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中途离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写牌位是有讲究的,尤其是嫁人的妇女,就不能像之前那么随意了,并未出阁,怎么写都不犯毛病。

    第五念用力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在染料里挤了一滴的自己的鲜血,用毛笔蘸着染料,轻轻的点了点,她汇聚了全身的灵力聚集在笔尖,落下了第一个字,很漂亮的正楷字体。

    先妣安氏第五姗姗之霊位,将今天的时间写在了右手边,然后左手边写上,阳上孝子安沛奕奉祀,背面将姑姑的出生年月日和卒年月日写明白。

    落下了最后一笔,那牌位瞬间金光四射,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尤为大亮。

    除了见过第五念厉害的法术几人的表情很淡,其余之人皆是一副震惊到下巴都快要掉了下来,以前一直以为此人多半就是个神棍,却没有想到她是有真凭实力的。

    第五念用力挤了挤手指,渗出了一滴鲜红的血液,落在了牌位的最上方,她结了手印,助姑姑的灵魂入住新的牌位,众人只见一条红光注入牌位,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拨了拨地上燃烧成灰烬的纸钱,第五念伸出手,袁起立刻递上了一朵红花,将红花系在了牌位之前。

    随后带着众人下山了,垫后的依旧还是乐悠悠,只见他们走过的地方,指引红线自己就熄灭了。

    虽然很惊奇,可是每个人都没忘记,这场冥婚只有在安家拜过了安家的父母,才算是真正的礼成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方可以说话。

    下山的路,姑姑的牌位就由安沛奕这个儿子来抱了。

    今天出了九台车,所以回去的时候位置很宽松,也不怕位置不够。

    第五昇空下了山,就要朝着山下走去。

    “阿昇?”

    第五昇空脚步一顿,却是没有回头。

    第五念朝着他的背影看去,随即淡淡的收了回来。

    “今天是姐姐的大喜日子,你就去喝杯喜酒吧!”

    安沛奕就是个执着的孩子,直接抱着牌位去拦住了第五昇空的路。

    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第五昇空,那架势好似在说,别惹我妈生气。

    “阿昇,姐姐很开心你今天可以来,如果你不愿意,就是随你吧!”似是婉约凄诉。

    第五念听不得姑姑如此低三下四的态度,但是长辈的事情,她又不方便说什么?

    冷着脸上了车,也不想知道他是坚持己见,还是掉头就走。

    第五昇空眼梢瞄了一眼第五念,只来得及看见她负气上车的背影,他的脚下意识顿住,转了个弯,就上了离他最近的车子。

    行驶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九辆车在丑时进入了军区大院,由于冬天的原因,天很短,所以此时天还未亮。

    直到车子停在了安家的大门口,新郎官安豫等的身体都快要冻僵了,看见儿子抱着牌位走下来,内心是说不出的激动,他在今天终于娶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哪怕迟了那么多年,但是看见她的牌位冠上了自己的姓氏,他是真的很开心。

    从儿子手中接过了姗姗的牌位,他护得像个宝贝似的,笑的也有点傻气。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五十分了,订下的吉时是两点五十八分,一群人鱼贯而入,每个人都是沉默不语,各忙各的。

    宁瑶看见第五昇空也来了,吓得差点筷子就要掉了,完美的掩饰掉了眼底的慌乱,低着头,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霍语瞧出了她的不大对劲儿来,指了指她,面色有些担忧。

    宁瑶摇了摇头,想到第五昇空还在这里,随后又点了点头。

    果然,霍语立刻用手比量了一个行走的状态,然后双手合十放在耳畔间,示意她回家好好休息。

    宁瑶看了一眼锅中还在沸腾的汤水,眼底闪过一丝凝重。

    霍语全当她不放心火候,拍着自己的胸口表示绝对不会出差错,轻轻的推了推她。

    宁瑶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倒了这锅汤。

    可是今天这种日子,绝对不能破坏念念姑姑的婚礼,最终还是挣扎的点点头,拉着一旁的儿子,指了指外面,无声的说道,我们马上回家。

    程诺虽然不懂妈妈为什么走的这么急,但是看着她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也许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也不耽搁,拉着妈妈的手就出了安家。

    来不及和第五念打声招呼,宁瑶脸色多了一丝的慌乱,安家门外备了接送客人的车子,见他们出了大门,立刻上前询问,“你们去哪里?”

