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 再遇前夫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送子娘娘接受了严絮的还愿,自然也就归还了拿走晨晨的两魂四魄,在师太用过了山上的露水为晨晨洗礼后,魂魄归位,人自然也就显得精神气爽了。

    一家人跪谢了送子娘娘,然后喜气洋洋的下山了。

    阮家两位老人家得知孙子平安无事了,开心到激动落泪的地步,不住的感谢第五念,她救了晨晨。

    对于这方面的事情,第五念不邀功,毕竟是神明选择的放手,她也就是帮着一起想办法而已。

    当天晚上阮家一家五口上门,带了礼品,然后郑重的向第五念道歉,毕竟之前的事情处理的不漂亮,人家还能不计前嫌的帮忙这已经实属不易了。

    临走前又塞给了第五念一个红包,“孩子,这是你应得的。”

    第五念心安理得收下了红包,回房兴奋的打开了红包,看着上面的空白支票,脸上的笑容为之一僵。

    闵御尘侧目看着她握紧的支票,“空白的不是更好吗?你喜欢多少填多少。”

    “你懂什么?他们是肯定不知道给我多少才好,所以让我自己填写,这不是考验人性吗?”第五念甚是苦恼。

    “你喜欢写多少就写多少,你自己开心就好。”

    “你倒是爽快,我写的多一点吧,感觉依着爷爷奶奶的关系,良心会受到谴责,写的少一点吧,觉得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那就取个中间数。”

    第五念抬笔,连忙点头,“好主意,介于他都是正经的上班人,那我就给他打个折扣吧,五百万。”

    闵御尘抿了抿唇,这个数字对于阮家来说,亦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但是对于念念来说,的确是少的不能再少了,毕竟她一出手的单子都是千万起步。

    “既然填完了,我们就睡觉吧!”

    “自从怀孕以后,宁姐安排的工作就全都交给袁起,我倒是显得无事可做,好不容易赚了钱,我要抱着我的支票睡。”

    闵御尘对她的另类想法,深表无语。“我不是上交了我的工资卡吗?”

    “别提你的工资卡,那数字跳的我都不忍直视。”她躺在了他的旁边,挽着他的手臂,“老公,你太可怜了,那么拼命,赚的太少了,月工资还不如我一单子的零头。”

    “还有比我更少的。”

    “看样子你挺满足的。”

    “我对一切都挺满足的,唯有一点不满足。”

    “什么?”

    “我唯有对你不满足。”

    第五念满脸黑线,这个男人明明上一秒还在和你一本正经的说这话,下一秒就能变成一本正经的流氓。“我懒得对你翻白眼了。”

    对于宁瑶来说,她躲在了缘起这样的小店里,每天卖着殡葬用品,连出门都很少,应该是没有机会遇见程之风的。

    本来她对程之风就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她并不是真的宁瑶,或许真的宁瑶曾经深爱着他。

    隐隐约约大概也就只记得程之风与宁瑶争吵的样子,如今再见也的确是并非她所愿,完全是巧合而已。

    而他来到缘起也只是为了给病入膏肓的岳父来买寿衣罢了,怎么会想到在这里看见了宁瑶,他震惊的看着她,“宁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宁瑶抬眸,淡淡的看了一眼程之风,程诺的爸爸,宁瑶的前夫。

    “欢迎光临,你需要买点什么?”一般来到殡葬店是没有主动推销的,基本上都是客人想买什么,她就卖什么。

    “宁瑶,这么多年了,你带着小诺跑到哪里去了?”他一把抓住了前妻的手。

    宁瑶淡淡的扫了一眼,“放手。”

    程之风微微一怔,许是从来没有见过对自己如此冷淡的宁瑶,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宁瑶对自己一向是有着很强烈的占有欲,两个人吵架也多是为了她的疑神疑鬼,本来他与她在一起那两年,真的是清清白白的,拒绝外界的各种诱惑,后来被宁瑶闹的烦了,他就真的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

