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你脑袋有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秦忆烟的态度很冷淡,但是一点也不妨碍慕以农心中的欢喜,从来不知道,这么看着一个人也会让他心满意足。

    秦忆烟手握着热茶杯,能够感受到茶杯上的热度,与自己手心的温度几乎是两个极端。

    这种冷与热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自己,她已经死了,与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放下手中的茶杯,慕以农面如皎月的脸上立刻闪过了一丝热切,“还喝吗?”

    她摇摇头,随后闭上了眼睛,决定闭目养神。

    慕以农却是伸出手握紧了她的小手,哪怕是捧着那么热的茶杯,这手却依旧是冰冷的,他用力的握紧,企图想捂热她。

    秦忆烟有些不自在的收回自己的手,却发现被他握得很紧。

    “怎么了?”

    她自知,慕以农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抽回自己的手已经是不太可能了,“我还想再喝口茶。”

    “好。”他为她斟了一杯热茶,小心的将茶碗递到了她的手上,“慢点喝,别烫到!”

    秦忆烟颔首,捧着茶杯就喝了一口,随后便捂着茶杯不撒手了。

    慕以农看出了她的小心思,不禁莞尔,竟然不知道她还是这么可爱的一面。

    想到这里,他身子靠前,秦忆烟立刻警觉的睁开了双眼,还没来得及闪躲,就被他吻了额头,万般怜惜的摩擦着她白皙的额头,“烟儿,你真可爱!”

    秦忆烟的身子骤然一僵,便是不敢再动半分了。

    一双惊恐的双眸怔怔的望着慕以农,放佛是今天第一天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其实第五念这一路上也不太好过,本来以为自己用了隐魂咒就不会被玲珑发现,却是没有想到,这丫头的灵力会觉醒的如此吓人,一个人坐在马车里咦来咦去的,害的她心脏都快要提到嗓子眼儿去了,生怕自己被她发现,好不容易挨到了宫门口,她逃也似的跳下了马车。

    慕玲珑双目闪过一丝凌厉,掀开了马车帘,跟着追了出去,却是一无所获。

    “参见郡主!”慕玲珑跳下了马车,立刻就有守卫上前抱拳请安。

    慕玲珑四周看了看,竟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她自从修炼了第五家的手札,那方面的感知会非常的惊人,所以她不相信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

    “你们看见有人从本郡主的马车上跳下去吗?”

    “启禀郡主,末将并未看见。”

    “奇怪了!”她明明感觉有人从马车上跳下去,怎么会一眨眼就看不见人了呢?“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启禀郡主,末将等人一直在此,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人。”

    慕玲珑抿了抿唇,也只能作罢。

    好不容易到了宫门口,秦忆烟正想找念念来替代自己,让她可以喘口气,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人。

    慕以农看着她四处瞭望,一脸的苦恼,随后还附带着小女儿家似的跺脚,慕以农见此不知怎么就笑了起来,竟是风华霁月,惹来其他的名门小姐偷偷摸摸的看了他好多眼。

    “娘,你坐马车累吗?”慕玲珑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担心她不适应这样的场合,尤其是见到各家夫人的各种寒暄。

    秦忆烟摇摇头,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娘,没事儿,就是马车里有点透不过气。”

    “等一下,玲珑陪你走着去文华殿,你也好长时间没有进宫了,正好看看沿途的风景,御花园又新添置了一些名贵的花草,看着心情也好。”

    “听你说的,我都想转一转了。”

    “本王陪着你们娘俩一起转一转。”

    秦忆烟脸上的笑容因为慕以农的插话,瞬间就凝固了,她一点也不想和他一起散步进宫,“王爷日日来宫中上早朝,我想你可能不太愿意和我们一起吧,你还是乘着马车先进宫吧!”

    慕以农看向了玲珑,淡淡的问道,“玲珑不希望我陪着你们母女俩吗?”

