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诺的脑海里想的全是宁瑶的好,他揉了揉发红的眼眶,“程诺,你怎么了?”

    他摇摇头,“我没事儿。”拉起了书包,始终不敢看第五念的眼睛,“念念姐,我要回去上课了,今天我来找你的事情,你千万别告诉我妈。”

    第五念的心蓦地一沉,心里泛起了更大的不安。

    今天程诺肯定有问题,而且一来就问了自己妈妈的事情,难不成是他知道了什么?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医院,正好与宁姐撞到了一块去,她脸色不佳,即使明知道爸爸没事儿了,也还是会心有余悸。

    “宁姐,别着急,我爸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有点擦伤。”

    宁瑶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你在这里守了一夜?”

    “我在陪护病床睡了一夜,守了一夜的人是小绝和我老公。”

    “你的身体若是吃不消就回去休息一会儿。”

    “嗯,你放心吧!”

    宁瑶扣紧了念念的小手,想到将来再也看不见她,内心竟是慢慢的酸楚,从生下她就没给过念念一天的母爱,然后她重生归来,却因为旱魃不敢相认,其实她挺想听念念喊她一声妈妈。

    “念念。”

    “什么?”

    “我很感谢你当年收留我和程诺,让我们在这个陌生的京城能够落脚。”

    当初她什么也不知道,有些好奇宁姐为什么那么肯定自己就会收留他们母子,“你就那么肯定我会收留你们?”

    宁瑶浅浅一笑,她自己生的孩子,怎么会不知道,“那条街就你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当家,尤其是个女孩子,肯定会心软,就算是你看得了我站在冰天雪地直跺脚,你也看不得程诺冻坏了。”

    没错,当初她就是这么想的,也很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留下了自己的妈妈。

    “念念,若是日后程诺有个什么麻烦,请你帮帮他,这孩子其实命挺苦的。”

    第五念蹙了蹙眉头,有点交代后事儿的感觉,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第五念连忙晃了晃脑袋,望着宁姐有些心不在焉的侧脸,联合起了程诺旷课都要找自己出去聊聊,见了面却又是什么都不说,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关联。

    刚刚临出来之前,爸爸也是欲言又止,难不成这事儿他也知道,合着就瞒着自己一个人是吗?

    进了病房,爸爸见到宁瑶来了,不见声色,疑惑的眼睛不动声色,可是第五念却是看出了打量,好像在判断着什么?

    宁瑶连忙放下了手中饭盒,走到床边关切的问道,“你这车是怎么开的?怎么还能撞到树上去?”

    第五昇空莫名的松了口气,一把拉过了宁瑶,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中,吓得宁瑶花容失色,“第五昇空,你放开我,你个老不羞的,没看见孩子们都在这里吗?”宁瑶真的是要气死了,不仅有小绝,念念,还有女婿,他怎么就和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一样,冲动的让人想要暴扁他的脑袋。

    好吧,老年人太热情了,也会让他们这些小辈很尴尬。

    第五绝和姐姐面红,姐夫还是那副雷打不动面瘫。

    宁瑶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尤其是听到了关门的声音,立刻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他,也不知道哪一下碰见了伤口,疼的他颦蹙眉头,“你,我碰到你哪里了?给我看看。”

    第五昇空一把拉过了她,将自己的吻落在了她的唇瓣之上,这一吻热情火辣程度不输给那些年轻人,直到吻的她气喘吁吁才松开,宁瑶羞红了脸,用力捶打了他的肩膀,换来他面色一白,闷哼了一声。

    “你,你的伤口在肩膀了?”她企图动手去揭开了第五昇空的病服,却是被他一把抱紧了怀中,抿了抿唇,怀中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气。

    他只要云瑶活着,如果这条路满是荆棘,他不介意先在地上滚一圈,给她踏平了再说,若是有人拦着,那就别怪他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他无法承受再一次失去云瑶的痛苦。

    “别动,让我抱抱你吧!”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没事儿。”

    “阿昇,以后注意看路,别让我为你担心。”说到这里,宁瑶忍不住哽咽了。

    第五昇空红了红眼眶,极力克制自己异常恐惧的心情,“以后你看着我点。”

    宁瑶张了张嘴,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

    第五念看着坐在身旁两个异常沉默的男人,虽然他们两个人平常也是这幅德行,但是今天好像就是有哪里不一样,“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第五绝惊诧的看向姐姐,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有点不对劲,连忙改口说道,“姐姐为什么这样说?”

    “我就是觉得你们两个人的表情乖乖的,我走了之后,爸爸是不是和你们两个人说了什么?”

    闵御尘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没说,我们和你爸没有什么话题可聊的。”

    “真的吗?”

    “嗯!”

    下午,第五昇空就要出院,死活都要搬进了缘起,让宁瑶来照看。

    想着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宁瑶也不再拒绝他了,也许再过几日,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沐云瑶了,她又何苦为难着他呢?

    闵御尘带着自己的媳妇儿回家了,她在医院窝了一晚上,早就累的哈气连连,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放黑了,她若不是看了一眼表,还以为时间尚早。

    床的另一侧并没有闵御尘,连床上的温度都是凉的,推开了房门,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他,倒是看见了乱七八糟的厨房,他还有菜没做,就连电饭锅做好了饭都没有拔掉电线,可见走的时候有多的着急。

    冰箱上贴了一张便利贴的纸条,她打眼看去。

    老婆,部队有紧急的任务。

    第五念回房间摆弄了手机,发现微信短信都没有老公的问候,这不符合他婆婆妈妈的性格,第六感告诉自己,闵御尘说谎了。

    她也顾不上时间有点晚,拨通了方以萝的电话,那头的她睡得有些迷糊,“喂?”

