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 老幼病残组合(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猜也猜得出来好吗?”

    一想到自己刚刚那一鞭子狠抽在了他的身上,她一颗心都快纠结在了一起,怪不得青龙要拦着自己,以后若是想要他归位,岂不是比登天还难。

    这梁子算是解下了,闵御尘别过她额间零碎的发丝,浅声的问道,“生气了?”

    “没有。”她笑得很明媚。

    不着痕迹的抽开了自己的手,起身走到了慕以农的面前,然后拍了拍慕以农的脸,“王爷,醒醒。”

    慕以农依旧闭着眼睛,却始终没有清醒过来,“他还要再睡一会儿,才能彻底的清醒过来。”

    第五念也不做声,反而是扶起了慕以农,让他高大的身子依靠在自己的身侧,闵御尘蹙眉,“你要做什么?”

    “宸王,看不出来我要扶着他下山吗?”????宸王?

    闵御尘挑了挑眉,“老婆,你……”

    第五念立刻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宸王别瞎叫,我可是慕以农的王妃,我与宸王非亲非故,胡乱这么叫,我会惹来骂名的。”说罢,也不顾闵御尘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还真的搀扶着慕以农就要下山,闵御尘略施小小的法术,直接将慕以农送回了他在山下的独处帐篷。

    第五念觉得自己的肩头一轻,慕以农就没了影子,抿了抿唇,以眼神示意,算你狠,不过,我有比你更狠的。

    直接掉头回去,然后上前扶起了清风,“清风是我相公的贴身侍卫,我就扶着他下山。”

    相公?

    闵御尘微微勾起了唇角,直接将山上的所有人全部送回帐篷,独留他们两个人。

    “你是第五念,是我的老婆,不许你再扶着别的男人下山,要扶就扶我。”

    第五念直接朝着他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就算我是第五念,也不是宸王的老婆,你又没有昏迷,我为什么要扶着你下山?”说罢,直接转身就下山了,是真的生气他什么事情都瞒着自己。

    闵御尘咳嗽了几声,第五念顿住脚步,撇了撇小嘴,连头都没回,“你就继续装吧,明年奥斯卡影帝非你莫属。”再次抬起了脚步,身后的闵御尘却是腿一软,想伸手去拉住第五念的手腕儿,却因为浑身无力,一脚就踩空了,直接从山坡上滚落了下来,第五念一怔,顿住了脚步,他直接擦着自己的脚边滚下了山,吓得第五念随手抽出了鞭子,连跑带爬的卷起了他的身子,却因为滚落的速度太猛了,连带着她跟着一起朝着山下冲去。

    向阳村后山的树林好在树木很少,这一路滚下山也没撞到大树,第五念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张俏丽的小脸尽失血色,跌跌撞撞的冲到了他的面前,只见宸王的身体滚出了一道不全的魂魄,赫然是闵御尘的脸,“老公,你怎么了?”

    闵御尘摇摇头,“我没事儿,就是受了点伤,已经没有能力控制住慕宸了。”

    真的慕宸从地上爬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的景色,荒凉的树林,还有不远处被掀开了盖子的红木棺材,偶尔还有栖身在枝头的乌鸦,叫的人心发慌,慕宸立刻就吓得哇哇大哭。

    闵御尘朝着他的方向弹去,直接将慕宸送回了宸王府。

    “你这是把他也送回了山下?”

    “没有,直接送回了宸王府。”

    “宸王已经痊愈了,他现在是个傻子,岂不是……”

    “早晚我都有离开的一天,他终究还是会变傻,时不时变成傻子,说不定还能够保全他一命。”

    第五念点点头算是明白了他的用意。“希望皇帝还能顾忌手足之情。”

    “念念,你还生我的气吗?”

    第五念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你都受伤了,我还生什么气。不过……”

    “不过什么?”

    “百度百科给你写的可牛了,你怎么这么容易受伤?”

    闵御尘听到他的问话,不由得轻笑了起来。“我怕泄露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封住了自己的法力才进入他的梦境。”

    “你刚才不是还想一直瞒着我吗?”

