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认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滚出来!”

    躲在帷幔后的明月还没有拉住郡主,她就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明月对于这个宸王内心还有所防备,甚至是抵触的。因为不知对方是敌是友,虽然那日在离心湖见过了他的本事儿,知道他肯定会救出王妃,可是对方会不会救王妃还两说。

    “玲珑?”宸王眼神一闪,立刻联想到有可能是第五念出事儿了,“是不是你娘她?”

    慕玲珑重重的点点头,然后将赵柯的事情大致的讲了一点,主要挑了重点的讲。

    宸王面色凝重,用力握紧了双拳,无论何时何地,总是有本事让自己如此轻易的陷入危险之中,这样胆大妄为,他真的不知道还能护着她多久?

    “所以你娘现在在赵府?”

    “是!”

    “皇叔爷,快去救救我娘吧!”慕玲珑甚是激动,拉着他素白的手腕就要冲出房间,却是被宸王拦住,慕玲珑回眸望向他,可怜巴巴的问道,“皇叔爷,你就不能救救我娘吗?”

    “能,但是不能走出大门,你皇爷爷派了太多人盯着我,出不去半步。”

    “可是我娘她等不及了!”

    宸王挥动衣袖,房间内的两个人赫然消失不见,独留明月微微一怔,不由得暗衬了一声糟糕,他们两个人就这么的走了,那么她该怎么办?

    再晃眼的功夫,宸王和慕玲珑已经来到了赵柯的房间,因为之前玲珑的交代,所以暂时没有人敢进来。

    宸王看着软塌上的秦忆烟的躯体,淡淡的看了一眼赵柯身上的玉佩,一团黑气快要消散的差不多了,再看赵柯的气息略显微弱,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竟然从这块玉佩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不由得脸色一变,整个人化作了一团紫气的烟雾直接没入了玉佩内。

    落入了漆黑的苍穹之下,他目光扫射这个无垠的天地,不远处白光微闪,他化身为一道紫气的烟雾,仿若是离弦的箭,快的几乎让人眼花,直至落到了狼狈的第五念面前,那道凶猛的劲风仿若是感受到他的到来,硬生生的转换了一个方向。

    宸王毫不客气的回击,肉眼可见的紫色利刃飞出,速度异常的迅猛,导致对方本来不及闪躲,直接被打中了,对方几乎是不可置信的唤了他一声,“哥哥?”

    宸王冷眸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气,“别叫我哥哥!”

    “哥哥,你竟然为了这个丑东西不认我?”声音拔高了几分,导致他妖魅的脸都变得狰狞扭曲,愤恨的双眸牢牢的锁着被宸王护在身后的第五念,“是你,是你让我哥哥变得人不人,神不神!”

    “滚!本君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

    “哥哥,我是你的弟弟!”

    “你若是真心当我是你哥哥,你就该知道,第五念是你的嫂子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为何还要刁难她?”他放在手心里呵护的宝贝,连自己多瞪两眼都心疼,他竟然想让她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处心积虑毁了本君的三魂六魄,都可以饶你,但是你让伤了她,本君绝不绕了你。”

    第五念轻咳了一声,感受整个脑袋都变得混混沌沌的,她从来不知道对方强大的程度,仅仅只是一抹意念的攻击,她就要被击的魂飞魄散了。

    也听不清他们到底在吵什么,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变轻了,连耳朵都发出嗡鸣的声音,从灵魂裂纹处开始流逝,随后便要慢慢消散了。

    宸王回眸,眼见她的灵魂已然有了裂纹,目光变得更加冷了。

    纤长手指弹出了一股极强的紫色光束,直击他光裸的眉心,意念瞬间消散了,玉佩内陡然一亮,周围泛着橙黄色的光,不远处的赵柯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宸王的大手抚摸着她灵魂裂缝的地方,刺眼的紫色之光瞬间愈合了她灵魂的裂纹,第五念只觉得浑身周遭被一股暖流包裹着,温暖的让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他随手捞起了赵柯的灵魂,再小心翼翼的护着第五念,然后离开了玉佩。

    宸王刚一落地,玉佩便碎成了两半,将赵柯的魂魄注入他自己的体内。

    慕玲珑一直守在一旁,内心是无比的焦虑,见皇叔爷出来了,提在嗓子眼儿的心脏也落了下来。

    “皇叔爷,我娘怎么样了?”

    “她需要休息一下,你出去先帮我守着,等一炷香的时间再进来,至于赵柯,怎么也要睡上十天半个月。”其实他的灵力足以让他更快一步的醒过来,但是他却不想浪费在赵柯的身上。

    慕玲珑颔首,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信服皇叔爷。

    “好,我知道了,皇叔爷请放心!”她恭敬的朝着宸王施于一礼,然后推开门,与等在门外的赵将军交谈。

    宸王缓缓的合上眼睛,启动了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不曾启动过的神力,既然已经曝光了目标,他也就不必再躲躲藏藏着。

    眼前的景致从赵府转换到了街外,顺着宽敞的街道快速的游走,然后直穿裔王府,轻唤了一声秦忆烟的名字,便能够立刻感受到她此刻在玲珑园。

    “是谁?”秦忆烟面色惊慌,只觉得有一股强大到令她足以骇然的力量朝着她汹涌而来。

    “宸王!”

