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女君是谁(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到了山顶,第五念示意所有人停下。

    众人只觉得肩膀处的重量顿时少了不少,中间那顶火红的喜轿也消失不见了。

    第五姗姗新坟旁站着第五绝和毛集,正殷殷切切等着他们的到来。

    乐悠悠默默的点了香火,开始焚烧纸钱,至于其他人之前就交代过谁做什么,所以大家都是有条不紊的。

    掀开了公墓石板盖,在坟墓的凹槽里静静的躺着一个骨灰盒,前面镶嵌着第五姗姗的照片,在最美好的年华死去,她的容貌很明媚,令人心生舒畅,就算是生在现在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第五绝拿出一个火盆,阳间有一种习俗,新嫁娘的兄弟背着新娘跨火盆,寓意趋吉避凶,今后的日子红红火火,这一项本该是第五昇空抱出骨灰盒,跨火盆,将骨灰盒送入花轿之中,可是第五念没有给第五昇空打电话,甚至连个短信都没有发,在面对爸爸的时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有了抵触的心理。

    仔细想了想,好像就是在知道他并不爱小绝的那一刻。

    可是如今想来,自己决定的每件事情是不是有些草率,她不想见到他,并不代表姑姑并不想见到这个唯一的弟弟,那么多年了,始终对异国他乡游荡的弟弟牵肠挂肚。

    今天第五昇空不再,就由毛集代替姑姑的兄弟。

    闵御尘上前拦下了毛集,对他摇摇头。

    毛集是个聪明人,眸光闪了闪,好似在说,阿昇会来?

    之前,他就听说过阿昇回来,只是他一直没有出现。

    闵御尘再次摇摇头,眸子里也充满了不确定。

    他不知道自己这位岳父会不会来?毕竟电话接通了,他是连一句话都没有,甚至时候也不曾找他们确定过时间,那通电话就像是被掩埋在了一个匆忙的世界。

    第五念抿了抿唇,看向了闵御尘,眼神充满了不确定,甚至是期待。

    他上前轻拍她的肩膀,给予无声的安慰。

    原来她所想的,他一直都知道,甚至是帮自己都打理妥当了。

    虽然他平常没有很多的甜言蜜语,但是默默地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那就再多等一会儿,说不定会给姑姑一个惊喜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山顶的风很大,每一会儿就被冻透了,只是他们想等的那个人却始终没来。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尚不能耽搁了,第五念对第五昇空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闵御尘拉着她有些冰凉的小手,心里有些堵的发慌,他自己的媳妇儿都不舍得给她半点委屈,第五昇空的父亲竟然一而再而三的让她难过?

    温柔的别过她耳边的碎发,眼神好似在诉说,没关系,不论怎么样,你的身边还有我!

    第五念埋在他的怀里,重重的点头。

    第五绝握紧了双拳,朝着山下的路望去,眼底闪过了一丝嘲讽,最终还是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可笑,就不该对这个冷漠绝情的男人产生半点的幻想。

    毛集在第五念的眼神示意下,上前一步取出了骨灰盒,许是一直当兵的人才有的机警,以闵御尘,韩之寒,乔挚亚等人的灵敏,立刻就感受到了远处有渐进缓慢的脚步声。

    第五念也听到了,不禁朝着山下望去。

    顺着红亮微弱的光望去,竟是有一抹黑影越来越近。

    直至他走向了整个山顶,众人才看清,那人今日西装笔挺,一身黑色倒是与他们这些人穿着极为相配,善于保养的他丝毫看不出本来的年纪,他优雅从容,甚至是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只见她朝着毛集的方向迈步前进,从对方的手中接过了骨灰盒。

    这是悠悠第一次见到第五昇空,不得不说,念念和小绝都继承了父亲的长相。

    对于第五昇空的了解,乐悠悠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没品。

    众人几乎能够听见细若游丝的哭泣声,似是愉悦,似是压抑。

    第五念知道,姑姑很高兴第五昇空能来。

    第五昇空修长白皙的大手抚摸着骨灰盒上的纹路,眼眸微闪,他抱着骨灰盒跨过了火盆,众人只觉得肩膀一沉,花轿已经显现在众人的面前。

    第五念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薄唇轻启,无声的念了一句咒语,只见手中的那道符咒飘到了骨灰盒上方,然后落下,金光一闪,随即消失不见了。

