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 你是秦忆烟(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白无常被骂的哑口无言,小阎王当时并没有说,如果方以萝爱上了他,就不用做这些事情。

    但是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出口,生怕直接被小阎王生怼了。

    “哎呀,你们说我一个妇道人家,除了熬碗孟婆汤,再不会做其他的了,那些大事儿都是你们男人做决定,我就不跟着掺和了,我就先回去了。”说罢,孟婆就先逃之夭夭了。

    众人怒瞪,这个老孟婆子果真是聪明绝顶,就这么轻易的被她逃了。

    陆判故作抬起了手腕儿,却是什么也没有,不免尴尬的放下了自己的手,“时候也不早了,我去棒棒孟婆的忙,省得她一个人熬不过来。”

    牛头扯了扯马面,“老马,咱们去阳间看看,是不是还有那些连连不舍得死魂,咱们去勾过来,给地府增加增加业绩。”

    马面岂能听不懂,忙不迭的点点头,朝着好兄弟扭头竖起了大拇指,“你说的没错,咱们是为小阎王排忧解难的,可不能添乱。”说罢,他们也跑的飞快,独留黑白无常张嘴企图要挽留,面对小阎王冷冷的怒视,也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倒是钟馗还一本正经的坐在了原位,一动没动,令黑白无常格外的感动,到底是地府正经八百的天师,与那些胆小鼠辈就是不一样。

    小阎王直接拉开了椅子,坐了上去,“和我说说看,你们是打算给我爸我妈发求救信号,还是去地藏王菩萨那里去哀求,请他来说服我?”

    黑白无常能够想得到的,小阎王岂会想不到?

    与他们刚才几个人合计的一点也不差,钟馗天师轻咳了两声,暗地里狠瞪了黑白无常一眼,真是被他们两个人害死了。

    抬眼看向了小阎王,询问道,“小阎王,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对于钟馗,阎绝还是秉持着尊重的心态,“天师请问。”

    “小阎王怕得罪天上的那位吗?”

    “不怕。”

    “小阎王能处理好我们两方的关系吗?”

    “能。”

    “小阎王要查的人到底是谁?”

    “小王未来的王妃。”

    钟馗点点头,立刻诚恳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没什么意见。”说罢,站起了身子,很是淡定的离开了,独留黑白无常二人面面相觑,刚刚他们讨论的都挺激情慷慨的,怎么到最后他们两个人就成了那个倒霉蛋了?

    阎绝冷冷的斜了他们两个人一眼,声音透着一丝冷意,阴冷的说道,“马上就给我调查鲁含笑的行踪,若是再敢慢一步,我就拔了你们的舌头,丢下油锅去炸一炸,然后小王盯着你们吃下去。”

    黑白无常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想到那个画面,太血腥了。

    “怎么,留在这里是想吃炸舌头不成?”

    黑白无常二人内心好崩溃,他们能吃炸舌头,可是却不想吃自己的好吗?差点摇断了自己的头,就差没表明自己的决心了。

    “我们马上走,小阎王,我们不想吃炸舌头。”黑白无常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就算是要翻遍所有的仙山,也要找到鲁含笑这尊大神。

    当办公室内只剩下阎绝一个人的时候,他走到了资料库,随着时代科技的发展,地府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所以他随手拨动,依照他所想就筛选出了符合的人名,点开了秦忆烟的命簿。

    从头到尾的看了一眼,确定了秦忆烟的死亡时间,合上了命簿,随后退出了资料库的办公室,又回到了阳间。

    此时阳间已是下午时分。

    因为第五昇空准备的设施齐全,早就备好了保温箱,方以萝和小绝的孩子还未足月,所以由专人看护,必须在保温箱住几日。

    阎绝大步走到了保温箱的面前停下,看着透明保温箱里的孩子,她只比自己的手掌大了那么一点,躺在小小的保温箱里,闭着眼睛睡觉的模样,真的很像含笑。

    他的心口顿时胀满了感动,大手隔着保温箱抚摸着女儿瘦小的身子,不由得握紧了双手成拳,痛恨自己的无能,竟然没能替意墨和女儿留住他们的妈妈,若是意墨知道了妈妈不在了,也许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回来,他该怎么告诉意墨?

    阎绝轻轻的阖上了眼睛,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有些事情不可鲁莽,当务之急,必须要帮助姐姐回到古代。

    只是,希望姐姐能够接受姐夫的身份!

    毕竟他们的缘分是从上一辈子才开始的。

    “小绝,我……”想到他的身份,沐云瑶又不知道自己这么叫他合不合适?

    阎绝故意当作看不见沐云瑶的尴尬,抬眸看向她说道,“妈,放心吧,我姐和我姐夫会没事儿的,我女儿这几日就多劳烦你照顾了,送我姐回到古代,我还要去看看意墨。”虽然他还很小,但是含笑把他教育的很好,希望他能够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他的妈妈,到时候他们一家四口就可以团聚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孙女。”

    阎绝笑了笑,笑容之中充满着苦涩。

    “妈,你用不用念念帮你带句话?你离家那么多年了,他们自然会非常担心你。”

    沐云瑶浑身一僵,想到自己的爹娘不由得红了眼眶,“我离家多年,也不知道会不会打击了他们,待我写封信,也好让他们好好照顾我的女儿,他们的外孙女。”

    “等你写完了,我就送我姐离开。”

    “好!”

