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 支走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日军区医院有一场座谈会在这家酒店召开,结束的时候走的比较晚一点,却没有想到在楼下偶遇了乐悠悠,这段时间他很忙,飞国外,然后国内的手术排的满满当当的,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联系她。

    她穿着一身简单的居家服,哭的泣不成声,顾南也仅仅只是怔了怔,几秒钟的功夫,她已经撞开了自己,甚至是越过了自己,冲到了某一处。

    她失控到尖锐的声音,在整个大堂造成的影响已经是可想而知了,至少在场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他自己在内,集体朝着她看去。

    顾南根本不曾见过这么激动的乐悠悠,甚至是哭的梨花带雨的,外加情绪失控,更不会做到如此疯狂的地步,疯子般的冲向某个男人,不顾及任何的场合跳到别人的身上。

    他揉了揉酸疼的眼睛,直觉告诉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至少乐悠悠就从来没有对他这样过,明明是她,为什么却是这样的陌生?

    记得她说过,她有喜欢的男人,开始的时候他误以为是魏玄熙,如今看来,眼前这个冷峻高贵的男人才是乐悠悠心中所爱,他顿时没了自信,但凡乐悠悠有一点点对他不同,他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恐慌。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投入到别人的怀里,实在是太糟糕了,用力握紧了双手成拳,恨不能掉头就走。

    可是顾南知道,这是懦夫的行为,他也有自己的骄傲,有些事情就算是不问清楚,也不该这样的落荒而逃,他就一直站在这里,等待她的发现。

    当他真的看见乐悠悠转头的瞬间,心跳变的更加厉害了,几乎能顾感觉到心跳出了嗓子眼儿。

    她起初很惊诧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愧疚,没有任何的难过,仅仅只是诧异了几秒钟,随后很快的回过神来,握紧了身边男人的手,很坦荡的看着自己。

    那种眼神令他痛的不知所以,回想想起来他们的种种,她从来都是想和自己保持距离的那个人,苦苦纠缠的人一直是他。

    很早以前也告诉过自己,她有喜欢的人。

    所以,她没有对不起他,而他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在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就是给自己留一丝的尊严,至少别被她看不起。

    梵卓朝着她望去的方向望去,看见了一个陌生高大的男子,久久的站在不远处,眼睛紧锁着身边的乐悠悠,他顿时升起了强烈的不安,好比自己的所有物品被什么不法分子盯上了。

    尽管内心已经拉起了警报,梵卓在外人的面前,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从他冷漠淡然的眼睛里看不出丝毫的紧张,倒是顾南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狼狈。

    顾南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冷了,与乐悠悠微微颔首,掉头便走了。

    “他是谁?”

    “一个朋友吧!”或许连乐悠悠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顾南,说是朋友,她觉得不至于,说是不熟悉的人,偏偏他们还认识。

    “他喜欢你。”梵卓可以非常的肯定那个男人喜欢乐悠悠。

    乐悠悠挑挑眉,“你呢?”

    梵卓一怔,眼神飘离,用力握紧了乐悠悠的小手,“比他喜欢。”

    根本不期望他能够回答自己,蓦地听到梵卓如此肯定的回答,乐悠悠震惊到半响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被她死死的盯着,梵卓有些不大好意思,别扭的别过头去,企图朝着外面走去,却是被乐悠悠一把拉了回来,力气大到他已经开始怀疑乐悠悠还是不是女人了?

    “你再说一遍!”

    “什么?”

    “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就是你喜欢我的那句话。”乐悠悠从来都不是一个别扭的人,心里想了什么就说什么?

    梵卓也老实,刚才怎么说的,现在就怎么重复一遍,“哦,比他喜欢。”

    乐悠悠深吸了一口气,让他说一句喜欢怎么就那么的困难?

    真是一个耿直的boy,“说你喜欢我。”气呼呼的对他说道。

    梵卓张了张嘴,看着她生气的表情,深知如果自己若是说了别的话,她肯定会翻脸不认人。右脚踢了踢一旁的维诺,某人却是雷打不动,就是不走,甚至还露出一副说吧,说吧,我听着的表情。

    &nb

    sp;“我喜欢你。”

    乐悠悠抓紧了他的衣服,“你说的都是真心的?”