    这个时候,宁瑶也就不推辞了,报了一个地名就上了车子,“对不起,麻烦你们了!”

    “没关系。”

    程诺有些担心宁瑶,“妈,你的脸色有些不好,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宁瑶心不在焉的摇摇头,摸了摸儿子担忧的脸,“没有,我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让你担心了?”

    “要不我们去医院吧!”

    “不用,可能是今天熬夜了,我们回家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程诺握紧了妈妈有些冰凉的小手,“你若是有个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了吗?”

    望着儿子紧张心疼的小脸,宁瑶拍了拍他的手,“别为我担心。”

    “那好,我们回家。”对于程诺来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妈妈来的更重要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其实妈妈并不爱他,甚至还虐打他,骂他留不住爸爸的心,即使生了儿子也没用,后来的某一天,她和爸爸争吵,阻拦爸爸去找外面的那个阿姨,纠缠之下,她滚落了楼梯昏迷不醒。

    程诺还记得那时,爸爸拉着他的手离开家,她有多么的害怕,生怕她就这么一睡不醒了,他就真的变成了没妈的孩子了。

    他跪在地上求爸爸,求她救救妈妈。

    后来,妈妈醒了,坚持要和爸爸离婚,不要一分钱也要带着他。

    她变成了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妈妈,会给自己做很好吃的饭菜,会陪着自己玩儿,会对他笑,对程诺来说,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妈妈没有什么不好,他终于不用担心哪一天会被她抛弃了。

    宁瑶失笑,“傻儿子,妈没事儿,不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不会丢下你。”程诺可能有着小时候恐惧的记忆,生怕被自己抛弃了。

    而她,从来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

    安家内,第五念将姑姑的灵魂请了出来,她身穿一袭绝美的白色蕾丝裙,与西装笔挺的安豫倒是很搭配。

    两人跪在了地上,给长辈敬茶,安爷爷和安奶奶默默的擦拭眼角的泪珠,本来娶媳妇进门,该是一件大喜事儿,可是偏偏儿子娶得是一个鬼,这事儿虽然他们同意了,可心里到底还是难受,望着儿子灿笑如花的脸,他们也认了,这孩子都压抑的活了大半辈子了,如今再让他憋屈的活一辈子,他们宁愿他能够快乐。

    接过媳妇茶,安家老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吉祥话,好像说什么都错。

    安家老夫人接过茶杯,“我们安豫喜欢你,就证明你好的足以匹配我们的儿子,我们就希望你们两个人好好的就成。”

    第五姗姗谦恭有礼,“我知道了,婆婆。”

    第五念喊了一声,“礼成!”

    众人不由得集体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能说话了!

    安家两位老人实在有点扛不住了,回楼上睡觉了,临走之前特意谢谢第五家和闵家出人帮忙。

    老人走了,就该剩下小辈敬茶了,索要改口费了,今天是安豫大喜的日子,自然要出手大方。

    第一个跪拜的自然是安沛奕,“妈,希望你和我爸和和美美的。”

    第五姗姗抿唇而笑,那笑容就算是在百花中盛开,也要略胜一筹,绝对是第五念第一次见过,姑姑还会有这么幸福的笑容。

    她笑着说道,“我可是真的没有改口费给你,就算是给你也不敢花。”众人憋笑,没有想到这位姑姑竟然会说这么俏皮的话。

    “没事儿,咱们主要注重结果。”

    “但是你叫我一声妈,自然是不能亏待了你,伸开你的手。”安沛奕摊开自己的手掌,只见第五姗姗小手轻轻一挥,赫然多了一块红木牌,上面只刻印了第五二字,再无其他的了。“这是我的令牌子母牌,拿着我的令牌,在冥界多少人都会给你三分薄面,道行少于五百年的鬼不敢来骚扰你。”,精彩!(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