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 极为护短的人(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言大师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自己的头伸了出来,硕大的脑袋,犹如铜铃一般泛着绿莹莹之光的眼睛,从她的头延伸至脚下,下一秒就有了巨大的蛇身,几乎能够看见她兼顾的蛇鳞,隐藏着阴冷的寒光。

    它站起了身子,大约能有七八米的高度,甩开了尾巴扫得地上的假山都碎成了渣,可见这条尾巴有多么的强劲,第五念不由得抬眼望去,对方张着血盆大口,火红的蛇信子一吸一吐之间还带着一股难掩的腥臭的味道。

    此时赵将军已经吓得瘫坐在了地上,更不要提那些四周的丫鬟奴仆,大家纷纷的跑路逃命去了。

    对于这些渺小的人类,无言根本就看不进眼里。

    慕以农虽然惊骇,面上却是不显,宣王见自己的死对手都是纹丝不动,虽然怕的要死,但是也要坚决的保持自己的淡定。

    八皇子可谓是一手抓着裔王,一手抓着厉王,吓得面色极为的惨白,结结巴巴的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好,好,好,大大大,大的蛇。”

    第五念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看在慕以农的眼里却当她是害怕了,“一会儿本王冲过去,你只管逃命,别让自己的身体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面对这种软体动物,第五念是真心的有点打怵,倒不是说害怕,就是觉得有点恶心的慌。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古代真的是个好地方,随随便便就能遇见一条蛇精。

    此时慕以农已经提着自己的宝剑冲了上去,宣王微微一怔,在敌人的面前,也绝对不能示弱,哪怕是害怕也要硬着头皮提剑而上,若是他做了逃兵跑了,朝野上下肯定要狠狠的笑话他连胆量都没有。

    面对两个小小人类的挑衅,无言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尾巴只是随随便便的扫了两下,就扫烂了一间房屋,面对轰然倒塌的声音,赵将军如梦初醒。

    掉头就往回跑,回房间背起了昏迷不醒的孙子。

    他竟然没有想到无言是个妖怪,如果她是个妖怪,那么裔王妃所说的一切都是成立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一阵后怕,幸亏刚刚他们摘掉了玉佩,他不敢想,若是没有拿掉玉佩,柯儿是不是真的会变成一个怪物,连自己的亲爷爷都敢杀的怪物?

    慕以农和宣王打的难舍难分,却始终没有找到窍门,毕竟无言已经是修炼五百多年的妖精了,有了人智慧,岂会看不出对方想要刺穿自己的七寸,因为这是蛇的弱点。

    第五念甩起了自己的鞭子,抽打在地上的力度足以撑起了第五念的身形,使她腾空而起,脚尖重重的踏在了无言的头上,虽然不疼,却是折辱了它。

    无言顿时扭动了身体,极具的狂吼了起来,张着血盆大口就想要撕碎第五念的身体。

    慕以农见状,飞身而起,更快一步的拦住了第五念纤细的腰肢。

    “王爷,我去托住蛇妖,用你的剑刺穿它的七寸,千万别贪图了它的美色就舍不得了。”第五念绝对是善意的提醒。

    “看见它这副丑陋的样子,你还指着本王意乱情迷吗?”

    第五念竖起了大拇指,“精辟!”

    但是这句话却是刺激到了无言,想她幻化成人形的时候,是何等的美丽,到了这个人类的眼里,竟然变得丑到登不上台面了,这对于她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你们,找死!”它甩起了尾巴,打的四周碎石乱掉,宣王和厉王都加入了战斗之中,若是不彻底的杀死眼前这个蛇妖,今天他们任何一个人都逃不出去。

    难得他们兄弟其利断金一回,配合还算是尚有默契。

    第五念见他们托住了蛇妖,决定改变战术,虚空画符,画下一个灭妖阵。

    收起了鞭子,因为来的时候太过匆忙了,她什么都没有带过来,所以只能以第五家女人的鲜血为朱砂了,用力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旋即运用周身的灵力,她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力量笼罩在自己周身的位置,许是这古代没有受到任何的污染,她随随便便就能够吸收到周遭的灵力,幸亏控制得当,否则一定会被反噬。

    将那股强大的灵力凝聚在还滴着鲜血的手指上,她在空中认真的描绘出心中灭妖阵的图形,起初掌握不好强大的灵力,手指有些走偏,后来慢慢的适应了,仿若是游龙画凤一般移动,一个灵力聚集的灭妖阵便落下了最后一笔。

    她迅速结了手印,默念着二百多字的咒语。

    其他人刚才还以为裔王妃受了刺激,脑袋恐怕有点不正常了,却是没有想到下一秒让他们震惊的差点连剑尖都走偏了,甚至被蛇妖甩上了天。

    她的手印结束,加重了口中最后的一句话,“万法归宗,灭妖阵,起!”话音刚落下,连着她头顶上空赫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金光符文,有规律的编织成一个气吞山河的灭妖阵。

    即使是在青天白日下,也能够看见此阵法光芒万丈。

    无言自知今日算是遇见了高手,不宜恋战,这个想法升起,身形一动便要逃跑,却是没有想到那阵法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朝着它铺天盖地而来。

    第五念大喊了一声,“王爷,你们退出来。”

