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临近生产(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餐桌的气氛有些僵凝,程诺不用抬头就能够感觉到哥哥身上所散发的寒意。

    第五昇空的表情绝对称得上泰然自若,好似看不见第五绝脸上的愤恨不平。

    眉眼温柔的朝着沐云瑶笑了笑,顺便给妻子盛了一碗汤。

    沐云瑶侧目,小声的问道,“你又怎么得罪小绝了?”

    第五昇空微微勾起了唇角,“年轻火气大,羡慕我们是合法的。他的事儿我们就不操心了!”

    第五绝脑袋里的那根理智神经啪嗒一声又断了,方以萝立刻夹了一个鸡腿放到了他的碗里,“小绝,我要喝汤,你喝吗?”说罢就要站起身子,他的理智顿时回来了不少,连忙按住方以萝的手。

    “我给你盛汤,你别动。”

    沐云瑶在桌子下面踢了踢第五昇空,小声的警告,“不许再多说话了。”一家人好好的吃一顿饭,他非得把气氛搞得那么僵持。

    第五昇空没再吱声,而是安静的吃饭了。

    这顿饭吃的相当诡异,程诺都能够感觉到刺鼻的火药味儿。

    晚餐后,第五绝便伸手要钥匙,“我媳妇儿困了,赶快把钥匙拿来。”

    第五昇空痛快的将钥匙给他了,只见他拉着方以萝扭头就走,“我们回去睡觉了。”

    “叔叔,阿姨,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出了门口,方以萝拉了拉他的大手,“其实我们住在这里也挺好的。”

    “没说不好。”

    “那你生什么气?就不能和你爸爸好好的相处?”

    “那个老头想和我好好相处吗?”

    方以萝拉着他的大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微凸的小腹之上,“宝宝马上就要七个月了,听得到外界的一切,你刚刚那么说你爸爸,就不怕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以后也学你?”

    第五绝语窒,“我就是一时之气,竟然敢暗算我。”

    “你若是说这里不好,那我们就回去。”说罢,又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就是我可能要辛苦一点了,毕竟现在苏子寒天天在我们家门口蹲点。”

    第五绝收紧了自己的大手,想到苏子寒,就想到了那个一黑一白的蠢货,说不定现在还在煽风点火让他回忆起前世,而他却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这么干等着,等着他们再一次出现,他敢保证自己一巴掌肯定能呼死他们两个鬼。

    “那咱们就暂且在这里住上几个月,等生完了孩子我们就回去。你说好不好?”

    方以萝侧目,看着他水亮的眼睛,不知怎么心就像被什么扯痛了,朝着他伸开双臂,“小绝,抱抱!”她的话语之中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第五绝怔了怔,在他的印象中,方以萝就不是一个会撒娇的女人,如今露出这副小女儿家的姿态,他多少有点不适应,但是却抗拒不了内心的柔软,张开了双臂,将她瘦小的身子纳入了自己的怀中,极力的吸取了她身上的幽香,只觉心中涨满了感动。

    她趴在了他的怀中,发出闷闷的声音,“小绝,我想你!”还未离开,她的想念已经开始了。

    “我就在这里,你还想我?”

    “嗯,你每天上班,去学校上课,我都会控制不住我自己去想你在干什么?你闲下来的时候会不会也有点想我。”她越说,内心越是委屈,几乎就要淹没自己所有的理智,她利用这几个月,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打理妥当,唯独没法割舍这段与他的感情,因为她不知道再见会是什么时候,也许他已经七老八十了,也许他身变成了小阎王。

    第五绝低头,轻轻拭去了她即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你怎么还哭了?”

    她摇摇头,“也许是怀孕期间,情绪特别的敏感,我没事儿了。”

    第五绝再次将她抱在怀里,“成,我今天就这么抱着你,一晚上也不撒手好不好?”