    沐云瑶其实有很多话想要对父母说,可是提笔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秦忆烟死的时候,她还在古代,算了算时间,她用了毛笔,方能体现自己工整娟秀的字迹,爹娘看见了才会第一眼就能认出来。

    洋洋洒洒的写了四大篇幅,随后装入了第五绝递给她的防水信封,用蜡封好。

    “我们走吧!”

    来到了第五念暂时休息的房间,她怔怔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闵御尘,面部表情僵凝,有些失魂落魄。

    对于进进出出这个房间的人视若无睹,或许在她此刻的世界里只剩下闵御尘一个人了,谁都不重要了,哪怕是闵宝在哭,都无法撼动她那颗冰冷僵硬的心。

    “姐姐?”

    第五念纹丝未动,宋莫兰抱着孙子站在一旁红了眼眶。

    “姐姐,我已经为你看好了时间,秦忆烟死亡时间是夜里九点钟以后,也就是亥时。”

    阎绝的话,第五念总算是听进心里去了,转过僵硬的头,抿了抿唇问道,“只需要化解秦忆烟的恨就能救得你姐夫?”

    “是,只相信你的心所看到的一切,不要把你和秦忆烟搞混了,也不要把慕以农和姐夫搞混了。”他很严肃的看向第五念,“姐姐,你要记住我所说的话,用心去体会,姐夫为你付出的绝对不只你眼前看到的这些,所以别去抗拒任何事情,顺其自然就好。”

    “小绝,你话中还有话。”自从弟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小阎王,他就浑身充满了秘密。

    阎绝摇摇头,“再多了我就不能说了。”

    “为什么?”

    “你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以免姐姐再追问,他连忙说道,“妈,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我姐姐吗?”

    沐云瑶拿出了一个信封,将它放到了第五念的手里,“这是我写给沐郡王府的老郡王和郡王妃的信,他们是我的父母,也就是你的外公外婆,在我的印象里,我走之前秦忆烟还活着,所以你的身份有点太过玩笑了。我爹戎马一生,官场的事情也是小心谨慎,他心思多疑,未必会相信你所说的话,妈妈给你一个忠告,暂时不要着急相认,这些年来你对于我的喜好也掌握的一清二楚,时不时的做出让他们怀疑你的事情,等到他们主动去调查你的时候,你再拿出这封信会更加具有信服力。他们认可了你的身份,必定会保你周全。”

    第五念收好了信,乐悠悠将之前准备好的包也递给了她,“这是我帮你准备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鬼,所以别事事逞强,保重!”

    “好,我知道了!”

    第五绝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说道,“时候不早了。”

    第五念问道,“小绝,以萝她……”

    “姐姐你放心吧,我会找到她的。”

    第五念颔首,“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找到以萝了。本应我陪你一起去找,但是你姐夫他的情况不容耽搁,我也帮不上你的忙。”

    “姐姐,我明白。”

    “妈,妈妈,孩子就暂且就给你们两个人了,我会平安的带着他回来的!”说罢侧目看向了床上躺着的闵御尘,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很是安详,他就好像是睡着了,若不是眉间隐隐约约有东西滚动,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只剩下了一抹精魄了。

    “姐姐,你躺好,我送你过去!”

    第五念躺在床上,然后挎着悠悠为自己准备好的背包,另一只手握紧了闵御尘冰凉的大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她只觉得一道光打了过来,随后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混乱,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塞进了洗衣机里,然后极速开始旋转,她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一根白绫绕在脖子上,害的她手一松,挎在了胳膊上的背包就掉了下去,隐约能够听见好像是掉在了地上,她双手死死的拽着自己脖子上的那根白绫,窒息到剧烈咳嗽了起来。

    双腿乱蹬,却始终找不到一个着陆的地点。

    小绝竟然选择这个时间让她回来,这不是让她再死一次吗?

    第五念一手支撑住白绫,另一只手去摸索身上可用的利器,好不容易在头发上摸到了一根发簪,用力撕扯了白绫,好不容易脱困了,整个人却是坠落在了地上,摔得她浑身都疼。

    她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脑海中却是闪过了一个画面,“慕以农,若你我来世还是这般纠葛,我宁愿不是你死便是我死!”

    这句话就好似带着回音一般,声声的回荡在她的耳边,刺痛了她的心,许是前世今生的感应,她放佛也能够感同身受。

    自己得救了之后,耳边的声音也听得更加清楚了,有呼救声,还有丧心病狂的咒骂声,吵得她头都开始疼起来。

    隐隐约约还能够听见熟悉的啜泣声,那声音放佛就像是她发出来的,第五念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因为缺氧的关系,她到现在还有些头晕。

    打量着眼前古色古香的卧室,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茶壶,茶杯,左边紫檀架子上摆放着一个颜色青翠的绿色玉盘,其他的都是出自名家大师之手,另一处是紫檀木雕刻的梳妆台,台面上摆满了精贵的首饰,按照古代规格,这个卧房里摆放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

    “你是谁?”

    第五念回眸,看见窗外边站了一个女子,面容与自己一般无二,她穿着一身古装长裙,梳着妇人的发饰,化着简单的妆容,哪怕是此刻无比的震惊我,也无损她清冽高贵的气质。

    她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是秦忆烟?”

    ------题外话------

    下半夜一点的班,大家晚安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