    虽然慕以农震惊第五念的本事,却也明白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逞能的时候。

    快速的抽身,宣王和厉王自然照做,毕竟自己的小名要紧。

    换了蛇妖却因为体积庞大不宜逃脱,只能幻化成人型,却忽略了第五念的灭妖阵是专门为了灭妖的,就算是她幻化成了一坨屎,也会被阵法所桎梏。

    金光四射的阵法笼罩在无言的上空,只听第五念念了一句咒语,随即就劈下了一道雷,打在了无言的身上,因为灼热的痛意,她又变成了巨大的蛇神,一双瞪着血红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恨不能将第五念瞪出一个窟窿眼来。

    那阴森森的寒光,令幸存的人不寒而栗。

    第五念却是始终面不改色,接着念下了下一道咒语,不仅有雷,还多了数道闪电,无言疼的满脸爬动,却因为灭妖阵法的局限,最终却只能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

    无言不甘心如此,就算是死也要最后一搏,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企图破解阵法,每次撞击都会发出悲戚的嘶鸣声,甚至是带动着天摇地动,若不是定力极好的人,恐怕就要站不稳了。

    无言性子极倔,宁愿就这般自己撞死,也不愿受制于第五念,在它眼里看来,说不定用力的撞击阵法,还能给自己撞出一条生路,哪怕是头破血流。

    “妖孽,我问你,你为何要帮离心湖的怪物?”她如果连一只五百年的蛇妖都镇不住,就真的不配做第五家的继承人。

    无言遍体鳞伤,却是昂头大笑,“你做梦,我是死都不会告诉你的,人间将有一场浩劫,你们谁也逃不掉,今日就算是我死了,你们早晚有一天也是要陪着我的,而你……”她阴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第五念,“会受到诅咒的。”说罢,它便一头撞死在阵法之中,灭妖阵没有起到最后的作用。

    但是妖死了,阵法也就是失效了。

    第五念却是蹙起眉头,仔细品了品无言的话,却是很自然的联想到了她的诅咒是否和第五家的诅咒有关?

    或许,她知道什么?

    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历史上并没有盛世皇朝,若是这个时代发生了一场人间浩劫,也就自动的抹掉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只是这背后放佛还有更大的秘密,第五念却是怎么也参不透。

    第五念站在原处沉思,慕以农上前,淡淡的说道,“王妃,你太累了,回府休息吧!”

    听到慕以农的声音,宣王,厉王,八皇子齐刷刷的看向了第五念,眼眸之中皆是探究之色,他们竟然不知道裔王妃还有这样的本事,可比盛世皇朝的国师还要技高一等。

    赵将军这回是彻底的相信了第五念的本事,“裔王妃,是老臣有眼无珠,竟然不知裔王妃是高人,还请你救救我的孙子,我们赵家原做牛做马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这话无疑是表明了自己的心态,宣王眼中快速的划过了一道暗芒,随后看了慕以农一眼,倒是下了一手的好棋,竟然轻松就网罗了赵将军,他用力的握紧拳头,告诫自己绝对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儿就扰乱了心智。

    第五念淡淡的说道,“做牛做马就算了,你给钱就行,现在救你孙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了离心湖的妖怪!”

    赵将军满面土色,一个五百年的蛇妖就能毁了整个赵府,若是再来一个离心湖的妖怪,根本就是痴人说梦。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救赵柯了吗?

    “我累了,先回去了!”

    裔王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已经缩小了身形的蛇妖,变成了正常大小的蛇身,“赵将军,这里你处理妥当吧!”随后追上了第五念的脚步,两人皆是沉默不语。

    八皇子路过,一脸嫌恶的绕了一圈,厉王和宣王仅仅只是皱了皱眉头,面对这个刚才还作乱的蛇妖,现在就变成这么小的一团了,有点太过颠覆他们以往所看见的世界。

    回去的路上,裔王和王妃同坐一辆马车,她不说话,他便什么也不说。

    第五念不由得抬眸看了一眼慕以农,“王爷没有什么话想要问我的吗?”

    慕以农摇头,倒是说了一句别的,“在外要自称臣妾。”

    “好吧,王爷就不想知道臣妾为什么会捉鬼了?”

    “那是你的事情,本王不想知道!”慕以农握紧了双手成拳,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将眼底的不安统统隐藏了起来,他可以做到不闻不问不听,什么都可以做到,只要秦忆烟好好的。

    第五念无声的说了一句,胆小鬼!

    感情的事情最是令人难琢磨,她的老公还没有着落呢,眼巴巴的为人家操心,果然是吃饱了撑的。

    但是,无支祁的事情坚决不能再拖了。

    正是皇上焦虑的时候,谁也不想为了这样的事情去惊扰了皇上,他为了宸王变正常的事情都烦恼不已,现如今若是告诉他还要操心蛇妖,不仅不信,说不定还要勃然大怒,裔王,宣王,厉王,八皇子很有默契的谁也没说,赵将军更是什么也不敢说。

    虽然闹出了动静很大,但是高门大户都是自扫门前雪,所以也没人搭理赵将军的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人只知道当日裔王妃去了赵府,听说是为了给小郡主讨一个公道,后来就演变成了别的版本,裔王妃大闹了将军府,毁了半个将军府,告知赵府所有的人,引以为戒,若是下一次再敢不知死活的得罪了裔王妃的小郡主,下次就全拆了。

    第五念听到这个传言,很忧伤的表示,这是哪些缺德带冒烟的人传出来的。

    孤冷清高的裔王妃是个极为护短的人,所以莫要得罪裔王府的女人。

    事后,宸王得知此事,也不过是摇头失笑,认真说起来,她还真是极为护短的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