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鲁神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单晓婷看向了袁起,很认真的说道,“那个人什么都不好,可我就是喜欢,你能拿我怎么样,还有,你根本没有那么多的优点,别谎报,大家都这么熟了,谁不知道谁啊?”

    第五念决定默默的退出,她倒是不知道单晓婷竟然有了喜欢的人,毕竟大学还未毕业就留在了缘起,一直兢兢业业的卖骨灰盒,熟练的做着白事儿,她还以为这丫头早就过上了清心寡欲的生活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偷偷的有了喜欢的人,有时间真的应该好好问问,至少她的胳膊肘还是朝着里拐的,毕竟单晓婷这样努力上进的姑娘,比较适合留给袁起,嗯,虽然嘴贱点,贪财,占小便宜,然后又自恋了点,应该没有别的毛病。

    袁起若是知道,他们家老大在心里如此评价自己,恐怕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到底哪里不好,让这么多人嫌弃。

    张鹏,祖上原来是当官的,虽然只是个县长什么之类的小官,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已经是不小的官了,后来因为出了点事情,张家就弃政从商了,因为之前积攒的人脉,倒是混的风生水起的,赚了大把大把的钱,只是没有想到子嗣的问题却是越来越凋零了,到了张鹏这一代,就剩下这一根独苗了,张家自然是宝贝的不得了。

    哪怕他是在外胡作非为,在老人家的眼里,也是他们老张家最骄傲得意的孙子。

    也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就连外面的八卦杂志都不敢随意报道,生怕老张家一火,就直接把杂志告倒了,这事儿不是没有发生过,各大杂志也都吸取了教训,像是张鹏这种纨绔子弟可以报道,但是绝对不能写什么贬低的词。

    张鹏是东方照搀扶回家的,张家的老人一看见宝贝孙子无精打采的模样,瞬间心疼的嗷嗷叫,又是喊家庭医生,又是询问头疼脑热的,那份殷勤的程度,堪比伺候祖宗了。

    只见张家的老太爷拄着拐,一路嘘寒问暖的,“鹏儿,你的脸色怎么那么的难看?”

    张鹏瞬间回过神来了,一把拉住了张家老太爷,“太爷爷,咱们老张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张家老太爷愣了愣,“你这孩子是不是被谁欺负了?”老太爷第一印象就是哪儿个王八羔子欺负自己的曾孙子了。

    “太爷爷,你就告诉我,有还是没有?”

    “有。”他们做生意的,哪里会有不得罪人的。

    张鹏连死的心都有了,“都是谁?”

    “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去磕头认错。”

    张家老太爷差点没被气抽过去,那些人哪里配得上他宝贝曾孙子一跪,见他的神情越发认真,不问出个张三李四誓不罢休的架势,气的张家老太爷扬起了自己的手,这巴掌终究是不忍心落下来,“你这个混账东西,能不能有点骨气?”

    张鹏却是含着眼泪,大声的吼道,“太爷爷,我再硬气一点,可就真的要死了。”

    “你这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口一个死了的,呸呸呸,多不吉利。”

    “太爷爷,我还年轻,我可不想死。”

    见孙子情绪特别激动,他将视线移到了东方照的身上,他是好友的外孙子,“照儿,你和太爷爷说,你张哥到底是怎么了?”

    东方照就将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张家老太爷从最初的眉头紧蹙,到最后直接翻脸了,一巴掌狠拍到了自己曾孙子的后背上,“你个混蛋小子,怎么这个觉悟都没有我强,现在都是现代化社会,哪里会有什么鬼神存在,你怎么就是不学好,平常让你修身养性,偏是不听我的话。”别看张家老太爷九十多岁了,这个嗓门洪亮,依旧声大如钟,鹤发童颜,身体可谓是棒棒的。

    张家老爷子七十多岁了,身体也是特别的好,到了张家现任的掌舵人,五十好几,也是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毛病,唯独到了张鹏,浑身的病,从小大病小病不断,说是病秧子都不为过。

    张鹏拉着张家老太爷说道,“太爷爷,你是不知道,我去看过那个大师之后,我就浑身都轻快了,去的时候,我连腿抖迈不动,可是回来的时候……”

    张家老太爷无情的打断了自家曾孙子接下来的话,“你还是被照儿给搀扶着回来的。”

    张鹏被太爷爷打断了自己的话,瞬间就抓狂了,“太爷爷,你还能不能好好听我的话了?”

    眼见曾孙子丝毫不留情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张家老太爷立刻就心疼了,“别拉扯,你说你这么帅气的额脸,顶着光头多难看啊!”

    “可是你根本不听我说话。”

    “这回你说什么是什么,太爷爷听你的话,肯定听!”张家老太爷就差没有举起自己的手发誓了。

    张鹏又郑重的询问了张家有没有得罪人?

    张家老太爷甚是为难,“鹏儿,咱们混商场的,哪里会有不得罪人的?”

    “都有谁?”

    “那多了去了,你还能都给他们磕头吗?你先回房间好好的休息,等太爷爷再去好好的问问,事情了解清楚了,咱们一起想办法。”

    “好,我就知道太爷爷最宠我了!”

