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定情的信物(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第五念回府,就看见慕以农黑着脸坐在大厅里等着自己,她转动了眼珠子,自己今天好像没有得罪他吧?

    “见过王爷!”说罢掉头就要跑。

    “等一下。”

    第五念顿住了脚步,回眸看向慕以农,“王爷找我有事儿?”

    慕以农蹙眉,对她的不知礼数深感头疼,“跟我去书房。”

    “哦!”第五念无精打采的跟在了她的后面,在心中长叹出一口气,她已经开始有点讨厌自家老公的前世,关键是太过阴晴不定了。

    他挺直了了身板走在了前面,她却像是一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的身后。????第五念刚刚走进书房,慕以农反手利用内力甩上了房门,他的动作快如闪电,直接将她门咚了,第五念吓了一跳,后退两步却是发现自己无路可退。

    她哆嗦了一下,慕以农低头便想要吻住她的唇,第五念伸出食指隔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不过这个手指头还没有戳到他的肩膀,慕以农却停止了自己荒唐的举动。

    凌厉的双眸扫过了第五念如平静无波澜的眼眸,眼底快速的划过一丝失望,“莫要和宸王走到的太近。”

    “哦。”

    “匕首多少钱?”

    “十万两。”第五念立刻就知道他想还钱,所以故意抬高了物价,打算从其中赚取个差价。

    慕以农淡淡的看了第五念一眼,“三万多的匕首,你竟然谎报十万两?”

    第五念一怔,立刻朝着他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不耐烦的说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这人简直就是太无聊了。

    “皇叔三岁之时,就被有心人挑拨,要另立皇储,哪怕最后皇位终究还是父皇,这父皇与皇叔之间的隔膜也无法去除,所以莫要和皇叔靠的太近,对我对你都不利。”

    第五念低垂着眼睑,按道理说,秦忆烟身份高贵,自然是了解这些皇族豪门龌龊之事,但是为什么他会给自己分析这些事情?

    “清风,去给王妃拿十万两银子。”

    第五念一怔,瞬间抬起了水亮的眸子,“你真的要给我十万两?”

    “以后莫要随便接受别人的礼物。”

    “还不都怨你,就给了我一千两,我能买个什么东西,买了匕首还不是要送给玲珑吗?让她带着以后防身之用。”

    慕以农深深的看了一眼第五念,看的她心头发慌,干咳了两声,“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不是有铺子吗,每个月的收入很可观,不至于缺银两用。”

    “那时给玲珑留下的嫁妆,我一份都不能动。”

    慕以农目光闪了闪,“清风,去给王妃拿二十万两银子。”

    第五念激动之情无以言表,“王爷,你可千万别反悔。”

    “匕首的钱会有人奉还给皇叔,剩余的银两清风会拿给你。”说罢,慕以农便掉头离开,并未再多看她一眼,但是走出的每一步就好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样的疼,高大的身躯不住的轻颤,踏出了门的那一瞬间,他身形不稳,依靠在门框之上,手指紧扣着,泛着苍白的骨节。

    止不住的心痛就像是一种慢性的毒药,逐渐开始蔓延,疼的他四肢百骸都泛着冷意。

    第五念光顾着开心了,根本没注意慕以农的异样。

    从怀中拿出漂亮的匕首,马上就想献宝似的送给她的老祖宗,这世界上哪里还有她这么孝顺的子孙了。

    去了玲珑的院子,外面没有任何人把守。

    “灵神借法,起!”

    听到玲珑熟悉的声音,轻踏着脚步,缓缓的靠近了房间,轻轻推开了房门,只见慕玲珑手印扎实,一只白色的小纸鹤颤抖着小翅膀,在半空中颤颤悠悠的飞着。

    第五念差点没惊吓到下巴掉下来,怔怔的看着半空中飞的摇摇晃晃的小纸鹤,她初练之时,也是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才勉勉强强的让纸鹤飞了那么几秒钟,就是这般,姑姑还夸她天资聪明,如今这个小丫头早上才拿的第五家手札,下午就让纸鹤颤颤悠悠的飞了起来,简直就是天才。

    小丫头一抬眼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第五念,因为灵力失控,飞在空中的纸瞬间落了地,“娘?”

