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再遇蜘蛛精(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闪躲素颜的飞扑,卷起了九阳神鞭,直接勾住了对方的其中一只脚,“旱魃女君身边没人了吗?回回都是你这只蜘蛛精来叫嚣?”

    素颜抽回了自己的蜘蛛腿儿,发现被九阳神鞭卷过的地方,瞬间一片火燎的难受,就像是烤焦了一般,她发出嘶吼一般的挣扎,“收拾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天师,用不上别人。”

    第五念冷冷一笑,“杀了你那个没用的妹妹,我一样也能杀得了你。”她足尖轻点,腾空而起,重重的踩在了蜘蛛精的背部上。素颜因为无法承受她可以使用的巨大灵力,腿一软,差点歪歪斜斜的瘫在了地上。

    手里紧握九阳神鞭的把手上的按钮,只见鞭子正以一种迅猛的速度抽了回来,换了另外一个按钮,一把暗沉的桃木剑赫然出现,仅仅只是用了几秒钟就完成了这么复杂的转换步骤,她用力的朝着她的后背狠狠的刺穿了,惹来素颜撕心裂肺的呐喊,发出愤怒的咆哮之声,并且伴有粗鲁的咒骂。

    闵御尘停下清心诀,睁开了双眸朝着打斗的场面望去,第五念暂时占了上风,他的一颗心并为落下,反而更加的担忧了。

    第五昇空握紧了双拳,眼睁睁的看着第五念与蜘蛛精纠缠,就一如当初的姐姐,他很小,却是什么忙都帮不上,第五家的男人从来都是不允许修炼法术的,所以每一次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第五绝微动,第五昇空拉着他的手腕,阻止他上前,却是被他嫌恶的甩掉了。

    第五绝眼中闪过浓浓的担忧,恨恼自己没有办法帮助姐姐。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堪比好莱坞大片的打斗,完全不用加任何的特效,就足以感受到了他们双方的刀光剑影,甚至是想要致对方于死地的狠厉。

    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姐姐工作的危险性,说不定哪一下稍有偏颇,就会命丧黄泉。

    想到这些年,她就是这么拼命赚钱养活自己的,第五绝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打破了人生五味罐子,什么滋味儿都有。

    乐悠悠见机行事,操起了短匕首趁乱就砍断了好几根蜘蛛精的腿儿,因为被砍断的腿儿没有了承重力,歪歪斜斜的就要朝着一边倒去,如今已经变成了这般,她不好,也不能让第五念好过,她强忍着疼痛,晃动了自己的身子,用力的将第五念甩了出去。

    此时抬轿的八个人纷纷睁开了眼睛,眼见第五念就像是一道抛物线似的,闵御尘眸光一暗,却是未曾动过半分。

    “青龙护我!”

    只见她晃动的四神手链里突然窜出了一条金黑色的巨龙,发出空旷的龙啸,朝着第五念盘旋而去,然后稳稳的托住了她的身子。

    闵御尘眸光闪了闪,蓦地松了一大口气。

    因为乐悠悠的使坏,导致了素颜处处不顺当,她自然将乐悠悠当成了暂时首要攻击的对象,朝着她吐出了黏腻的白色丝,在乐悠悠的眼里看来,和吐痰没有什么区别,边跑边干呕了有几下,“我去,你也太他娘的恶心了,能不能做一只文明的妖精。”

    素颜幻化成了人性,身上的伤痕看的一清二楚,她愤怒的死瞪着乐悠悠,随即朝着天空中丢出一块法器,“找死。”

    第五念脸色大变,大喊了一声,“悠悠快跑。”

    乐悠悠毕竟是个人类,跑的再快也不可能快过那些法器。

    顾南急了,差点就要喊出声音来,只见一道飞快的身影闪到了众人的面前,连第五昇空都没没来得及抓住他。

    他将乐悠悠抱在了怀中,企图用自己的后背抵挡住那块法器吸纳,墨绿之光散发出刺眼的暗芒,法器封印解开,开始迅速的吸取第五绝,他纹丝不动,却是吸取了一股浓厚粗重的死气,没一会儿整个世界就变成死气沉沉的,乐悠悠吓坏了,紧紧的抱着第五绝,企图想要转换身形,他却好似磐石一般,连动都未动半分。

    “小绝!”

    第五绝感受有什么东西随着他身体正在释放,五脏六腑被搅得难受到了极点,眼底时而狠绝,时而清明,时而波动,脑海中有一些熟悉且陌生的画面在滚动,他好像看见了以萝,看见了好多陌生的面孔,甚至看见了一张令他嫉妒到骨头里的面容,他不知道他们是谁!

    素颜惊骇的看向了第五绝,不由得后退了几小步,小阎王竟然托生到了第五家?

    第五念踩在了青龙的头顶,迅速结手印,念着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青龙出列!”只见巨龙盘旋而起,朝着控制法器的素颜撞了过去。

    第五念扶住了青龙的触角,手腕翻飞,推动了手中的桃木剑,“龙神敕令,天雷除妖剑法,诸邪!”那把桃木剑就像是离开的弦的弓箭,朝着素颜而去,狠狠的刺进了她的胸口,青龙迅速的盘上了她的身体,直接绞碎了,灰飞烟灭了,法器顿时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咣当声。

    因为控制法器的妖精都灰飞烟灭了,法器的功能自然也就消失了,第五绝浑身虚弱的趴在了乐悠悠的怀里,面色极为的苍白。

    乐悠悠的紧张的唤了几声,“小绝,小绝?你别吓我好不好?”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青龙又钻回了四方手链之中。

    这是韩之寒第二次看见,第一次是灭云娃,不过威力没有发挥,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条青龙到底有多么的牛叉,如今第二次见到了,他才算是真正的看清了第五念的能力,如此一条庞大的巨龙被她使用的相当顺手。

    闵御尘早已经是一身的冷汗,想到别人家的媳妇儿怀孕了,还躺在床上等着老公伺候,自家媳妇儿,真是打架捉妖一点也不矫情,偏偏还生猛的狠。

    他真怕她到了快生的时候,她还挺着大肚子去和妖精这么拼命的对打。

    第五念上前查看了第五绝的情况,发现他身上正散发着浓重的黑气,像是释放。但是身体却是没有什么问题,耳边传来姑姑紧张的询问,“小绝,怎么样?”

