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 很喜欢叫我寒哥哥的吗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知道是吗?”

    方以萝抿了抿唇,虽然不知道悠悠是从哪里知道鲁神石。

    乐悠悠立刻追问,“你一定是知道鲁神石。”

    方以萝眼神略显闪躲,不错,她不仅知道,甚至还拥有,应该说是每一个鲁氏神脉的后人都拥有鲁神石。

    看的出对方的为难,乐悠悠不由得泄气了,“你并不太想告诉我是吗?”

    方以萝张了张嘴,问道,“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个?”

    “以萝,你有你不能说的理由,我也有,你可以不问吗?”对于鲁神石是从哪里得知的,乐悠悠决口不谈。

    “我明白,你若是不想说就不要说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鲁神石的来历,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个?”

    乐悠悠欣喜,“你愿意告诉我?”

    “嗯,刚刚不是说了吗,我若是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

    “谢谢你以萝,真的特别感谢你,这对于我来说,特别重要。”

    “鲁神石乃鲁氏神脉后人所有的一种体内自然生的晶石,鲁神石以此维系着神之后裔的生命,甚至是灵力,神若是死了以后,神灵将凝聚到体内的鲁神石之中。”

    “以萝,那你知道有的人想要鲁神石想要干什么吗?”

    “这得看是什么人想要?”

    “比方说妖魔鬼怪呢?神啊仙的什么?”

    “多半都是为了晋升,鲁神石原来主人的所有神力会被转移接受者身上,毕竟鲁神石对于有些人来说,可不是随意都能够得到神力,旱魃女君一直想得到鲁神石,却想用鲁神石的威力抵制水晶冰棺的再次现世。”

    乐悠悠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情,“念念知道这些吗?”事关旱魃女君的事情,她不可能不关心。

    “她没有你知道的多,或许有想问的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我并不知道念念是否知道有鲁氏之神,毕竟这一脉的神已经隐居了。”自然隐居只是个幌子,只不过是气数已经有些尽了,对外宣称休养生息,暗地里却是在找不让神灵力消失的办法,也是为了避开旱魃女君的报复。

    当年若不是有鲁氏之神的参与,旱魃女君也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被压迫在不周山下。

    水晶冰棺是天赐的,镇压旱魃女君的神力却是来自鲁氏之神一脉,当时旱魃女君曾经诅咒过天,诅咒过鲁氏之神的后代。

    却唯独漏了一个人,至于那个人是谁,鲁氏之神并没有记载,好像故意将这个人抹去了,只是说能人异士的代表。

    “我知道了。”乐悠悠也不必嘱咐她不能告诉念念,毕竟她的身份也想瞒着念念。

    “悠悠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事儿。”本想弄明白一些事儿,没有想到知道了答案以后,她好像越来越弄不懂了,梵卓为什么想要鲁神石,一个西方的吸血鬼,为什么会想要东方神的东西?

    “若是想不明白,暂时就不要想,去做让自己喜欢的事情。”

    乐悠悠手杵着下巴,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我觉得我这人肯定有受虐倾向。”

    “你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的?”方以萝甚是惊讶,这事儿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喜欢我的人吧,就算是跪在我的脚下,我都不愿意看一眼,不喜欢我的吧,我却要上赶着去喜欢人家,还总喜欢拿我的热脸贴着人家的冷屁股,你说这病到底还有没有的治了?”

    “前几天,听念念提起过,说你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男人。”

    乐悠悠看向方以萝,“我知道她担心我,可是喜欢什么样的人又不是我能选择的,如果那么轻易的就改变自己的喜欢,那也不是什么喜欢了。”

    “遵照你的心去做决定,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至少该努力一回。”

    听到对方的鼓励,乐悠悠惊奇了好半天,“你会支持我?”