    第五念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她刚刚那副惊呆的表情肯定很怂。

    “你,你练的怎么样了?”

    “我总觉得我自己好像还没有找到窍门。”

    第五念干咳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半天的时间练到这种程度,还叫没有找到窍门,让她这样勤学苦练的人情何以堪啊!

    “娘,我刚刚依着手札学了一下凝聚灵力,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灵力,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腹腔之内涌动的气流,随后散去之时,流向了身体的每个角落,我觉得很舒服。”

    “你这么快就会运用了?”

    “这算是运用得当的反应吗?”

    第五念抚摸着额头,“是的,你运用的太得当了。”

    “娘,你怎么了?脸色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我没事儿,就是有点困了!”

    “娘,那你快点回去歇着吧,我若是还有不懂的再去问你。”第五念点点头,感觉自己被深深的刺痛,她现在只想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慢慢的舔着伤口。

    待第五念走了以后,房间只剩下慕玲珑一个人之时,蓦地多出了一道黑衣身影,年龄大约二十六七岁左右,他如皎月光华的面容,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甚至是让人惊艳,他轻抿着薄唇,灿若星辰的眸子怔怔的盯着慕玲珑,黑着脸询问道,“我的玉佩什么时候还我?”

    慕玲珑生气的撅着小嘴巴,“你怎么那么无情,好歹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给我一块玉佩当做报答不为过吧?”

    第五飞扬从未想过这世间还有她这般以恩挟持的女人,而且还是个女孩子,连女人都称不上。

    “我可以换做别的东西报答你。”

    慕玲珑是个死心眼的孩子,越是不给的越是想要,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握着他最重要的东西,就能多看他两眼吧!

    “我不要,我就要你的玉佩,你的命难道还不如一块玉佩。”慕玲珑也来了倔脾气,你越是不想给我,我还非要不可了。

    第五飞扬用力握紧了双手,额间青筋暴增,“这块玉佩象征我的身份,你若是拿在手里,一定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这样你还要吗?”

    她都经历了离心湖那么可怕的怪物,还会怕什么杀身之祸吗?

    而他的这番说辞,听在慕玲珑的耳朵里,分明就是敷衍,“要,我就要。”她就像是个孩子似的,掐着腰冲着他大吼大叫的。

    第五飞扬轻蹙着眉头,还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蛮横不讲理的女孩子。

    “慕玲珑,我便再最后一次问你,你当真非要那块玉佩不可?”

    慕玲珑重重的点点头,“对,非要不可。”

    第五飞扬眼梢一瞄,注意到她头顶上方始终带着一根简朴的玉簪子,直接抽了下来。

    她的头发大多数都是用玉簪来固定的,如今被第五飞扬一抽走,三千青丝瞬间倾泻而下,她惊呼的捂着自己的头发,女子披头散发的模样只能给自己的相公看,而他竟然轻薄她这么小的孩子,简直就是无耻。

    第五飞扬侧目,慕玲珑肌肤赛雪,璀璨的双眸冒着熊熊火焰,五官甚是娇柔,唇瓣不点而红,她才不过十一二岁,小小年纪便能看得出她日后的必定倾国倾城。

    慕玲珑气的直跺脚,顿时没了女儿家的柔媚,反倒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第五飞扬,你这是登徒子的行为。”

    “那玉佩是我第五家只传给未来媳妇儿的信物,如今你非要不可,那就全当交换了定情的信物,待你及笄之时,我便娶你过门。”

    慕玲珑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好半响没有回过神来,“你,你,你二十六,我,我才十一岁,你,你,简直就是流氓,变态,大流氓,大变态。”

    第五飞扬握紧了手中的玉簪,“我走了,既然你不想还,那就不必还了。”说罢,黑影一闪便消失了。

    慕玲珑呆愣在房间好半响,掉头冲回了床上,从枕头底下拿出那块烫手的玉佩,顿时欲哭无泪,为了一块玉佩,怎么就把自己卖给了一个老子,等她及笄了,对方都成大叔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