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 捉鬼的(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宁瑶是谁?她现在在哪里?”

    “她?”霍语被问的一愣一愣的,“她刚才带着程诺回去了,说是身体有点不舒服。”

    “她住在什么地方?”

    霍语被如此激动的第五昇空搞得有点晕头转向的,这倒是怎么一回事?“阿昇,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第五念黑眸转动,“未经过宁姐的允许,恕我们不方便透露她的事情。”

    第五昇空淡淡的看向了第五念,即使不用他们说,他也能查得到。

    他两手抄兜,直接站了起来,“你们吃,我有事先走了。”最后一句是看着第五姗姗说的,说罢,便站起了身子朝外走去。

    第五念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搞不明白,他突然为什么会这样,她问到了宁姐煲的汤,这汤有什么问题?她端起了一碗汤,猛地喝干了,和以前一样的味道?没有变化。

    唯一能够牵动着他的心,唯有一人。

    那就是妈妈,是沐云瑶,在他的心里唯有沐云瑶一人。

    如此想来,就连第五念都跟着激动了起来,闵御尘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儿,阻止她追出去。

    念念能够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想得到。

    第五念一怔,回眸不解的望向了他。

    他将第五念拉向自己,凑近她的耳边说道,“别去追他,姑姑在这里,她会担心的,你爸我一直找人盯着,有什么情况有人会向我汇报的。”

    她眨了眨眼眼睛,随后安静的坐了下来,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的,缓了缓心神,侧向他,压低声音小声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派人去监视他的?”

    “第一次知道他是你的爸爸,我就派人去调查他了。不过……”

    “不过什么?”

    他黑眸转动,隐去一丝的暗芒,“据我派出去的人来汇报,他好像已经知晓了,却任由着那人一直跟着,你爸的心思果然叫人难琢磨。”

    第五念也搞不懂第五昇空到底在想什么?

    吃过饭大家就集体回家了,天色也渐渐的变亮了,崭新的一天开始了,甚至还能听见鞭炮的响声,一群人出了门,互相拜了一声早年,各自就回家睡觉去了。

    话说,毛集将第五绝送到了方以萝的别墅,将第五绝抬到了床上,“姗姗说你有办法,小绝没事儿吧?”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儿,毛叔,你放心吧,小绝会没事的,已经太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你真的没有问题吗?”

    “放心吧!”

    连毛集看了都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可是偏偏方以萝的表情异常的淡漠,好似这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将毛叔送走,方以萝浸湿了一块毛巾,轻轻的擦拭着第五绝苍白的面颊。

    他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黑气,看起来的确是很渗人,但是看在方以萝的眼里,这是积压在第五绝身体里的小阎王正在苏醒。

    想到很有可能会看见阎绝,她竟说不出自己内心的感触。

    听到了电话信息的铃声,是念念发来的,很担心小绝,她回了她一句,没事儿,他已经睡下了。

    很快就接到了念念再次发来的信息,好,我们年后找一天出来单独聊聊。

    方以萝苦涩一笑,回了一句,好,你去忙你的。

    放下手机,视线移向了第五绝,昏迷中的他眉头紧皱,好像特别的不安,她右手所带起一阵金光,抚摸着他的后背,所带起了一阵暖意,缓解了他此刻的不适,紧蹙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

    曾经很怕他,几乎每一世的结束都会看见他,然后每一次都要面对他的冷嘲热讽,一度让她怀疑了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会一直都这么阴暗下去?

    甚至对他也是极度的反感,也希望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在知道他对自己做了那么多以后,甚至也对他暗生情愫,她又开始期待他的苏醒,女人果然是个矛盾的动物。

    轻轻抚摸着第五绝的脸颊,有些失神的说道,“你就要醒了,我怎么会这么彷徨不安呢?”

    第五绝仿若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他很喜欢很喜欢的女孩子,不论自己做什么,都无法讨取她的欢心,日服一如,年复一年,他折磨着她,看着她每一次情伤,宁愿她生生世世轮回,都不愿意给予她一世的幸福,面对她每次的尖牙利嘴,他也会有疲惫的时候。

    再仔细看清楚梦中的女子,赫然就是方以萝,眼见着她踮起脚尖,轻吻着他的唇,眼眸深沉含着屈辱,她那一刻的倔强仿若是深深撕裂他的心。

    他蓦地睁开了眼睛,眼眸之中映满了惊惧。

    “小绝,你醒了?”

    第五念抬眼望去,望进了温融的眼眸深处,形似的眼睛,令他不由得想到刚才的那个梦,心头一颤。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方以萝关切的问道。

    第五绝置若罔闻,伸出修长白修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柔嫩的脸颊,下意识的唤道,“含笑?”

    方以萝美目圆睁,怔怔的看着他,好半响才问他,“你刚刚喊我什么?”

    第五绝拧着眉,晃了晃脑袋,却想不明白,刚刚窜入脑袋里的含笑到底是谁?他有点想不起来了,“很抱歉,我,忘记了。”

    “没关系,忘记就忘记吧,想不起来就不要勉强。”她知道,阎绝并未真正的苏醒,她甚至已经知道了他为什么要那么压抑阎绝的个性,想到自己曾经对他的傲慢,狂妄,残忍,霸道厌恶到了极点,他如今的隐藏也不过是为了不希望自己讨厌他。

    “以萝,我做了一个梦。”他将她搂进了怀中,用下巴顶着她的头顶,还能闻到很清香发香。

    “什么梦?”