    第五昇空抱着骨灰盒来到了花轿前,将骨灰盒放入了花轿之中,众人明显的感觉到花轿的重量又增加了,但是这点分量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只见第五念伸出了右手,雪白精美的皓腕晃动只见,四神手链也跟着晃动,发出并不算是悦耳的声音,众人抬起了花轿,跟在她的身后,缓缓的朝着山下前进。

    结手印,念咒语,随手一指,山下的指引红线瞬间又亮了。

    山路难行,但是因为之前走过了,所以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状况,尤其是指引红线发出微弱的光,多少能够照亮这条小路。

    走在魏玄熙的坟前,第五念微微顿了顿,眼角瞄了他的墓碑一眼,随后又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继续朝着山下前进。

    直至走到山脚下,迷雾有些浓重,第五念打了一个手势,觉得眼前大雾来的有些蹊跷,甚至是带着一丝血腥之气。

    第五念晃动了手中的四神手链,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她自报名号,“吾乃第五家第八十七代继承人,冥婚嫁娶,还望行个方便。”她此话一落,基本上生活在这座山的孤魂野鬼都会选择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的散去,毕竟他们在这里做孤魂野鬼,灵气滋养,还有第五家的鬼山可以窝身,如果连这点地方都不让呆,他们也就真的成为没有着落的孤魂野鬼了。

    只是雾气散去了大半,那股阴森薄凉的气息却始终萦绕在四周,并没有散去半分。

    第五念知道,这是有妖魔在作怪,目的很明显,就是不太想让姑姑顺利嫁人。

    众人只听石板路发出哒哒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渗人,第五念蹙眉,这种似曾相识的声音,令她想到了有好多脚踩在了石板路上,正疾驰的朝着他们分奔而来。

    冥婚嫁娶不走重复路,不走回头路。

    第五念命令众人停下,随后朝着他们设下了一个结界。

    乐悠悠从队伍的后面走了上来,轻声的询问,“怎么回事?”他们两个人是女人,本属阴,尤其是来了之前搓了芭蕉叶,也并非是抬轿子的人,所以即使说话也算不得泄露阳气。

    “可能遇见了麻烦。”

    第五昇空抬眸看向了漆黑的夜幕,眼神之中出现了些许的凝重,但是却没有说半句话。

    第五绝和毛集不敢说话,生怕整个冥婚被他们两个人搞砸了,至于其他抬轿子的人也都做好的心理准备,轻轻的阖上了双眼,在心里默念着闵御尘之前交给他们的清心诀。

    念了差不多几十个字,他们就觉得堵在胸腔的烦躁敢减少,心头涌上了一丝的清明。

    “第五家的女人要出嫁,这可是几千年都看不见的好事儿,女君特此命令素颜前来为你们第五家庆祝一番。”第五念几乎用肉眼看见了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精正朝着自己以极快的速度暴走,一个眨眼的瞬间,她就赫然出现在第五念的面前。

    乐悠悠吓了一大跳,美目圆睁,“我去,这是蜘蛛精?”

    第五念将被吓了一跳的乐悠悠拉向了自己的身后,“看好冥婚的队伍,万万不可让这个小蜘蛛精搞了破坏。今天我非把她所有的腿卸下来再说,敢破坏我姑姑的冥婚,活的不耐烦了。”

    “对了,女君是谁?”

    “旱魃!”说罢,抽出了九阳神鞭,直接甩出了火辣辣的鞭身,抽打在了地面,泛出火星来。

    第五昇空黑眸闪过一丝狠绝,旱魃女君的手下。

    乐悠悠张大了嘴巴,“我们正愁找不到这个贱x,没有想到她自己倒是现身了。”乐悠悠的法器是一把很小很小的匕首,她一向习惯近距离搏斗,所以浸了黑狗血,加印符咒的短匕首最为合适。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