    “你都生气了,我哪里还敢瞒着你,我觉得这座山每一处凶险之处都有一个龟蛇玉器在镇压,我怀疑是玄武,却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之前一直都知道玄武有血海深仇,可是我不知道仇人是谁,到底什么样的仇恨,所以我就请你家先祖第五飞扬送我到他的梦境,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被他识破了,差点被困在了他的梦境里,再也出不来了。”

    “所以,你看到了什么?”

    闵御尘摇摇头,“玄武生性多疑,还不等我去发现,我就被他困在了梦境之中,九死一生才逃出来。但是我破了他在这个村子里所设下的阵法,收回了所有代表他的法器,你晚上就可以超度村子里枉死的村民。”

    “所以扣着那些魂魄不放的人是玄武?”

    “是!”

    第五念不禁有些头疼,“他真是要做尽一切丧尽天良的事情。”这得有多大的血海深仇?

    “我会帮你洗净他的煞气,让他早日归位,上古神兽变成了凶兽可就没意思了。”

    第五念叹了一口气,咒骂了一句,“乐悠悠去你大爷的。”

    “什么?”

    “乐悠悠说过,以后我的组合就是老幼病残,现在真他妈的应验了,找到了玄武我反而更加不开心了。”还不如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还能存着几分的幻想,这下子好了,不仅是个老头,还带着血海深仇,尤其是她刚刚还深深的得罪了他,她已经预料到,这老头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归位了!

    闵御尘挑挑眉,老幼病残?

    乐悠悠形容的还真贴切。

    “玄武还未归位,你暂且去他的地方休养。”

    闵御尘颔首,化作了一团紫色的光雾,直射第五念手链上紫色的宝石内。

    第五念轻叹了一口气,总觉得闵御尘还有事情瞒着自己,但是他在自己面前不动声色,多半也是怕自己担心。

    独自一个人朝着山下走去,那些人好命的被他一挥手就送了回去,倒是就剩下她一个人要往回走,走回去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的腿走断了。

    因为晚上还要进行一场超度,第五念暂时走不了,只能先找个帐篷稍作休息,回到了之前自己休息的帐篷,却发现床上竟然躺着慕以农。

    第五念也不想去麻烦外面的人换帐篷,说不定还要传出什么裔王和裔王妃不和睦的谣言。

    只能在旁边找一个软塌小眯了一会儿,第五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慕玲珑坐在椅子上看着她,脸上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第五念眨了眨眼睛,看着她凑到了自己的面前,小声的问道,“娘,你和爹上山都遇到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了?搞得你们两个人这么累,我在这里都快要半个时辰了,你们两个人竟然一个都没醒?”

    第五念再次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好像躺在了床上,并不是靠近门口的软塌,不由得惊醒,“我怎么会上床了?”尤其是还躺在了慕以农的身边,她打了一个冷颤,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慕玲珑笑的好像一只偷腥的小猫,“我来的时候看见你蜷缩在软塌上,怕你睡得不舒服,我就想试试这瞬间移物练的怎么样了?没有想到这次用起来很是得心应手。”

    第五念算是听明白了,她这是被自己的老祖宗坑了,算了,全当自己躺在了长辈的身边。

    记得,瞬间移物她练了整整三个月,如今第五家手札交到了玲珑的手里也不过一个月,她都练会了好多才能,想想就觉得心酸,天赋异禀这样的好事儿为什么就没有轮到她的头上。

    “娘,我爹怎么谁的这么沉?”爹的功夫一向很高,不论什么人近身了几百米以内的范围,他就会有所察觉,她自己都叽叽喳喳的不知说了多少话了,他还闭着眼睛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不免让慕玲珑瞎想,“娘,是不是爹受伤了?”

    “没有,他等会就醒了,你不用担心。”

    “哦!”

    “晚上我教你如何超度那些枉死的人,送他们去轮回,这件事情解决了,你短期内只能钻研法术,不可以再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你知道了吗?”第五念很是严肃的说道。

    慕玲珑乖巧的点点头,“是,我知道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