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 开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说八道,人死了不去地府报道,你们以为你们是在修仙呢?”

    慕以农听闻此话,立刻急急的追问,“所以人死了都会去地府报道吗?”

    第五念将视线从地图移到慕以农的身上,许是他也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很激动,不由的侧目,看向了她手里的那份地图,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你若是有看不懂的地方,本王会给你找专人讲解。”

    第五念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淡淡的说道,“人一般死后都会去地府报道,除非有未了的心愿,牵挂,甚至是仇恨是她不甘愿去地府报道的原因,向阳村的这些人是被困住了,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们被困的原因。”

    慕以农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怔住,随即以一种讳莫如深的眼神看着第五念,许是他的眼神太过诡谲,就连第五念都感觉到了,不由得抬眸,不经意间撞入了他深邃的目光里,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他不会以为是她困住了秦忆烟吧?

    她不得不多想,关键是这个男人看着自己的表情充满了算计与考究,活似她只要露出半点不对劲的地方,就会直接灭了她,果真是嘴贱了害惨了自己,第五念往往是那种越心虚嗓门越大的人,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总之先声夺人肯定是不会错的,“你瞅我干啥呢?”

    慕以农微微一怔,瞬间回过神来,“我们什么时候上山?”

    第五念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我必须还要去山上实际的考察地形,至于向端的尸体亲眼看见了再说。”

    “等我去点几个得心应手的手下,我们再一起上山。”

    第五念蹙了蹙眉,“说句老实话……”她顿了顿,反正说了又不会同意,还不如不说。

    “什么?”

    “没有了,面对你,一句老实话也没有了。”

    慕以农深吸了一口气,“你劳累了一晚上,暂时小歇一会儿,等本王这边安排妥当,我们立刻上山。”

    第五念颔首,“好。”正好她也有点累了,“王爷,将那些人安排妥当,别让他们轻易的再次进村了,我不知道还隐藏着什么样的危险。”

    “本王明白,立刻将他们遣送回自己的府邸。”

    第五念郑重其事的说道,“也包括玲珑。”

    “本王知道。”

    见他离开后,第五念找了一处软塌,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许是太累了,她竟然连慕以农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没礼貌,进入女生的房间,为什么不敲门。”

    “敲了,你没听见。”

    “没听见就不能再敲敲吗?”

    慕以农却是背手而立,转身就走了。“我们该上山了。”

    第五念手拿着地图,每走一段距离,就会对照着地图标注,看看是否与之前有所不一样。

    走到了向端被埋葬的地方,第五念又拿着地图在四周绕了好多圈,果然发现了许多可疑的端倪。

    慕以农见她深锁眉头,“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依着你们的习俗,下葬是否需要请风水师傅?”

    “这是自然,就算是普通人家也会请风水师傅。”

    “所以,依照向端这样的六品小官,一定会请风水师看过阴宅的地点才能下葬的是吗?”

    “是。”

    如此说来,但凡懂点风水的人,都该知道向端下葬的地方是个不利于阴宅安置的地方。难道这一切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她四下寻找闵御尘的身影,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见,“你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没,没有。”在心里不由的暗骂了一声,这人怎么回事,明明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却跑个没影了。“对了,玲珑他们回去了吗?”她十分担心玲珑的聚灵体,若是真的碰见僵尸,兴许真的会成为对方的盘中餐。

    “已经下山了,由明月带着一行人护送他们回京城了。”

     

    ;“派人在背后盯着点,小心玲珑那个丫头又掉头跑了回来。”

    慕以农挑眉,“你好像挺了解玲珑的?”

    “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的个性很像吗?”

    听到她的这番解释,慕以农竟然无言以对。

    “这就是我们今天早上来过的地方,你找人去那铁铲,你和我亲自挖坟,其他人就不需要了。”

    “这,王妃不可,挖人坟头,是不是有点晦气?王爷身居高位,又做不得这样的活儿,还是让我等来吧,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第五念毫不客气的白了清风一眼,“什么晦不晦气的?我常年摆弄死人的东西,我怎么不觉得晦气。你没听说过,棺材还代表着官运和财运,我告诉你,你家王爷若是配合得好,说不定还要加官进爵呢?”

    清风嘴角一抽,他现在最佩服王妃张嘴就瞎掰的本事。

    慕以农淡淡的说道,“你们暂且先看着,需要你们的帮忙,你们再来,派几个人是四周看看,有异常立刻回来禀报。”

    “是王爷。”清风安排了四个人去四周看看,他带着其余的人安静的守在一旁。

    第五念一会儿指挥他挖挖这里,一会儿指挥他去别处敲敲,看似毫无任何的章法,实际上却是为了不破坏闵御尘之前所设下的阵法。当整具棺材呈现出来的那一刻,肉眼几乎能够看见棺材被镇压在一个空间里,十分不安的抖动着,众人不由得惊骇到后退,他们刚才是不是眼花,怎么会看见那具棺材正在颤抖?

    每当棺材动了动,都会有一股无形的罩子将它困住,动弹不得。

    第五念问道,“王爷可会用内力将棺材盖推开?”

    “本王需要试一试。”

    “大家集体退开,我没有让你们上前,便不可上前,一会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听我的指挥。”

    第五念很是严肃的态度惹得大家一阵紧张,莫名的有一种感觉,棺材里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至于是什么,他们谁也不知道。

    “这个距离可以吗?”退到了一定的范围,慕以农询问她。

    第五念点点头,“你轻功如何?”

    “还算是不错。”

    第五念蹙眉,一脸嫌弃的表情,“才不错啊?”

    清风虽然不明白王妃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笨,不免还是为王爷抱屈,“这是自谦的说法,不论是江湖朝廷,王爷鲜少有对手。”

    不过此话并没有得到某个人的谅解,反而是愤恨的瞪了他一眼,“谁用你谦虚了,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你的谎报差点害的我棺材都不敢开了。”

    慕以农无言以对,面对陌生的烟儿,他都懒得生气。“你需要我怎么做?”

    “万一有异动,一定要先自己逃命。”虽然她并不喜欢他,可好歹也是自家老公的前世,老祖宗的父亲,如此一来,也是她的老祖宗,第五念放佛是第一次认知到这个事实,看来以后要对他尊敬点了。

    “本王会保你安全,你的身体不能受一丝一毫的伤。”如此一来,烟儿还有机会回来。

    “掀开棺再说,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慕以农将全身的内力汇聚于手掌之间,将力度控制在最完美的状态,沿着棺材盖的边缘擦过,只见那具红木棺材盖被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推开了。

    “先不要动,等一下我们再上前看看。”半响,棺材内没有任何的动静,第五念和慕以农对视了一眼,才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缓缓的走向了棺材,清风等人随后也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

    直至走向了棺材旁边,众人不由得朝着里面看去,清风倒抽了一口气,其余的人仅仅只看了一眼,他们就连隔夜饭都快要吐了出来,有的人差点腿都软了,许是也见过些市面,倒不至于真的跌坐在了地上,多半脸色都不太好。

    棺材里不知何时渗了水,大概有棺材的四分之一高,别人全当是棺材质量不好,渗水了,可是看在第五念的眼里,分明就是阴寒之气太过浓重,导致了水聚集在棺材内。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