    “我梦见你穿着古代的衣服跪在我的脚边,说你知道错了,梦里的我好像很冷血无情,让你掉了眼泪。”

    她将脑袋埋在了他怀中,“既然是梦,那就不是真的,睡吧,你累了,我也困了。”

    第五绝抿唇,他知道,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以萝对他总是没有实话。

    用力抱紧她,“你睡吧!”

    腊月二十九忙了一夜,回来补觉,一觉睡起来,已经是中午了,闵御尘的部队下午有欢庆新年的活动,上一次什么慰问士兵的节目就错过了,这一次闵御尘非拉着她出来透透气,深知她若是想闲下来,肯定要去宁姐那里,不弄清楚的恐怕会寝食难安。

    闵御尘身为东北军区的团长,自然是一出场就是万众瞩目,掌声鼓得很有力量。

    第五念穿了一身比较活泼的装扮,一身粉嫩,不仅有新年新气象,甚至还像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大学生。

    她的容貌本就艳丽明媚,因为怀孕的缘故,她连化妆都省了。

    素颜朝天,却是丝毫不损她的青春靓丽,虽说容貌清丽了一点,但是依旧很惹眼。

    宋雨霏一见到她来了,立刻就蹭到了身边,“你说你这身打扮?”

    “怎么了?”她来的时候,还特意检查了一遍,妆容不能太浓,否则让别的同志瞎想团长夫人是不是有点太妖冶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大学没有毕业,是我们老大从哪里骗来的?”

    第五念嘴角一抽,“原来打扮的太素了也不好啊。”

    “不过,你今天怎么想开了,要过来参加我们部队的新年会?”

    “他拉着我来,说上一次我拒绝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来看看。”

    “哎呦,给你俩浓情蜜意的。”

    眼见闵御尘朝着自己招招手,她上前了一步,走到了他的身边,“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第五念。”

    “团长夫人好。”

    集体迸发的气势,很是嘹亮,第五念颔首的笑了笑。

    与他巡视了部队一圈,感受了部队的新年的气氛。

    其实部队的活动搞得也是有声有色的,第五念还是第一次见到,也并非都是一本正经歌颂这个,歌颂那个,也有逗比搞笑的,途中有几位脸熟的人询问第五念,“团长夫人是做什么工作的?”

    第五念绝对是脱口而出,“捉鬼的。”

    吓得身旁的宋雨霏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尬笑了两声,“李参谋长,我们嫂子和你开玩笑的。”

    李参谋长怔了怔,随后爽朗一笑,“没有想到御尘的老婆也是性格爽朗的人。”

    第五念笑了笑,却是没在说话。

    宋雨霏拉过了第五念,真是被她的耿直打败了,“拜托,你别在部队里搞封建迷信。”

    “习惯使然,习惯使然。”

    “我真是要被你吓死了,若是全部队的人都知道你是捉鬼的怎么办?”

    第五念耸耸肩,笑的眉飞色舞的,“那我就发财了。”

    宋雨霏差点就要对着第五念翻白眼了,也就只有她会这么想。“你怎么不替我们老大想想?”团长夫人带头搞封建迷信,这事儿虽然是真的,但是现在的华夏国却不想承认这样蛊惑人心的事情。

    “怎么没想,到时候我发财了,还能少得了他,以后我就带着他吃香的,喝辣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的。”

    宋雨霏一脸崩溃,“嫂子,你该不会真是这么想的吧?”

    第五念见他当真了,笑的前仰后合的,然后捏了捏在部队一向很有威望的宋教官的脸,“宋雨霏,你还真信啊?”

    “你,你骗我的?”

    “这话我说的这么正经吗?”她不由得摸了摸下巴,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宋雨霏却是嘴角一抽,她竟然被嫂子给耍了。

    新年的节目下午就结束了,晚餐是战友聚在一起吃饭,等着看春节联欢晚会,而闵御尘等人也不适合再留在这里了,拉着老婆的手说道,“走吧,爷爷奶奶还等着我们回家吃饭呢?”

    “嗯,反正你呆在这里,他们也玩儿的不痛快。”

    闵御尘笑了笑,回头交代陪着他们一起过年的李参谋长,“各岗位注意安全,过年的时候注意消防安全,可以懒散,但是绝对不能放松。”

    “放心吧,团长,这群臭小子我会盯好的,你就回去陪着闵老将军过年吧!”就算是闵仓从上面退休了,降为司令,有些跟过他的人依旧还是习惯称呼他为闵老将军。

    “成,我就先走了。”

    他拉着第五念的手离开了,此时天色已经黑了,偶尔还能够听见天边放着烟火,一簇一簇的梨花绽放着漆黑的夜空之中,看起来甚是漂亮,美的令人有些移不开眼睛。

    她长叹出一口气,“真的是过年了!”华夏国的阴历年最是热闹,鞭炮从早上就一直响个不停,如今烟花亦是不断。

    由于距离隔得远,所以烟花的响声并不算是震耳。

    他将她拉紧自己的怀中,从身后抱紧了她,声音低柔迷人,“闵宝妈妈,新年快乐!”

    第五念浅笑盈盈,“闵宝爸爸,也祝你新年快乐!”

    “走吧,我们回家吧,全家等着我们回去吃饭。”

    “嗯,今年以萝将意墨送来与我们一起过年,想必小家伙已经到了吧!”

    “替我谢谢她,相信这个年,轩奇也会很开心的。”方以萝之所以这么做,恐怕就是怕轩奇这个新年会想爸爸妈妈。,精彩!(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