    第五念将情况描述了一番,只听姑姑说道,“让毛集带着小绝回去找方以萝,她有办法唤醒小绝。”

    虽然不知道姑姑为什么会这么说,好像每一个人对方以萝都很了解,唯独她这个一直生活在身边的朋友最不了解。

    可是现在时间的确不容耽搁了,否则会误了吉时。

    “毛叔,带着小绝原路返回,回去找方以萝。”来时的路是最安全的了,他们要前行的路是阴间通往阳间的路,如果走个不好就要被留在这里了。

    毛集颔首,深深的看了一眼火红的花轿,然后扛起了第五绝朝着原来的路离开了。

    乐悠悠担忧的看着第五绝被毛叔拖走了,想到那个魂飞魄散的蜘蛛精,恨不能挫骨扬灰。

    第五念挥手,队伍再次启程,乐悠悠落在了最后面,在队伍最后收尾。

    因为一个蜘蛛精作乱,所有人都严阵以待,丝毫不敢马虎了,生怕等一下还会碰见什么难缠的妖怪出来捣乱,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冥婚还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来到了之前准备好的三台车前,只见第五念随手一挥,他们肩上的重量蓦地就没了,就连花轿也消失不见了。

    乐悠悠带着几个人上了最后一辆车,第五念将姑姑安置在中间一辆车,第五昇空主动坐上了坐上了驾驶座,第五念带领着闵御尘等人坐上了第一辆车。

    车子启动的瞬间,连成了一根红线,倏然亮了起来,众人看不见眼前的路,只能凭借着红线的亮光前行,马路上除了他们三辆车,再无其他车辆。

    偶尔路过的路旁的车站,还能看见阴间南路四十二号街的字样。

    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他们竟然在阴间走了一遭,此时正是朝着阳间而去,这样的经历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直到道路两旁的车子多了起来,还有少数的加班到深夜的人独自一人前行,看了一眼路边的站牌,虹西路站,他们不由得松了口气,这算是彻底回到了阳间!

    安沛奕翘首以盼,在墓地来回的踱步,烦的袁起一阵蹙眉,“拜托,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他们这么久没来,我担心!”

    “担心什么?”

    “我爸想了我妈一辈子了,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差错!”

    袁起忍住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你爸和我们boss的姑姑还没结婚呢?你这改口改的也太快了。”

    单晓婷搓了搓冻快要僵掉的胳膊,“今天晚上实在是太冷了。”

    袁起贱笑,“要不要哥哥给你个温暖的怀抱?”

    “你还是给安沛奕吧!”说罢鄙夷的看了一眼快要挂在袁起身上的国际巨星,之前挺喜欢这男人的演技,怎么知道见到了真人,竟然是这么颠覆想象的事情。

    袁起抖了抖被紧抓的胳膊,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要抓着我到什么时候?”

    安沛奕哆嗦了一回,指着某一处,颤颤悠悠的说道,双眸映满了恐惧,“你看山下,有一群的鬼影。”此话刚落,从山脚下的指引红线瞬间一连串亮到了山顶,吓得他差点又要鬼叫了起来。

    袁起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以免他叫出了声音。“是你妈来了!冥婚绝对不能出声,否则礼不成,你懂了吗?”

    冥婚不成,若是这事儿和自己沾边,他爸还不得将他扒皮了吗?

    连忙点了点头,这两日见到的鬼绝对是颠覆他之前的认知,还以为每个鬼都像是蒋晓晓一样,心存着善念,谁能想到,也有丑恶的存在,算上刚才自己掉队,被一个老鬼戏弄,遭遇了鬼打墙,他就不敢再大意了。

    好在袁起及时发现了自己,否则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队伍上来,进行交接,你就不可以再说话了!”

    单晓婷叹了一口气,“好在没用你抬轿子,否则你准保是破坏大王,别说念念饶不了你,就连你爸爸也要掐死你这个不孝子。”

    安沛奕想到当时闵御尘将自己去除出去,果然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抬轿子,果然他是难以做到的。

    眼看着山下的接亲队伍越来越近,安沛奕缓和了好半响紧张的感觉,按压住一颗狂跳的心脏,站在墓地口,当一个陌生俊雅的男子抱着骨灰盒,他深深的鞠了一躬,从对方的手里接过骨灰盒,抱紧在怀中。

    第五念上前一步,拿开了骨灰盒上的符咒,然后掀开身后的墓地盖子,朝着安沛奕招手,用眼神示意,将骨灰盒放进去。

    安沛奕颔首,轻轻的将骨灰盒放了进去。

    随后再将盖子盖好,然后封口。

    将一切都做好以后,从八个人手里收回了每个人刚刚抬着的花轿担子,将早已经准备好清香点燃,开始在墓前焚烧花轿,牌位,纸钱,元宝。

    直至变成了灰烬,袁起立刻将一块空白的牌位奉上,单晓婷拿过了毛笔和金箔色的染料。

    第五念拿着毛笔点了点染料,落笔宛若游龙。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