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 我们是清白的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是真的太累太累了,之前生孩子就耗尽了体力,然后又面林闵御尘的事情,导致她此刻已经是心力交瘁了。

    期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隐约能够听得见,耳边传来陌生且熟悉的声音,“王妃到底怎么了?”

    老御医立刻跪在了地上,频频拭汗,她该怎么回答王爷的话。

    慕以农皱眉,通常御医这般,都是有些话不敢说。

    “你说,本王恕你无罪!”

    得到了裔王的话,老御医有些话还是不太敢说,面对裔王投来冷冷的注视,抵抗不来他所带来巨大的压力,“回禀王爷,老臣,老臣无用,看不出王妃的病症。”

    通常快要死的人都是这样一番话,无形中等于给人判了死刑。

    慕以农呵斥,“大胆,你明知道症状,却不说,分明是在欺瞒本王,你果真是好大的胆子!”

    老御医不停的磕头,“回禀王爷,实在是老臣不知该如何去说,你可以亲自为王妃号脉!”

    慕以农甩开衣摆,上前一步,将手搭在了秦忆烟雪白的皓腕之上,试探的号脉,下一秒便蹙起了眉头,不死心的又号起了她的一只手腕,竟是脉搏全无。

    老御医小心翼翼的提醒,“王爷,你不觉得王妃身体冰凉吗?”

    他用力握紧了她的手,身体已经冰凉一片,不论是手,还是胳膊,或者是脖颈,都凉的令人难以理解,就像是一个死人一样,冷的他血液逆流,不敢去相信真假。

    慕以农第一次失态了,将头埋在她的胸口,却是听不见任何心跳声。

    种种一切表明,秦忆烟死了,那个如高山雪颠之上,永远不低头的小花夭折了。

    他打从心里涌起了一丝悲戚,用力将她抱进在怀中,却是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慌,声音略带几分的轻颤,无助的唤着她的名字,“烟儿?”

    第五念若不是被慕以农折腾到又是拉手,又是卡脖子,再不然最后耍了流氓,埋在了自己的胸口间,估计还能再睡一会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慕以农浑身一僵,震惊的看着她,一脸的不耐,他再次用力抱紧了秦忆烟,久久的却是什么也没说,但她却能够感受到到他的颤抖。

    第五念动了动身子,虽然是自家老公的前世,却不是闵御尘,所以被他这么抱着好像有点不妥吧!

    慕以农惊醒,立刻招呼御医,“再来给王妃请一次脉!”

    第五念一怔,秦忆烟都死了,她也只是占据着尸体而已,这具身体没有脉搏,没有心跳,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曝光了自己的不同,到时候必定是免不了还要与他解释一番,不论怎么说都是不利于自己的说辞,“等等,我都醒了,肯定没什么事儿了,我要见玲珑,你去把玲珑给我找来!”

    “你让御医给你号了脉,我再让玲珑见你。”

    “成,我自己去找她。”说罢,便掀开了被子,准备自己下床去找第五家的老祖宗,看谁还能拦着她?

    老御医一见王妃仅着一件中衣,立刻低下头,又重新跪在了地上。

    慕以农却是黑了脸,怒斥老御医,“出去。”

    “是。”他始终低着头,然后恭恭敬敬的退出了房间,当房间只留下他们两个人,第五念下了床,手腕儿却是被他紧紧的扣住了。

    “你别动,我立刻让玲珑过来。”他的手悄无声息的抚摸上了脉搏,还不等试探,第五念有先见之明,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腕儿,慕以农不动声色,但是心底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大。

    第五念却也是后老鼻子的悔了,怎么做都让他对自己起了疑心。

    “清风,去把郡主请过来。”

    “是,王爷!”门外传来男子的回应。

    玲珑来之前,两个人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你不说,我便不说,就像是一场沉默的较量。

    等的第五念已经哈气连连,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气,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你若是困了,便先睡一会儿,等玲珑来了我叫你起来。”

    第五念忙不迭的摇摇头,“不,我就坐在这里等着玲珑。”她坐在床边,倚着床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头,生怕自己被他哄睡着了,然后窥探自己的秘密。

    只不过第五念可能不太了解真正的秦忆烟,她从来不会做出在人前打哈欠的举动,更加不会硬撑着,他对此时此刻的秦忆烟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

    实在扛不住疲惫,她点了没两下的脑袋又睡过去了。

    慕以农丰神俊朗的面容上划过一丝怪异,将她放平在床上,号了号脉搏,身体已经是冰凉一片,最后连心跳也听了,他用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唤了自己的另一个心腹进门,“明月!”

