼过,希望他能够看见自己长大时的样子。

    “曾经喜欢过。”

    第五念能这么轻松的承认曾经的喜欢,足以证明念念已经放下了。

    “玄熙被葬在那个地方……”

    “姑姑肯定知道。”这么多年了,看着她去小公园等他,却半点不透露。

    “第五家的山脉,多了一座坟,干妈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是他不想告诉我们?”

    “我想应该是这样,那个臭小子一向就喜欢装深沉,从小对我们两个人就有秘密,每次不管玩儿的多晚,中午都要回家,咱俩那么盛情邀约,他都不为所动。”

    第五念苦涩一笑,“他明明想来,却总是拒绝我们。”那么小就藏心眼,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只是她和悠悠大大咧咧惯了,也不大喜欢去研究别人的**,更何况他隐瞒的事情并不能阻碍他们成为好朋友。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幕幕,忍不住又红了眼眶,“总觉得自从怀孕了以后,就变得矫情了,时不时总爱掉眼泪,今天还晕了过去,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差劲儿了。”

    “这几日你的情绪一直紧绷,好不容易松懈了下来,又得知了魏玄熙……”她趴在枕头上,说话的声音很小,却是无法隐藏看好戏的心理。“你说魏玄熙的事情被你家醋坛子知道了,会不会一醋飘千里啊?”

    顾南憋笑,这形容词绝了,还一醋飘千里?

    闵御尘狠瞪了顾南一眼,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顾南恐怕已经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第五年侧目,对于乐悠悠浑身充满了八卦的因子,深感无力,翻了个身子,“懒得和你说话了。”

    “别啊,闵宝妈妈,咱俩聊聊啊!”

    “别继承你的家业了,去当一个娱乐记者吧!”

    “你可别随便鼓舞我,万一我真的去当娱乐记者,小心我家老头子过来闹你。”

    “悠悠,我还不曾问过你,你爷爷对你好吗?”她想问,却又怕挑起了悠悠伤心的往事。

    乐悠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谁能给他撑起家业,他就对谁好,多现实的老头啊!注定这辈子子孙满堂,却只能孤孤零零的一个人。”

    “悠悠……”

    她转了个身子,默默的擦掉眼角的泪水,“我没事儿,从最初的难过已经走过来了,我终究是要让我家老头子仰望我的,现在正在积极的给我张罗上门女婿呢?你说他怎么就不能重男轻女点,最起码别缠的我这么紧。可是这老头只相信良好血统,你说可不可笑,他怎么就不想想,他的儿子也有一无是处的废物,他的孙子也有纨绔子弟。”

    “你全当是你爷爷看中你!”

    乐悠悠深吸了一口气,“我宁愿他不看重我,把我的爸爸妈妈还给我,把那个幸福的家庭也一并还给我。”

    第五念沉默了,“悠悠,你还有我,还有霍姨,还有小绝,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算了,不提我家的那些事儿了,既然他不认我们,下次见面了我们也不认他。”

    第五念挑挑眉,“当着w的面骂魏玄熙?”

    “对,指桑骂槐,他不是能和我们装吗,看他到底能装多久?”

    闵御尘和顾南突然特别同情魏玄熙,有这么两个损友,也是一件挺上火的事情。

    听了一晚上的鬼哭狼嚎,乐悠悠和第五念睡的并不是安稳,翌日一大早起来两人急匆匆的就办理了出院手续,“自从我回国以后,我发现自己进医院的次数十根手指头都快要数不过来了。这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竟是一些鬼哭狼嚎的声音。”

    “你们暂时回家休息一上午,中午我去找你们。”

    第五念和乐悠悠连忙点了点头,懒懒的打了个哈气,“我看行,不睡饱了根本提不起精神头去干活。”

    “我送他们两个人回家,你自己回去呗!”

    顾南傻了眼,就这么被闵御尘抛弃了。

    车上乐悠悠昏昏欲睡,第五念闭目养神,车是闵御尘开的。

    “闵宝是咱们孩子的名字?”

    第五念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好听吗?”

    “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这个名字是她准备打掉孩子那天起的乳名,一直没提起,就是怕想起自己曾经还有那么残忍的一面,也生怕以后孩子长大了,知道这个乳名是她在那样不堪的情况下起的,怕孩子讨厌自己这个妈妈。

    “总觉得这个名字在不吉利的情况下起的,多少对咱们孩子有点抱歉。”她低着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目光充满了怜爱。

    “我喜欢闵宝这个名字,男宝女宝皆宜,很可爱。”闵御尘侧目浅笑,安慰她,“老婆,不管名字怎么来的,但是一点也不妨碍我们对这个孩子的爱。”

    她偏着头笑问,“那我们就用闵宝这个乳名了?”

