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你疯了不成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忆烟撸起了自己的袖子,能够看见她的皮肤很白,不再有临走之前那样的透明,放佛随时都要消失了。

    “你……”这种情况只能代表着秦忆烟暂时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秦忆烟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我本以为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痛痛快快的原谅他,潇潇洒洒的离开,可是当我得知他即将纳侧妃的时候,我竟不知道我的心可以被嫉妒,不甘,绝望,甚至是仇恨填得满满的。”

    第五念紧咬着下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能安慰她。

    其实秦忆烟已经死了,本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日后她去投胎了,慕以农一样会重新再娶新妇,也不可能守着秦忆烟一辈子。

    在她看来本应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她秦忆烟定然是心里不大好受。

    但是,她却觉得慕以农并非是真心想要迎娶金鸾儿。

    他所做的一切,恐怕都是为了要留住秦忆烟。

    “他若是再娶我绝不拦着,我只恨我自己对他总是不够坚定,恨我自己还是没法将他彻底的放下。”低估了自己的爱,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特别的想要逃跑,想着自己能够去投胎,将他彻底的忘了,将这一世全忘了,却发现自己满腔的恨意与嫉妒让她哪里也去不得,只能被留在这里。

    第五念的心里也不太好受,来到这个古代,帮着太多人隐瞒秘密,她竟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让他们彼此知道。

    回去换了一件简便的衣服,然后来到了慕以农的书房,正巧他不在。

    没有等到慕以农,却是等到了金鸾儿。

    见到第五念在书房,她没有任何的意外,落落大方的提着食盒走了进来,朝着第五念福了福身子,淡淡的说道,“见过王妃。”

    第五念‘嗯’了一声,“起来吧!”

    “谢王妃。”她将食盒提了起来,打开食盒的盖子,然后将里面的糕点一一拿了出来。“这是奴婢自己研究出来的小点心,本来是拿给王爷尝尝的,既然王妃也在这里,不嫌弃奴婢的手艺,也和王爷一起尝尝吧!”

    “谢谢。”绝对是种礼貌用语,尽管如此,对方还是有些许的小吃惊,在她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她甚至会想,王妃是否会容不下她,可是对方表现的太过淡定了。

    “王妃哪里的话,您刚回来肯定有事情找王爷,奴婢就先行告辞了,改日再向你好好的请安。”

    第五念微微颔首,又是道了一声谢谢。

    金鸾儿仿若是受宠若惊一般再次福了福身子,甚至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毕恭毕敬的退出了身子。在门口差点撞到了刚要进门的慕以农,吓得她脸色一白,低着头向慕以农道歉,“王爷,对不起,鸾儿错了。”

    慕以农看着她一眼,目光不经意的抬起,却看见了坐在书房的女子,熟悉的面容令他浑身一颤,自金鸾儿进门的那一日,就不曾再见过她了,这几日他每天夜里就在整个王府里溜达,却是无法再见到烟儿,两个结论,一个是她不想见到自己,另一个便是彻底离开了。

    他不禁开始思考,自己这件事情是否做错了?如果真的因为错误的判定逼走了烟儿,第二种可能他几乎是不敢想象。

    如今看见她坐在了自己的书房,他……渐渐勾起的弧度僵硬在嘴边,慕以农不禁失望到顶点了,不是烟儿,是另一个女子。

    “你下去吧!”

    “是,王爷。”

    慕以农在陌生人面前就懒得去演戏了,打发了金鸾儿后,将门轻轻的关上。

    第五念从凳子上在站了起来,冷声质问道,“慕以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慕以农不做声,将第五念当做透明人来对待,翻起了文案上需要处理的奏折,开始阅读起来。

    最可怕的就是遇见慕以农这样又臭又硬的闷骚男,你与他说什么,都白扯,“慕以农,我以为你是爱着秦忆烟的,至少我临走的时候,一直都是这样以为的,你只是不善于表达,不善于言辞而已,并非是不懂爱,可是如今看来,你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只想着你自己的感受,那么秦忆烟的感受呢?”

    握着奏折的手微微的颤了颤,他故意自己听不见那些话,也就不会有任何后悔的想法窜进自己的脑子,他只要留住她,只要她在身边就好,等到玲珑长大了,他就和她一起走,她去地狱,他也陪着,但绝对不是现在。

    任何人的想法都不能干扰了他的决定,绝对不能。

    第五念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他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回应,见他还在装腔作势的看着奏折,气的她一把抽出了奏折,直接甩到了一边,“我在和你说话呢?说秦忆烟,说你和秦忆烟的问题。”这是他们第一次摊开了,将秦忆烟放在明面上讲。

    慕以农无动于衷,从一旁再次抽出一份奏折,继续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已经将第五念彻底的忽略掉了。

    面对这样的慕以农,第五念几乎就要抓狂了,再次打掉他手中的奏折,趁着对方再拿别的奏折之前,一把揪起了对方的衣襟,“慕以农,就算是不为了秦忆烟着想,可有为玲珑想过,你用这样的手段留住一个死人,你痛苦,她更痛苦!”

    ‘死人’二字彻底的激怒了慕以农,用力过猛的挣脱掉她的束缚,“滚开,我想怎么做是我的决定,与任何人都无关。”他只怕放手了,可能连来生都见不到她,她那么要强,事事都不愿意去解释,这种个性到了另一个世界一定不讨喜,他若是不跟着,她准保吃亏。

    “的确与我无关,这是我们两个人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将她放在明面上来讲,慕以农,我只想告诉你,秦忆烟有多爱你,便有多么的恨你,可是在恨你与爱你这两个选择之间,总是爱你占据了上风,如果你现在仅仅只是拿着她爱你这件事情来伤害她,早晚有一天秦忆烟不会再爱你,当爱没有的那一天,恨自然就消失了,你也一样留不住她。”

    慕以农会因为连恨都留不住烟儿而心生恐惧。

    她顿了顿语气,继续说道,“还有,慕以农,你是我见过最可悲,最自私的男人,她明明爱着你,你也爱她,却在恨意中存在,她留在这个世界的每一天都是无比的痛苦,让她陷入这种痛苦的人是你!”第五念只觉得自己的前世竟是如此的可悲,怎么就会遇见了这样的男人,越来越怀疑,慕以农怎么会是自家老公的前世?

    也许闵御尘不是最好的,可是同样的事情摆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对她最好的事情。

    慕以农捧着脸,淌下了悔恨的泪水,如果能够早一步的确认烟儿的身份,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所有如噩梦般的一切?

    第五念懒得再多看他一眼,掉头便要走。

    身后传来慕以农哽咽的声音,“玲珑不能没有爹娘!她暂时不能走,我要你帮我。”

    第五念浑身一颤,震惊的回眸看向了慕以农,气息略显不稳,“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以农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擦去了眼角的泪珠,捡起了地上的奏折,“这一生都是本王负了她,如果真的有来生,我愿意为她付出我的一切,玲珑太小了,烟儿暂时哪里也不能去。”将第五念打乱的书本规整好,“用不了多久,也就三五年,等到玲珑嫁人了,我就会放过她,也放过我自己。”

    第五念怪叫了一声,“慕以农,你疯了不成?”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你也觉得我疯了是吗?这几日我也觉得我快要疯了,当我看见她的灵魂逐渐变成了透明,说不定下一秒就要消失了,我就知道自己如果还没疯,就必须为玲珑铺垫好今后一切的障碍,玲珑是我和烟儿唯一的孩子,也是我和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牵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