    张鹏这几天被婴灵闹的,也是久久不能眠,想着身上死局的事情就让太爷爷操心,等他睡醒了,再去找找三十二个孩子的妈妈,毕竟这个世界太美好了,他还没有想要说再见的想法。

    眼见把孙子哄走了,张家老太爷看着东方照叹了口气,“阿照,太爷爷念在你年纪尚轻的地步,就不追求你带着鹏儿胡闹了。”

    东方照抿了抿唇,“太爷爷,我们念念可不是浪得虚名,我之前有段时间就是被猫妖缠住了,就是她救了我。”

    张家老太爷瞪了东方照一眼,“阿照,你这话对我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当着鹏儿的面说,他胆子小,不经吓的。”

    东方照没有想到张家老太爷竟然这么顽固不化,

    有些事情他再怎么说都没用,还不如让他们自己品去,“太爷爷,那我就先走了。”他虽然张扬跋扈,但却不是一个不懂礼貌的孩子。

    对于张老太爷的顽固,他也是懒得吐槽,到时候吃亏了,就会知道他们念念到底有多厉害了。

    方以萝接到乐悠悠的电话,偷偷的睨了一眼正准备出门的第五绝,轻声的嗯了好几声,“嗯,好,再见!”

    第五绝穿戴整齐,发现方以萝偷偷打量了自己好几眼,“那我出门了!”

    “好!”

    答应的太过痛快了,那架势好像巴不得他立刻离开。

    他掉了个头,立马又回来了,方以萝一怔,“你是不是忘带了什么东西?”

    “还真有忘记的。”

    “什么?我帮你找,你忘记带什么了?”

    “goodbyekiss。”

    “什么?”她面色一僵,下一秒就被第五绝拦腰抱了起来,低头俯身来了一个热情火辣的湿吻,随即在她的耳边说道,“可以和悠悠姐聊天,但是不能出去撒欢。”

    方以萝满面羞红,“我就是出去溜个弯。”

    “我怕你被悠悠姐拐出去玩儿危险的游戏。”

    “不,不能,她比我还紧张这个孩子。”

    “那为什么要避开我?”

    方以萝眨眨眼,“你怎么知道的?”

    “你都偷瞄了我八次,再迟钝也有感觉的好吗?”

    方以萝干笑了两声,为什么要把她说的像是个偷窥狂似的,活似几百年没见过男人,不自在的推了推他的身子,“没有的事儿,我要看你就光明正大的看,怎么会偷瞄你呢。”

    “好吧,我接受你下次光明正大来看我。”

    “你是动物园里的猴子吗?”

    “我是你老公,孩子的爸爸!”他霸道的宣誓主权。

    现在他一生气就爱胡乱的吻她,每次都要吻到擦枪走火,甚至是把持不住,也不知道他每天的工作那么忙,精力怎么会变得那么旺盛。

    她连忙推开了他的身子,逃离他的炽热缠绵的吻。

    第五绝眼睛炽热,闪烁着不明意味的小火花,指腹摩擦着她红肿的嘴唇,“以萝我……”

    “上,上班去。”

    “我不想去了。”

    “你不是说你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吗?”

    “其实让他们等一会儿也不是不行。”

    “别……”只听见裙子的下摆被撕裂了,方以萝差点就要翻白眼了,“第五绝,不许撕我的裙子,我狠喜欢这条裙子的。”

    第五绝双眼定格在了她略显汹涌的波涛之上,从什么时候开始澎湃的呢?

    对了,自从怀孕以后,她的身子好像变得更有女人味儿了,至少她的波涛就变成了一手不可掌握,害的每次他都要控制自己好久,生怕弄疼弄伤了她。

    她白嫩的面颊染上一抹红润。

    “以萝,你喜欢的裙子太多了。”

    方以萝还在与他撕扯另一半的裙子作斗争,白嫩的耳朵泛着可疑的粉红,“你管我,我就喜欢,就不让你撕……”因为用力过猛,两项撕扯之下,她竟然自己把裙子给撕掉了,露出黑色小蕾丝,换来他口干舌燥。

    “方以萝,你勾引我?”

    方以萝听到这话,可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别胡说,我是不小心的。”

    “你成功了。”对于方以萝的解释,第五绝置若罔闻,甚至还故意扭曲了她的行为。

    “悠悠说,让你节制一点。”

    “嗯,我会节制的。”第五绝很认真的点点头。

    不等方以萝松口气,就打横的抱着她回房间了,“小绝,悠悠还在等我。”

    “嗯。”

    “那你还不放开我?”

    “我仅仅只是知道了,又没说放开你!”

    “……”

    方以萝整整迟到了两个小时,看着乐悠悠打趣的眼神,恨不能钻进地缝里。

    “你没来,给你点了一杯热牛奶。”

    “谢谢!”她都不太敢抬头,生怕乐悠悠会问细节,这事儿不是没有过的,初次听见的时候,她错愕了好半天,硬是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后来被乐悠悠解释为,还没有回味够吗?小绝的功夫该有多好?为了避免等一下她随便乱问,方以萝决定先发制人,“你找我有事情吗?”

    “嗯,有点事情想要问问你。”

    “什么事儿?”今天的乐悠悠好像特别容易就转移了话题。

    “你不肯说你的身份,我也就不问了,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会知道很多事情,所以你若是知道就麻烦你你告诉我,因为这件事情对我真的很重要。”

    “你说,我若是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

    “你听过鲁神石吗?”

    方以萝正喝着牛奶,听到鲁神石三个字,瞬间就被呛了一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乐悠悠立刻抽出面巾纸递给她,“快擦擦。”

    她连忙结果面巾纸,擦拭着嘴角边的奶渍。

    微垂着眼睑,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但是乐悠悠却判定了,“你知道是吗?”

    ------题外话------

    今天的结束了,大家晚安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