    他当初以为,宁瑶要走程诺,也是为了逼着他回头,想利用孩子逼着他回头,当初太过年轻气盛了,看似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舍下了老婆孩子,实际上他是受不了宁瑶这样霸道的性格。<

    br />

    想着宁瑶要离婚,要走程诺,那就给她,本以为时间久了,宁瑶就会知道,即使拥有儿子的抚养权,也换不回他的回头。

    等来等去的日子里,他竟然一天都没有等到宁瑶,再去打听,她竟然离开了,带着程诺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足足愣了好些时候,总觉得这不是宁瑶的作风。

    他也曾天真的以为,宁瑶还会带着程诺出现的,却是没有想到,等了一年,两年,现在刚好十年了,他始终没有等到宁瑶,但是却偶然间在这里遇见了她。

    此时此刻,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儿,有激动,也有害怕,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如释重负。

    “宁瑶,虽说我们离婚以后,程诺归你,但是他是我的儿子,我有权力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吧?”宁瑶带走了程诺,他最初是真的很生气很生气,被自己父母好一个埋怨,毕竟程诺是他们程家唯一的男孩,就算是后来娶了王欢,他们也只生下了一个女孩,程韵,至于王欢带来的儿子,终究不是程家的孩子,而他的公司最后还是要留给程诺的。

    宁瑶看着程之风,清亮璀璨的双眸扑闪,不含一丝的杂质,即使过去了是十年,她的容貌好像都没有什么变化,她也不再喜欢化浓妆,反而是素面,令程之风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眼前的人并不是宁瑶。

    “程诺过的很好,如果你是来买东西的,请告诉我想买什么,还有麻烦你松手。”

    程之风一怔,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好半响没有缓过神来,再次见到宁瑶,有种令人捉摸不透的感觉。

    好半响才问道,“你是宁瑶吗?”

    宁瑶怪异的看了一眼程之风,十年不见就不确认前妻的模样了?

    她没吱声,也是懒得搭理他,而是去了另一边摆放最新进货的骨灰盒。

    虽然她望着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再热烈,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宁瑶,是她程之风的前妻,是程诺的妈妈。

    此时他的电话响起,看了一眼来电,下意识的蹙眉,是王欢。

    本以为王欢与宁瑶是不同的,毕竟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来不粘人,不问自己会去哪里,还经常嘱咐自己回家,别总和宁瑶吵架,为了程诺也要和他们好好谈,可是与王欢结婚以后,她变得和宁瑶一样疑神疑鬼,令他疲惫不堪,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好像比原来的生活更加糟糕。

    “老公,你不是去买寿衣吗?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

    “我马上就回去,才找到店铺。”

    “那你快点,医生说,说我爸快不行了。”

    听到这话,程之风也不敢耽搁,在宁瑶这里拿了最贵的一套寿衣,“能微信支付吗?”

    宁瑶颔首,“可以。”

    程之风因为没有看见微信扫码的机器,所以才问她能用微信支付吗?主要是加她的微信,留下联络的方式,我加你微信,然后转给你吧!

    宁瑶犹豫了一秒,“好。”因为缘起要搬家了,所以暂时有些设备暂时没有安装,所以微信,支付宝一般都是扫码付账,听到他要求添加朋友,多少还是有些意外,毕竟以前,他巴不得离真正的宁瑶远一点。

    程之风扫了二维码,添加宁瑶,然后将钱转给了她。“请你和程诺说一声,我回国了。”

    “好。”毕竟程诺是程之风的儿子,有权力知道自己的爸爸回国了。

    宁瑶收款后,直接将他删除了。

    自然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当回事儿。

    等到程之风闲暇的时候,走到了安全通道去吸烟,拿起了手机想要给宁瑶发条微信,却不知道自己该和她说点什么?思来想去好半天,总算是发了一条关于程诺的事情,想来她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回答,毕竟事关儿子。

    再次见到宁瑶,不知道为什么,她给自己的感觉竟然是巴不得他离得远一点。

    当微信提示,你与对方不是朋友,需要验证的时候,程之风满脸的错愕。

    ------题外话------

    加过筱萋微信的小伙伴,标明你们是看书的,筱萋做微商,你直接加我,没有说明,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想买产品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