    “你!”许是连对方的人影都没有看见,她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拽,下一秒身子便是一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竟然在一间陌生的房间,宸王就站在她的面前,极其淡漠的看着她,淡淡的说道,“第五念受伤了,这几日你就好好待在自己的身体里,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只需要在心中唤我,我便会赶来。”

    听到第五念受伤了,秦忆烟连忙追问,“念念没什么大碍吧?”

    “需要一段时间静养。”

    秦忆烟从小到大,处得最好的朋友就是自己的妹妹,也不接触别家的女孩子,所以朋友少的可怜,自从第五念来了以后,两人时不时说说话,她真的把她当成了朋友看待。

    “我不会让她出事的。”

    “那就拜托宸王了。”

    “玲珑在外面等你,我就先行一步了!”话落,宸王化作了一团紫色的烟雾,人便消失在了房间里,秦忆烟看的目瞪口呆的,心中已经开始猜测宸王到底是什么人?

    宸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明月一个人在房间里急的团团转,外面耳目众多,她出去肯定就会被皇上知道,可是放任王妃和郡主两个人留在赵府,她又是十分的不放心。

    此时见宸王回来,她可谓是欣喜不已。“宸王,我们王妃没事儿了吧!”

    “嗯,本王有事儿会离开一阵子,马上就走,等这边的耳目减少了,你就离开吧!”

    “多谢宸王。”

    宸王立刻吩咐人,收拾简单的行李,马上启程,去距离此处一百多里的雪山,此时两道折子分别去了皇上的御书房,太后永宁宫,宸王老毛病犯了,要去雪山静养,因为事发突然,所以走的特别急切。

    马车内,第五念虚弱的倒在了他的怀里,他轻轻的拥着她,生怕哪一下用力过度,会伤了她。

    “我们这是去哪里?”

    他轻轻的说道,“去雪山。”

    “慕以农和秦忆烟定情的地方?”

    “是。”

    “你想冻死我?”

    “灵魂状态,感受不到温度。”

    “和你说话真没劲儿!”她企图想要推开了他,这么窝在别的男人怀里,算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你现在很虚弱,别总想着推开我。”

    “你又不是我老公,别靠着我这么近。”

    宸王眸光闪烁,他们的婚姻早在亿万年前就敲定了,可是他却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留不住,让她在这个世间颠沛流离,他为了她一路披荆斩棘,满身伤痕而来也心甘情愿。

    他抱着她始终不撒手,“别动,你的灵魂太脆弱了。”

    她轻哼了一声,“还不是你害的吗?”

    “今日那个人还对你说了什么?”莫名的他有点紧张,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都快要提到了喉咙里了。

    “那个死变态是谁?说我是他的嫂子,他哥哥到底是谁?”后来的话,第五念便是什么也没有听见,更加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死变态的哥哥,若是听到的话,也不可能与他靠的这么近!

    “既然是个变态,还理他做什么?”

    第五念点点头,“你说的特别有道理。”

    “念念!”他双手扣住了她的双肩,瞳眸发出耀眼的光芒,深邃的眼睛定格在她素净白嫩的小脸上,他的声音低沉迷人,就像是大提琴拉开了琴弦,散出扣人心弦的旋律,“我可以吻你吗?”

    第五念微微一怔,本就被她看的灵魂都在颤抖,现如今又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让她不由得想到了很久以前,在那个盘龙盘山道下,闵御尘也是这么看着自己,看的她口干舌燥,看的心跳加快,也是问出了这么一句话,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使得她眼神迷乱,已然忘了他刚刚说了什么,就是这般怔怔的看着他。

    见她并未拒绝,他微微低下了头,薄唇摩擦着她的唇瓣,还不等细细品尝她的美好,就被对方用一根柔弱无力的手指头推开了脑袋,犹如浩瀚的星眸闪过一丝惊诧。

    宸王觉得自己已经明明都碰到她的柔软,却不曾想最后关键时刻竟然就这么的被她推开了。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就连这吃惊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想到自己这些日子孤身一人,四下无人的时候,想老公想到蒙着被子落泪,却没有想到她想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面前,甚至是一直守护着自己。

    她眼眶蓄满了眼泪,轻唤了一声,“老公!”直接扑向了宸王的怀里,送上了自己的红唇,捧着他微怔的脸,就像是亲孩子似的,左亲亲右亲亲,亲的他毫无招架之力。

    她的眼泪低落在宸王的脸上,几乎就快要淹没了他。

    搂着怀中温软的娇躯,“念念,我想你了!”

    “老公,我也想你了,很想很想。”

    他执起了她的下巴,印上自己轻柔的吻,浅尝不止。

    她伸出小手环住了他的腰,想到这些日子他明明就在自己的身边,却是什么也不说,不由得气恼的狠掐了他的腰,他吃痛的张了张嘴,第五念趁虚而入,狠狠的咬了他的舌头,他吃痛到狠狠的吻了再吻,直到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才放开彼此,第五念带着几分哭腔,“你明明就认出了我,为什么不告诉我,看着我当着你的面表白自己到底有多么深爱你,是不是觉得耍着我特别好玩儿?”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修长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脸,几乎是爱不释手,就算是让他这么看一辈子,哪怕是永生永世都不够。

    他白皙的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之上,低沉的说道,“对不起念念,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还没有办法面对我自己的身份!”

    “你的身份,你还有别的更牛x的身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