    慕玲珑忙不迭的点点头,“当然希望了。”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陪着你们娘俩一起走进去。”

    秦忆烟咬着下唇,瞪了慕以农一眼,竟然没有想到从玲珑这一处下手。

    宫门前的检查结束,他们一家三口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辆马车缓步前行,途中惹来许多别的官家马车驻足,皆是异常的羡慕。

    宸王的马车路过,放慢了速度,只见一只素白纤长的大手掀开了车帘,赫然映着宸王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孔,“参见皇叔(皇叔爷)”三人赶忙施于一礼。

    “免礼吧!”随即看了一眼裔王,不痛不痒的说道,“据本王所知,那丞相家嫡出老幺因为治理淮水水患有功,今日会向皇上请功,想要娶你家玲珑。”

    裔王顿时就黑了脸,这事儿丞相之前提过一嘴,当时他以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想多留在身边两年为由推了,不是说丞相嫡出老幺不好,而是丞相府人口复杂,玲珑这性子嫁进丞相府,必定是要吃亏的。

    当时丞相什么也没说,却是没有想到会让他的儿子当众开口,若是依着治理淮水水患的功劳,加上父皇又想笼络丞相,这事儿说不定真的就会答应了。

    “多谢皇叔提醒。”

    慕玲珑却是气的瞪圆了眼睛,她自小就看不出上莫丛书,总觉得他这人虽然有些才华,却是一个思想守旧的人,认为女子就该相夫教子。

    她不喜欢这样的男生,拉紧了慕以农的衣袖,“爹,我不喜欢他!”更何况她还接受了第五飞扬的定情信物,与莫丛书更加不可能。

    “你且稍安勿躁。”莫丛书的身份,甚至是才华,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乘龙快婿,可是在慕以农的眼里,他的女儿还可以嫁得更好。

    秦忆烟蹙眉,看得出女儿并不喜欢那个莫丛书。

    宸王放下了车帘,第五念立刻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素白的大手,“你说的是真的?”

    “什么?”

    “别装蒜,就是丞相家的那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放心,成不了大事儿,我提醒裔王也不过是希望他们避开不必要的麻烦。”

    “该死的,我先把那个小子推池塘里,看他还怎么挖我们第五家的墙角。”

    见她气愤慷慨的模样,与那亿万年前的她没有丝毫的改变,宸王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痴迷了,甚是专注,若不是第五念狠瞪了他几眼,不知道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第五念轻咳了两声,“你看够没有?”

    “没有,看到世界末日我也看不够。”

    她美目圆睁,可能是没有想到宸王竟然会说出这般没羞没臊的话,“我是有老公的人了!”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很爱他!所以……”

    “所以什么?”

    “别停止,请继续很爱很爱他。”

    如果不是宸王的表情很认真很认真,第五念还真的以为他是在说笑呢?随即很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宸王,你的脑袋有病,鉴定完毕!”说罢,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尽量别和他靠的太近,省得被传染了。

    宸王淡淡一笑,“等一会儿下了马车,莫要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我离你一步远怎么样?”

    宸王蹙眉,很认真的说道,“念念,就在我身边,否则你就别想知道白虎如何苏醒?玄武在哪里?”

    “你威胁我?”她气呼呼的朝着他瞪起了眼睛,眼底冒着愤怒的小火花,如果有热度,宸王恐怕已经不知道被烧焦多少回了。

    “你若是这么想,我无话可说。”

    第五念面对宸王,总是有种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对方好像很轻易的就拿捏住了她的个性,甚至还把她吃的死死的。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决定下了马车就跑,谁要理他。

    宸王不动声色,却是将第五念看的特别清楚,下马车之前纤长的手指随手一画,顿时落下了一个结界,“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怕你不听话,所以设下了一个结界,可以将你圈禁在我十米以内的范围。”

    “你!有种!”

    “念念,我只是不希望你冲动而已!”

    她只不过是来参加一场请宫宴,能有什么可冲动的,可是当她看见那抹高挑的身影之时,彻底的明白了宸王所指何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