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宸王是什么鬼(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夫少妻,还会疼人?

    “是,是这样吗?”

    “当然了,第五飞扬一定会是个疼媳妇儿的好男人,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和你爹看看啊!”好想知道他们第五家现在崛起到了哪一步了?是不是一个特别牛逼的存在?说不定期间隔开了好几千年失传的法术她也一探究竟,想象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慕玲珑尚且有些回不过神来,“娘,你刚刚还说他不会喜欢我这种连胸都没有的人,甚至还让我多看多观察,别轻易的交付真心,现在就要进展到见父母的地步,我怎么搞不懂,你想让我怎么做?”

    第五念想抓抓自己的头发,自己刚刚为什么要把话说的绝,如今对方是第五家的先祖,她该如何的圆回来呢?她感觉自己的脑细胞都不够用了,最后干脆哭丧着脸商量道,“玲珑,你能不能把我刚才说的话都忘了,只记得第五飞扬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慕玲珑嘴角一抽,“娘,你说的好像见过他似的,其实他的心黑着呢!”

    “不,不能吧!”

    “你怎么就知道不能?”

    “我,我觉得姓第五的应该都不会太差。”这话说完,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慕玲珑换眼皮一跳了,“娘,你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是不是太没有标准了?”

    “还好吧!”刚刚黑了自家的老祖宗,现在再想洗白就有点难了,不过,她必须给玲珑灌输一个事实,“玲珑,听娘的一句话,你还不到十二岁,离及笄还有三年,所以,咱们慢慢看,慢慢品,不着急。”

    “嗯,我明白,若是他不行,大不了我就把玉佩还给他。”

    “玉佩?什么玉佩?”

    慕玲珑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佩,竟有四种颜色,青色,白色,金色,紫色。样式很普通,胜在颜色很奇特,四种颜色分明,但是每一个部分衔接的很好。

    “娘,他的仇家挺多的,初见他就躲进了我的马车里,侥幸的逃过了一劫,然后我便发现了这块玉佩,当时只是觉得很漂亮,本想以救命之恩和他要,谁知道他那么小气,死活不给我,我就趁着他昏迷顺走了,他也没说这块玉佩是他们家祖传之物,后来他又来要了一回,我没给,他就把我带的簪子带走了,还说什么定情信物,等我及笄要来娶我。”或许一切就是从那一刻变得不一样了,她开始不由自主的总是想歪,想着真的有一天会嫁给他,开始莫名其妙的为他担心,连她都觉得自己快疯了。

    第五念震惊的看着玉佩,不,应该不能算是玉佩,倒像是一块天然合成的宝石,抚摸着上面的材质,竟然与自己四方手链上的四块宝石是同一个材质。

    原来四方手链的原形竟然是类似玉牌的宝石,只是后来到底怎么分开的?

    第五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已经开始好奇了,他们第五家是不是从这一辈就开始诛杀旱魃?

    “这东西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你且好好的收好,别弄丢了。”

    “嗯,我知道,娘,我和他的事情,你能不能暂时别告诉我爹。”

    “我知道该怎么做,你爹是有点呆板,可能没法接受你这么突飞猛进的感情。”

    “我本以为娘你也无法接受,只是你最近变得好奇怪,我可能也需要慢慢的适应你了。”

    “玲珑,你只要记得,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变,你这几日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娘,你是打算去收服离心湖里的妖怪吗?”

    见慕玲珑异常兴奋的表情,第五念就知道这丫头多半是想和自己一起去,她接触第五家的法术不过也就两三天的时间,若是真的带上她,说不定还要生出事端来。但是明着拒绝,说不定她自己还要闯出祸端来。这个时候,她也只能使出缓兵之计了,轻拍着她的肩膀,“放心吧,若是我去离心湖,肯定带上你。”

    慕玲珑忙不迭的点点头,“娘,我就是这个意思,也好见识见识我这两日所学的法术有多厉害?”

    第五念回了自己的院落,将香梨和樱桃打发了下去,然后轻推房间的门,只见桌子上的书本正在自动翻阅着,连忙追问,“你看的怎么样了?在县志里有没有找到离心湖的传说?”

    秦忆烟摇摇头,“我都已经看到七百年前了,始终没有找到,再久远一点的,只怕更加找不到。”这三日,她和第五念一直都在查看县志,有关离心湖所有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妖怪一说。

    “这个无支祁到底是什么时候在离心湖的呢?”第五念右手一摊,赫然出现了一个卷轴,一天以前玲珑就还回来了。

    她决定从第五家的卷轴入手,就从第一代开始看起,说不定能够寻找些蛛丝马迹。

    秦忆烟不经意的问道,“这是什么?”

    “我们第五家的手札,上面记载了收服各种妖魔鬼怪的方法。”

    “哦!”

    第五念低头翻找,竟然很顺利的就找到怎么收服无支祁的办法,上面赫然写着一句话,找宸王。

    瞪大了眼珠子,她还非常傻逼的用自己的手去搓了搓卷轴,怎么看都感觉有点像是后写上去的。

    “你怎么了?”秦忆烟也看了过来,不禁‘咦’了一声,面上陇上了几许的疑惑。

    第五念连忙追问,“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个字迹……”

    “怎么了?”