    “以萝,小绝现在在家吗?”

    “小绝?”方以萝想了好半天,下意识的摸了摸床的另一边,猛然间想到了他之前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急匆匆的出去了,“他不在家,说是有一个珠宝设计有问题,明天买家就要来拿了,所以要立刻赶回去。”

    “什么时候走的?”

    “大概是晚上十点钟左右,我们正准备睡觉呢?”

    第五念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马上就要快要到十二点,心里不知为何堵得慌,总觉得好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儿了。

    “念念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嗯,没有,以萝,不好意思,我睡了一觉,有点迷糊,还以为现在才刚刚天黑,就是打电话问问小绝爸爸的情况,可是他没接。”

    “有可能太忙了,等一会儿他看见了准保回你。”

    “嗯,你早点睡吧!”

    挂断了电话以后,第五念就冲回了房间,开始收拾东西,整理自己的工具箱,今天就觉得他们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不对劲儿,可是他们两个人演的太好了,让她有点分不出真假,晚上两个人同时消失,肯定是他们两个人有事儿瞒着自己。

    说不定还是爸爸叫出去的,她拨打了爸爸的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气的将手机丢到了沙发上,该死的,什么时候这三个人好的想要穿一条开裆裤了?

    现在她必须马上赶到缘起,去看看宁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开始的时候,她没往深处去想,能够让爸爸失态的人唯有妈妈,所以他出车祸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也察觉出了什么?但是为什么他们都要瞒着自己呢?

    想着闵御尘也和自己有秘密了,她气恼的握紧了双拳,这件事情解决了以后,她绝对不能轻饶了他,看他还敢不敢瞒着自己。

    夜深,宁瑶梳妆台前的那个蜡烛又被点燃了,发出晕黄的光亮,只是今天晚上的蜡烛好像有点不一样……

    只见那根蜡烛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燃烧,宁瑶坐在梳妆台前,唱着沂蒙山小调,阴森刺骨的音调令人不自觉的毛骨悚然。

    她极其愉悦的看着镜子里的沐云瑶正在逐渐的变成了透明色,放佛风一吹就彻底倒了。

    她发出尖锐的笑声,“沐云瑶,你也有今天,你可知道,这根蜡烛燃烧掉,我就足以适应这个身体,而你从此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你欠了我的,总该是要还的。”

    镜子里的沐云瑶不由得苦涩一笑,终于还是到了离开的时候,虽然尽管是万般的不舍,可是这就是命,是她沐云瑶的命。“宁瑶,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宁瑶梳着头发,嘴角泛起了阴森森的笑容,“真有意思,你即将变成了孤魂野鬼,竟然也有资格和我提条件。”

    “是,我说,你做不做都与我无关,第一,如果你真的想和程诺的爸爸和好如初,那就别再打阿昇的主意,第二,如果你有更好的打算,那就尽早离开这里,我怕念念会看出什么。第三,对程诺好一点,他吃不了太凉,太辣,太热的食物,他的胃不好,你经常嘱咐他多喝小米粥,当然我希望你可以做给他喝,还有程诺的生日,请你一定要记住。第四,好好的教导程诺,他是个好孩子。”

    宁瑶脸色有些难看,“用不着你来提醒我,他是我的儿子,我自然该怎么做?”

    房门外的程诺几乎是震惊的捂住了嘴巴,他看见了什么,镜子里好像还困了一个女人,模样倾国倾城,甚至是与念念姐很相似,难道那个人就是念念姐的妈妈吗?

    是真的沐云瑶吗?

    听着她说出的每一条都是有关于自己,程诺默默的握紧了拳头,眼睛定给了在了梳妆台上的蜡烛上,他默默的推开了房门,在宁瑶惊诧的目光下,缓缓的走向了宁瑶,眼神空洞且无神。

    宁瑶阴凉的叫着儿子的名字,“程诺?”

    他恍若置若罔闻,眼睛定格在了那根白色的蜡烛上,宁瑶不由得大惊失色,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蜡烛,大喊了一声,“程诺,你想要做什么?”

    程诺木讷的转着头,在宁瑶惊慌失措的脸上慢慢找到了自己的理智,“妈?”

    宁瑶的心忐忑不安,轻唤着儿子,“小诺,你是我的儿子对不对?”程诺重重的点点头,她欣喜若狂,“你知道这根蜡烛对于我来说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吗?小诺,你不想让妈妈永远陪着你吗?”

    程诺上前,轻轻的拥住了她的肩膀,将泪流满面的脸埋在了妈妈冰凉的脖颈里,她抱紧自己的妈妈,闷闷的说了一声,“妈,对不起。”话落,他朝着蜡烛吹出了一口气,只是这个蜡烛岂是人类的口中的浊气能够吹灭的?

    但是此举,已经激怒了宁瑶,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在最后关键时刻背叛了自己。

    用力推开了程诺,随手一挥,只见他的身子像是破布一样甩了出去,正好被冲上楼的第五昇空一下子接住了,因为过猛的冲击力,他不由得退后了几步,抱紧了程诺,直到稳定了身形,“去,你姐夫他们在楼下,叫他们上来。”

    程诺慌慌张张的跑下了楼,二楼唯独只剩下第五昇空与宁瑶二人。

    “宁瑶?”

    宁瑶发出阵阵的冷笑,“你果然知道我是谁?”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结束了,筱萋困的眼睛睁不开了,明天上班,更新群里通知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