    闵御尘伸出右手,与副驾驶座的第五念十指紧扣,“乳名我们起,大名就让长辈们操心。”

    乐悠悠懒洋洋的掀开了眼皮子,“拜托你们这样十指紧扣着开车,一定要慢慢开,慢慢的开,生命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第五念瞬间黑了脸,这好像是娱乐圈的一个梗,只不过放在自己的身上,怎么就觉得有些矫情。

    “别管她。”

    “哎呀,触及不妨就被你们喂了一嘴的狗粮。”

    第五念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她一眼,“怎么样?虐心吗?”

    “虐,你俩能不这么虐我这只单身狗吗?”

    “那就快点找一个,别惦记那些不现实的,老公,你把你身边的优秀青年挑一挑,介绍给悠悠。”第五念绝对是良心的建议。

    乐悠悠敬谢不敏,“别,他身边的人全部都是什么八大家族的人,我可受不了你们什么八大家族的那些规矩?我自己一个人潇洒惯了,我可做不来一个好媳妇儿。”

    安沛奕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真的请动了韩之寒这号人物。

    他们将安家准备的公墓看了一眼,在阴间也算是豪宅了,只是闵御尘将八抬大轿的人物全部都找来了,韩之寒也来了,多少令人有些意外。

    乐悠悠拿过第五念手中的罗盘,绕着走了一圈,“倒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你爸都是挺会选。”

    第五念看了一眼方位,摊开手掌,交代安沛奕,“将你们来时的路都系上红线,冥婚当日,必须派人将这些红线检查仔细,七步路的距离决不能断了红线的指引。”

    “这些红线有什么作用?”

    “去接亲的时候,红线为你们指引的是去阴间的路,这里的红线,是指引你们回阳间的路,所以,再次之前,你们一定要将红线看管好。”

    二十四号下葬,出席的都是自家人,葬礼极为简单,也算是圆满。

    下山的时候,去了魏玄熙的墓地烧了纸钱,供奉了果品,然后选定了路线,隔开七步的距离系上红线,“这边的指路线由小绝看着,谅那些小鬼也不敢闹腾。”

    安沛奕不解,“我这位表弟既然那么厉害,抬轿子怎么不用他?”单就是人往那里一站,就足以吓得各方小鬼都不敢闹腾了。

    乐悠悠很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你见过谁家娶媳妇的,还要娘家人出力的?”

    安沛奕没趣的摸了摸鼻子,他现在是不仅被第五念这个表妹不待见,还被乐悠悠这个干妹妹也不待见了。

    夜深人静,闵御尘拿着毛巾擦湿发,见第五念拿出手机好像不知道编辑什么信息。

    望着闪光的屏幕,第五念编辑了一连串的文字,有些愣神。

    就算是闵御尘出来都没有发现,想到自己竟然为了这样的事情苦恼,不由得摇头失笑,低下头点了清除键,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删除了,闵御尘瞄了她一眼,然后轻轻的握住了她柔软无骨的小手,“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别想那么多,何苦为难自己。”

    她动了动嘴唇,“明天姑姑的安叔的婚礼一过,就要过年了,时间一晃眼真快,记得我认识你的那个时候还是八月份,现在都快有小半年了!”

    “与你一起半年的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半年。”

    “我也是,我已经27岁了,还有一年……唔?”他的吻突如其来,吻的她面色绯红,“你干什么吻我?”

    “我们只珍惜现在,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做到,28岁没来之前,我们什么都不想。”

    她双手勾住了他的脖颈,“好,我们什么都不想。”眼见他的吻又落了下来,她立刻闪躲了起来,“不要,我要去洗澡了。”

    “需要我陪你吗?”

    “不必。”第五念从衣柜里翻出了睡衣,一路奔向了浴室。

    “你慢点,我不追你了。”

    眼见她进了浴室,随后听见了水声,他从床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响了很久,对方才接通。

    “闵御尘。”

    对方没出声,或许闵御尘也没指望对方能够回应自己。

    他说出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明天是姑姑的婚礼,在夜里子时,我知道民间有习俗,新嫁娘出嫁,由自己的兄弟背出闺房,夸火盆,寓意趋吉避凶,我只是通知你,来不来的选择权在你的手上,再见!”说罢,他就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给对方考虑或者是拒绝的机会。

    “爸爸,我和轩奇能和你们一起睡吗?”

    闵御尘颔首,“来吧,我给你们讲睡前故事。”

    第五意墨拉着好友的小手,“我就说我爸爸肯定能答应。”

    第五念洗完澡出来,就被两个小家伙招呼去讲睡前故事了,连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忘记了。

    ------题外话------

    这几天更新比较早,筱萋也在努力存稿,中旬有一个爆更,感谢大家的支持,每一条留言我都有看,只是时间太匆忙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