    悄悄的推开了门,走进来的是一个容貌清丽淡雅的女子,仿若那天边的明月,她缓步走到慕以农的面前,声音清淡,“王爷请吩咐。”

    “给你一天的时间,调查出我出府的这段时间,王妃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遵命。”明月略有迟疑,“王爷不打算告诉王妃,你已经知道当年的事情吗?”她和清风跟在王爷身边多年,岂会看不出当初王爷的挣扎,这些年他过的并不好。

    他太了解秦忆烟的个性了,他的食言恐怕在她的眼里已经是罪不可赦了,而他又将萧颜娶进了门,从萧颜进门的那一刻,就算是日后他想起来了,秦忆烟都不会再原谅他了,如今能够留在裔王府,不过是因为玲珑,仅此而已。

    所以,他就算是告诉她,自己认错了人,日后会寻个理由打发了萧颜,她都不会原谅自己。

    或许这就是他们两个人性格使然,她学不会低头,而他也学不会事事都挂在嘴边。

    “明月,退下吧!”

    见王爷不打算多说,明月也了解自己的身份,便不再多说了,“是,王爷。”

    此时清风已经将睡着的慕玲珑抱了过来,小家伙眼角还挂着眼泪,连睡觉之前都在哭,他轻轻的抹去女儿眼角的泪珠,“将她放在床上吧!”

    清风颔首,将小郡主轻轻的放在床上,他便坐在一旁,看着他们母女的睡颜,整整一夜。

    第五念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搭在自己腰上的那条腿,动一下都会觉得疼痛无比。

    “我的妈呀,这丫头是骑着我的腰睡了一夜吗?”她动了动身子,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疼,太疼了!

    她小心翼翼的挪开了慕玲珑的腿,然后慢慢的放下,再为他盖好被子,动了动身子,觉得自己浑身的筋骨就要僵硬了,可谓是哪儿哪儿都疼。

    慕以农就在刚才还怀疑秦忆烟的身份,昨天晚上研究了一夜,脸皮下方没有任何的黏合,所以不是易容,就连她脖子后面的胎记都在,并且他也检查了,是原装的,所以种种迹象表明,绝对不是冒充的,但是她怎么就性格大变了?

    可是看着刚才她对玲珑的小举动,又绝对不是演出来的,所以他可以肯定,秦忆烟是真的。

    难道她以前就是这般的性格?

    “你醒了?”

    第五念被他突兀的问话吓得浑身一激灵,忙拍着自己的胸口,脱口而出,“你要死了,你想吓死我不成?”说完她就后悔了,太不符合秦忆烟的个性了,抚摸着额头,“我的头有点疼,麻烦王爷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我还要再休息一会儿。”

    慕以农虽然对她还有诸多的怀疑,但是却不知道真的拆穿了她,他又该如何的自处?

    “你我既是夫妻,如今你身体不舒服,自然要好好的照顾你,头疼吗?”说罢,他便甩开了衣摆,坐在了床边,修长白皙的大手抚摸着她的额头,然后为她轻轻的揉按。

    第五念瞬间石化了,正巧遇见了从外面穿门而入的秦忆烟,眼见他们两个人如此亲密的举动,秦忆烟怔然,一脸吃惊的看着慕以农,这个成亲十多载,她竟不知道他还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

    第五念嘴角抽了抽,退开一点,隔开了两个人的距离,“我们两个人是清白的!”这话绝对是解释给秦忆烟听得。

    她苦涩而笑,“我知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