    此话一出,维诺立刻捧着肚子笑了起来,换来乐悠悠狠踢了一脚,这是哪里来的碍眼的东西,怎么会那么招人烦?

    “你是谁?怎么那么烦人啊?”

    维诺躲来躲去,好似玩儿上了瘾,“乐家大小姐果然有意思,明明是你逼问梵卓的,然后又追着问别人真的假的。”

    乐悠悠也知道自己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可是这人把自己说过的话深扒了一下,是不是有点太不像男人了?

    “你说你这人怎么那么讨人厌,人家情侣在一起说个悄悄话,你过来凑个什么热闹啊?世界上怎么会你这么讨人厌的人,你是谁啊,快走,别挡在我这里。”说罢还用手挥了挥他,就像是赶苍蝇似的。

    维诺站在了梵卓的身后,“我站在这里总碍不着你了吧!”

    “梵卓,你把他赶走,他太碍事儿了。”

    梵卓颔首,“等会儿我会把他支走。”维诺也很好奇,梵卓会怎么把他支走?去了海边的别墅,刚下车,梵卓就对他说道,“你可以走了。”

    维诺笑的肚子都疼了,难不成他就想这样把他支走吗?

    “不走。”

    梵卓握紧了拳头,在维诺趁其不备之时,一拳击中的了他的腹部,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他整个人腾空而起,然后就变成了一个小点朝着天空某一处而去,然后便再也看不见人了,随后朝着乐悠悠露出那副天真无比的表情,“悠悠,我把他支走了。”很像是吃到糖向大人邀功的小孩子。

    乐悠悠咽了咽口水,望向了天空的某一处,“你用这个办法把他支走了?”梵卓点点头,“若是他再回来怎么办?”其实她想问的是,维诺是不是还能活着回来?

    “那就再把他支走。”

    一直跟着维诺的帕乌不在,乐悠悠搂住了梵卓的脖子,腻歪在他的身上,死活不撒手。“梵卓,我写的那些东西不是针对你的,你可信我?”

    “我信你!”

    “信我,你为何还要写出那些伤人的方法?”

    “我怕你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你的那些办法可能会让你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为了让你保命而已。”

    “你不再拒绝我了?”

    梵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长长的叹出来,“躲得过你,躲不过我自己。”

    她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喜欢到想变成一个人类,想要和你慢慢变老。”

    “不仅仅是因为我和你发生了亲密的关系?”

    “那一日,我以为我做了一个梦,所以就……而我想梦的人就是你,从来不曾改变过。”

    乐悠悠听得泪眼朦胧,将小脑袋深深的埋在了他的胸怀之中,“那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我,你知不知道,你拒绝我的时候,我有多么的难受?”想到他也如自己喜欢他一般喜欢着自己,乐悠悠就觉得自己之前所受的苦全部都白受了,越想越可气可恼,她踮起了脚尖,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脖子,恨不能吸几口他的血,换来他闷哼了一声,这个可恶的家伙为什么要让她这么难受?

    “对不起。”

    乐悠悠哭的好不伤心,“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能弥补我这些日子的难过与伤心吗?”

    “能。”

    “你怎么弥补啊!”

    “床上弥补。”

    乐悠悠一怔,随后张口便道,“成啊,我要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多么豪气爽利,乐悠悠真的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梵卓是真的很卖力,何止让她三天三夜下不了床,最起码得一个星期才能表达他对乐悠悠的歉意。

    他有一颗虔诚改过的心,只是乐悠悠腿抖到根本不想相信他的悔过之心。

    乐悠悠是被人困住了,第五念却是乐坏了,总算是没人看着自己,就像是一只放飞的小鸟,恨不能展翅翱翔,只不过飞了一半,就被拍死在沙滩上。

    翌日,第五念就被妈妈亲自召回,精心看管着,据说是乐悠悠特意打的电话。

    某人气的只能磨牙。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