    “好像是玲珑的。”说罢,秦忆烟挥开了小手,书页跟着翻动,一连翻了几十页,直到某一页停顿,然后又将之前的翻了翻,字迹果然有所转变,“第一代是玲珑的字迹,第二代以后,就换了一个人。”

    第一代?

    第五念沉思,这么说,玲珑是第五家的第一代祖先。

    “你确定你没有认错?”

    秦忆烟摇头,“不可能,我自己的孩子,她的笔记我是不会认错的,玲珑一直是在模仿我的笔记,所以和我的字迹有点像,不信你拿一本我誊写的金刚经看一看,是否笔记一样?”

    第五念从书架上拿出了放在最上方的一本经书,然后与第五家第一代手札对比了一翻,字迹果然一样。

    秦忆烟侧目看向了第五念,“念念,有些事情你不说,我便不问,但是现在你们第五家的手札牵扯出玲珑来,还有你对玲珑热络的态度,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是否别有用心,你到底是谁?真的是我的前世,你是为了我而来,还是为了玲珑而来,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算是再死一回,都不能让你借用我的身体了。”

    自知有些事情已经瞒不下去了,还不如干脆解释清楚,也免得日后猜忌,“我不知道我说的你是否会相信?”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相信呢?”

    “我的确是为了你而来,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玲珑会是你的女儿,严格说起来,玲珑将来会嫁给我们第五家的祖先,而我是慕玲珑第八十七代后人。”

    秦忆烟蹙眉,“你都把我搞迷糊了。”

    “我不仅是你的来世,也是你的子孙后代,这就是我对玲珑为什么那么关心的原因,还有沐云瑶,她过几个月就会穿越时空,与我爸爸相遇,然后生下我,这也是我还关心沐云瑶的原因!”

    “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我得需要一点一点的理顺了这其中的关系了。”

    第五念握紧手札,“你慢慢理顺,我去问问玲珑,为什么解决无支祁要找宸王?”轻轻的握住了手心,手札赫然消失不见了。

    一天光顾好几次女儿的闺房,连慕玲珑都要觉得自己的房间是不是藏着什么样的宝物?

    “玲珑,把你记下第五家的手札拿给我看看。”

    慕玲珑愣了一下,“好!”

    接过她的本子,第五念翻开了第一页,然后拿出第五家的手札对比了一下,果然字迹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一个笔锋略显稚嫩,另一个尽显大家之风,两相对比,自己风骨一样,唯独有区别的就是手法而已。

    此时慕玲珑也发现了两个手札的字迹是一样的,“娘,这是怎么回事?”之前没对比,她没觉得,现在一对比,竟然是惊人的相似。

    第五念翻看,找到了消灭无支祁的方法,答案竟然是一样的,都是找宸王?

    “玲珑,这是你写的吗?”她所指的是第五家手札,而并非是慕玲珑誊写的那一份。

    她连忙摇头,“不是,我是照着第五家手札所写的,我当时还奇怪,这上面的答案为什么要找宸王?”

    “所以,不是你改写的?”

    “娘,手札在你手里,上面都有什么你又不会不清楚,怎么可能是我改写的?”

    第五念一窒,她能说她很懒吗,没有特殊无法处理的妖怪,是根本不想看第五手札来学习的,没有遇见过无支祁,自然也不会来寻找办法,对于正确的答案自然也没有概念,可是这样的话她没脸说,若是玲珑以后知道自己的后代子孙这么懒惰,恐怕要气死了。

    “原本就是这么写的,我根本就没有更改过。”

    第五念点点头,“我明白了。”

    “娘,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五手札上的自己为什么和我的好像?”

    “玲珑,以后你若是遇见各种难缠的鬼,都要记下来,对你的后人有好处。”

    “哦。”她虽然不懂娘为什么这么交代,但是娘说的肯定没错,她今后会照做。

    解决无支祁的方法是宸王,宸王到底是什么鬼?她不禁开始怀疑宸王到底是谁?

    在第五家充当什么样的角色?

    她本就是个急性子,若是不彻底的弄清楚,说不定晚上连脚都睡不好?

    想到慕以农好像特别排斥宸王,第五念决定利用灵力先逃了再说,这事儿还得瞒着他。

    所以当慕以农知道王妃突然消失不见了,已经是一盏茶以后的事情了,尤其是听明月说,从玲珑园出来以后瞬间消失的,他就彻底的慌神了,生怕秦忆烟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一向性子冷淡,喜怒不形于色,很难看见他脸上其他多余的表情,这一次是真的发火了,“让你看个人,竟然连人都看丢了,若是王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本王就砍了你的脑袋,马上去离心湖,哪怕是翻遍整个京城,也要把王妃找出来。”

    “是,属下知道!”

    “慢着。”

    明月满面自责,回眸看向王爷,“王爷,请吩咐。”

    “本王要亲自去离心湖。”他不敢想象,她会面对怎样的危险,若是被那个凶猛的妖怪吃了肉身,烟儿岂不是……

    想到那种可能,慕以农再也坐不住了,恨不能立刻奔向离心湖。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