    她笑着点点头,“那你可得抱紧了,别把我弄丢了。”

    第五绝不知道,他真的会把她弄丢了。

    幽香庭深,曲径阁楼,正是一年好时节,还能够看见大片的梨花,很是白嫩。

    只见一白衣女子坐在庭廊的栏杆,随手撒了一些鱼食,目光飘向了很远的地方。

    “女君,人带到了。”

    黑衣女子微微的侧开了身子,身后的女子身穿一袭逶迤拖地的白纱,浑身滴着水,浸湿了她所伫立的一方石路。

    她五官精致,面容温婉,眼神略显空洞。

    即使过去了千万年,她还是喜欢这身逶迤的长裙,尽显古风古韵,只因为那个人曾经说过,她穿这身衣服最好看,而她却是舍不得更改这个习惯,只愿再见之时,还能保留自己当年的那份美丽。

    只见她随手一挥,宽大的袖袍甩开,荡出了一层白色的光芒,对方的眼神瞬间变得清明了,看着近在咫尺的旱魃女君,立刻跪在了地上。

    “女君。”

    “明镜你暂且退下。”

    “是,女君。”

    偌大的庭院只剩下他们二人,“韩潇媛,本君能让你变成这世间灭不得的喜丧鬼,自然是有你的用处。”

    “女君,请吩咐!”她心甘情愿的臣服。

    她轻拍着小手,翻手一变,手心出现了一杯热茶,她轻轻拨开了茶盏,轻呷一口,“告诉本君,你还愿意和你的尘哥哥永远在一起吗?”

    她心中顿时一喜,“女君想要成全我和尘哥哥?”

    “是!”她说话一向是简单明了。“如今,你尘哥哥有一劫难,是否能够与他永远在一起,本君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好消息?

    韩潇媛浑身一震,旱魃女君的好消息是必须要让尘哥哥死。

    “我……”

    “所以你若是完不成任务,那也就没有留着你的必要了。”

    韩潇媛连忙低头,不敢再看女君,她知道,若是自己的任务失败了,那么女君也就不会再留着她了,那些天师或许因为她是喜丧鬼不敢有所妄为,可是旱魃女君可不怕天谴。

    “你且退下去吧!”

    她挥挥手,韩潇媛随风消散了。

    随后,方才那位黑衣女子又返了回来,抱拳说道,“女君,可是还有事情要吩咐。”

    “等一会儿,本君便助你回到第五念的前世,建立属于你自己的人脉,我要你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女君请吩咐!”

    “将当年与第五念封印本君的能人异士全部诛而杀之,随后我会将名单给你。”

    “明镜需要去告诫当初的女君,第五念是个包藏祸心的人吗?”

    女君眼神飘离,望着某一处渐渐失了神,“不必,去将菩提找来,第五念要生产,妖魔鬼怪都要来凑个热闹,本君岂能不去凑个热闹?”

    “明镜立刻去办。”

    “退下吧!”

    “于本君而言,对你是爱是恨,恐怕早已经分不清了,不过,你若要本君死,不论是你还是这个天下便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离生产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倒是忙坏了身边的所有人,霍姨和乐悠悠一直在布阵,检查符纸道具是否够用,听说姑姑也在打点各路的老鬼,基本上认识的妖魔鬼怪多少都会给她一点面子,唯独真正有危险的人,还闲着没事儿坐在摇椅上磕着瓜子呢?

    时不时的摆弄着手机,看看自己老公到底有没有回自己的微信。

    她抚摸着无名指的红线,多少次想要联系上他,都怕自己这边会打扰到他,甚至是暴露了目标,无端的招惹来没必要的危险。

    可是这么久了,他却没有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甚至是发过一条短信,微信,整个人就像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拿出了手机,犹豫再三拨通了他的电话,没意外的传来了手机关机的提示语,第五念不禁大失所望。

    或许是临近生产了,她有种迫切的想要见到他,这几天也十分的不安,不知道是为了他,还是为了自己,总之就没有一时半刻的安宁,当着爸妈的面,她也不敢表现出丝毫。

    他们比自己还紧张,若是她再软弱一点,说不定还要惹来他们的担心。

    白日,程诺上学,妈妈去找姑姑了,爸爸上班,就剩下她一个人在家,若是此时设下结界,说不定还能知道老公的近况!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