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 噩梦(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眼瞅着她就要疼的死去活来,铁链被拖在了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耳边还能听见陌生的闷哼,然后对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没有预期的疼痛,第五念抬眸看向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心骤然一疼。

    起初只是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在脑海里想了一遍,她就想起这张脸曾经在哪里见过,当日她受伤了,闵御尘带着她去了雪山,当时她就见过闵御尘最初的容貌,与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区别,芝兰玉树,盛世容颜,就连她身为女人看见了都自叹不如。

    现在的他只是比那个时候脸色更加的苍白,更加让她心痛,没有了心情欣赏,满满的都是疼。

    她不由自主的抓紧了对方的衣衫,嘴唇轻颤,“你这,这是怎么了?”她的小手抚摸着帝俊胸腔以上被牵制住的金色铁索,哭丧着小脸问道,“你疼不疼?”

    他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摇摇头,“看见你就不疼了。”他蓦地红了眼眶,握紧了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苍白的唇边,虔诚的吻着她有些凉的手背,自巫妖大战一别就不曾再见过,墙上的竖线全部都是他的想念,从没有想过他们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你……”第五念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被碾碎了一般,抓着他的衣襟放声的大哭,太难受了,是谁在折磨他,他不是洪荒时代的妖神,这个天地之间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困住他?

    “念念不哭,你一哭我就更疼了。”他都分不清自己哪里疼了,听到她的哭声,连身子都疼的发颤,他说过,不会让第五念哭,可是他总是做不到。

    第五念用力抹掉自己两颊的眼泪,紧咬着下唇,哽咽的说道,“不哭,我不哭,所以老公不疼了好不好?”她轻颤的小手都不敢触碰他的伤口,生怕他会痛。

    帝俊对于老公这个词一点也不陌生,初见时,她就对他说,“小哥哥,你是我老公。”

    他不懂什么是老公?

    她脸不红,不羞不躁的对自己说道,“老公就是疼我爱我的人生伴侣,以后会陪着我同吃同睡,爱我至生命尽头的男人。”

    所以在此听到这个词儿的时候,他并不陌生,反而是非常的亲切。

    “念念,我不疼了。”他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她素白的小脸,声音若有若无,一下子就听不真切了,“念念,等我来到你的身边。”

    “老公,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明明近在咫尺,她却听不太清楚,急的她只能扑向闵御尘,却扑了一个空。回眸望着他露出的笑脸,第五念却是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老公,老公……”她觉得自己跌入了一个深渊之中。

    帝俊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闵御尘,“如你所愿,命簿?”

    他睁着暗沉幽森的眼睛,再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划过了一滴冰冷的泪珠,双手摊开,泛黄的书本出现在他的面前。

    闵御尘从他的手中拿过命簿,翻开了书页,从头到尾都是空白的书页,没有任何的记载,他脸上的表情黯然一淡。

    这本命簿从今往后会记载着第五家第一代到八十七代的女人的辛酸史,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擦着泛黄的书页,不知在想着什么?

    半响,他将书本合上,将第五家女人的命簿隐藏在帝俊的元神之中,一道紫光慢慢的隐去,他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帝俊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你……”

    “放在哪里都不如放在元神里安全。”

    闵御尘背手,“你的机会很快就要来了。”说罢,掉头便走了。

    帝俊看见闵御尘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早晚会有投胎做人的机会,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他望着满墙的竖线,突然就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赤脚走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随即拖动了金色的锁链,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今日见到她的喜悦好像已经覆盖了身体所带来的疼痛,抚摸着那些深浅不一的想念,微微勾起了嘴角,“念念,我终于有机会来到你的身边了。”

    从地上拿起了一块几乎快要被磨圆的石头,在墙上滑下了重重的一道竖线,“瞧,念念,你刚走,我就已经又开始要想念你了。”

    第五念从睡梦中惊醒的,“老公……”若不是闵御尘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脆弱的灵魂,恐怕这一下就要

    跌倒了地上。

    看清眼前的人,她就像是疯了一样开始扒着他的衣服,看着她光洁的胸腔上方,没有任何的伤口,她不由得松了一大口气,抱着他开始嚎啕的大哭,“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刚刚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

    闵御尘看着她这副吓坏的样子,已经开始后悔让她见到帝俊了,更加不敢对她说,噩梦里的一切都是他身为帝俊的时候所经历过的一切。

    轻轻的拥着第五念哭泣到颤抖的身子,“别哭,念念,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第五念深埋在他的怀里,不住的点点头,“是,我做恶梦了,那么可怕,一定是噩梦,我……”第五念蓦地浑身一震,猛地抬起了头,望着近在咫尺的闵御尘,怔在了原地,连眼里的眼泪都忘记了流下来。

    “怎么了,念念,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她‘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你不是他,你是宸王,宸王的身体是不会有伤口的。”她哭的一抽一抽的,第五念紧抓着他的衣袖,哭的更加伤心难过。

    闵御尘拍拍她抽泣的肩膀,“念念,别哭,你知道吗,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并不是真的。”

    梦太过真实了,她根本无法从那个噩梦之中走出来。

    “是梦,是梦,不是真的,看着我,站在你眼前的人才是真的。”他扣住了第五念的肩膀,低下了头,与她平视,波澜不惊的眼睛深深的望进了她的眼睛里,“你做梦了,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她吸了吸鼻子,望着他的眼睛,尽量的平复自己的情绪,重重的点了点头,“老公,梦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是不是?”

    “是。”

    “你也没有被人困住是吗?”

    “没有。”

    “你也没有受伤?”

    “没有。”

    她深吸了一口气,搂着他的脖颈,情绪还有些不稳定,可是她的胸口怎么还是那么的疼。

    他就这么抱着她,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动一下,就会令他又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

    “我知道,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嘘,你别说话。”

    “嗯?”

    “你一说话,我就觉得你是在撒谎骗我。”她就会觉得心好疼,好疼,生怕梦中的一切就是他的遭遇,看见那一幕,她甚至有种感觉,很有可能是自己害了他。

    闵御尘顿时有点无语,这丫头还真是不好骗。

    “念念……”

    “都说了让你别说话,你怎么还说话。”

    “我是想……”

    “闭嘴。”

    沉默了许久,第五念也不觉得自己就这么赖在他的怀里有什么不对,好半响擦了擦眼泪询问,“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想带你去看看小阎王。”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用力的拍了他的胳膊,狠瞪了他一眼,“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你不是不让我说话吗?”在第五念的眼神逼视下,闵御尘决定聪明的改口,“的确是我没有想的那么周到。”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闵御尘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能贫嘴,证明她应该是没什么事儿了。

    第五念没能如愿见到小阎王,还没到地府,就传出小阎王去投胎了,第五念不由得惋惜,“真可惜。”

    闵御尘却是发出了一声冷笑,天上一天,凡间一年,第五绝比方以萝足足小了六岁,如今这个世界的秦忆烟死了才不过四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小阎王这么快就去投胎了?

    可想而知,一定是黑白无常拦路,不希望他们去见小阎王。

    这个时候的小阎王并不认识第五念,他也怕念念会吃亏,也就遂了黑白无常的心意,毕竟这个时空的帝俊才偷了第五家女人的命簿不久,他今日前来若是被人认出了,绝对是自投罗网。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