    “我喜欢了一个人,执着

    了十二世,到了这一世,我才将他彻底的放下,至少我努力了,所以并不后悔。”

    乐悠悠眨了眨眼睛,“这是你第一次提这些事情。”

    “因为都放下了,所以没有什么不可以提的,前世我与念念是姐妹,她乃嫡女,我是庶女,哪怕身份悬殊,她依旧护着我,告诉我,家中并无兄弟,以后嫁入婆家,我们姐妹若是不能团结,也会被人欺负。那段被人瞧不起庶女的岁月里,是姐姐的维护,让当时的所有达官贵人也高看我一眼,只是后来,我遇见了苏子寒,一切都变得不一样。”说到这里,方以萝的思绪好像陷入了前世那段回忆之中,有些无法自拔。

    “那个时候的你很痛苦吧?”

    方以萝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喜欢苏子寒我从来不曾后悔过,但是不能太过迷恋一个人,要多分出一点感情给自己,给那些爱着我们的人,那时候的我只用眼睛去看一切,再也不会用心去感受,我的眼睛只看见苏子寒有多爱姐姐,却看不见姐姐为了我,对他视而不见,我听信了谗言,联合萧侧妃逼死了自己的姐姐。”说到曾经她不敢面对的事情,方以萝还是会热泪盈眶,双手捧着脸,也止不住眼泪流淌,顺着指缝滑落。

    乐悠悠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给予无声的支持,“我懂你想说的,我绝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去伤害她。”

    “不,我也想告诉你,别什么都没有尝试就放弃了,至少我为了这个男人努力十二世,我可以无愧于他,无愧于我自己。”如今她愧对的只有当初那个赠送玉肌扇的男人,辜负了十二世的情深,哪怕这一世更多的阻难,她都不会再辜负他了。

    乐悠悠在这个时候特别想哭,因为之前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说过,这么鼓励她。

    就连念念都说,梵卓不适合她。

    她自己也特别的清楚,她和梵卓可能没有未来。

    可是她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喜欢,会忍不住偷偷的跟踪他,就像是一个偷窥者。

    “以萝,对不起,我有点事情先走了。”

    “嗯,去吧!”

    眼见乐悠悠提着包就急匆匆的下楼了,方以萝拿起了桌子上的牛奶,喝了一口,感觉到自己被一团黑影笼罩,不由得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苏子寒,手一抖,杯子里的牛奶都撒了。

    苏子寒儒雅俊朗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冰霜,死死的盯着方以萝,仿若是暴风雨欲来之前的宁静,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看见他,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苏,子寒,你怎么在这里?”

    “能和我单独谈谈吗?”

    “谈谈?我们之间谈什么?”她的心跳都要漏跳半拍。

    “就谈谈你之前的十二世,都发生了什么,我在你的人生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方以萝干笑了两声,决定装傻充愣再说,“我怎么没听懂你说什么,苏子寒,你是不是生病了?”

    苏子寒听不得她一口一个苏子寒,陌生的令他心尖都泛着疼,“别叫我苏子寒,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叫我寒哥哥的吗?”

    方以萝手一滑,手中的被子一下子就跌落在了地上,变成了碎片,怔怔的,痴痴的,傻傻的看着苏子寒,就算是上一世,她嫁给了他,有些称呼也没有改,总觉得寒哥哥是她一个人的独称,这一世为了能够彻底的忘记他,她连称呼都改了,就是再怕与他有任何关联,而她无法在承受一次失去姐姐的痛苦。

    “你果然是叫惯了我寒哥哥对吗?”他嘴角牵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我该叫你鲁含笑,毕云溪,顾岑岑……秦忆萱,还是方以萝?”

    他将她第一世到现在这一世的名字集体说了一遍,有的名字她都快要忘记了,甚至是记不得了,没有想到他会记得那么清楚?

    “你……你怎么会知道?”不该如此,苏子寒是喝了孟婆汤才投胎的,而她却是因为阎绝的惩罚,世世都不能喝下孟婆汤,带着所有的记忆一次一次的轮回,只为了让她认错。

    “你承认了?承认我就是你的寒哥哥了?”

    ------题外话------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