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好定力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张原书来说,上山求道法绝对是为了躲避李香玉的纠缠,虽然会因为思念父母心情变得沉重了,只要一想到不会再见到李香玉了,却又莫名的轻松了几分。

    在山上求道法的日子也并不无聊,师父对他疼爱有加,就像是自己的兄弟,自己的朋友。

    背井离乡的日子,因为师父无微不至的关心,他也没觉得有多苦,倒是父母频频上山求他回家,让他有些烦不胜烦。

    张原书这些日子都躲在了后山练剑,避不见客,最主要的就是包括自己的父母。

    过了一段时间的清闲日子,这几日练剑都显得特别顺畅。

    漫天飞舞的秋叶,点点的黄洒落下来,他身着一身白衣,执起了手中的宝剑耍了一套漂亮的剑法,时而伴随着激进的音乐,他的剑也舞的很有力气,充满了激烈,仿若是战场上的厮杀,时而音乐缓慢,如小桥流水,他的剑法就变的异常温和,倒像是为了取悦他人的一场表情,张原书身姿卓越飘逸,面容清秀却是凝着一丝傲然,也怪不得那个李香玉会喜欢。

    当最后一个招式落下,他缓慢的收了手中的剑,看见不远处的师父坐在不远处,脸上一喜,清脆的唤道,“师父,你不是闭关了吗?”

    周子道看着爱徒,脸上挂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朝着张原书招招手,“原书,你过来!”

    他将宝剑收好,“见师父心情很好,可见是闭关又参悟了什么,你修道的速度如此之快,可让徒儿怎么追上你?”话至此,他已经走到了周子道的面前。

    师父一向喜欢白,所以他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白色,只不过是分象牙白,乳白,纯白,灰白这几种颜色。

    在张原书的眼里,不论师父穿了什么样的白色,都是最英俊潇洒堵的少年郎,他修道几十年,早已经永远保存了自己年轻时的容颜,所以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不像是师徒,反而更像是平辈。

    周子道的容貌属于上层,许是常年修道的原因,他身上自带着道骨仙风的感觉,光是如此看着,张原书就觉得自家师父让人不敢亵渎,有时候就连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玷污了师父的美好。

    对于张原书来说,师父绝对是他心中的神。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师父的面前,然后在他的面前跪下,与他平视,不经意间望进了他幽深如深潭的眼眸深处,他不禁面红耳赤,周子道却是极为淡然的从怀中掏出一方锦帕,轻轻的拭去徒弟额头上的汗迹,那般的温柔,那般的小心翼翼,仿若是对待珍宝一样。

    张原书心头一动,上前一步,轻啄了周子道的唇。

    周子道浑身一僵,执着手帕的手顿住了,就连脸上震惊的表情都顿住了,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徒弟,异常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原书。

    这一吻不仅震惊了周子道,还震惊了在一旁观看的第五念。

    第五念彻底的傻眼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仅是一场师徒恋,还是一场惊天地动的男男恋?

    她好像看见了不该看到的画面,脚步微动,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后面的人,第五念看向了身后的韩魅,发现她脸上一派淡然,好似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她不由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好定力!”

    韩魅微微一怔,在脑袋里想了一圈,就想明白了她所指的事情,摇头失笑道,“我能说我一进门就看见他们两个人在床上……”接下来的话,她不用说,第五念也能深刻的领会到。

    第五念闻言,不由得轻蹙起了眉头,“如此一来,张原书与周子道该是情投意合,为什么最后还是要娶李香玉呢?”

    韩魅看了一眼不远处有些暧昧的师徒二人,脸颊微红,她抿了抿了唇瓣,“我们继续看下去吧!”随即便不再做声了。

    望着师父的表情,张原书心中又是羞愧难当,又是一阵恐慌,就算是经常不下山,他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对,自古以来便是男女阴阳相合。而他好像对师父有了不一样的情感,这种情感类似于男女之情,想要与师父共度白首的那种,他做了如此有悖伦理的事情,甚至不敢想象,师父会如何的处理他?

    若是被师父逐出师门,也是罪有应得,可是他自从十二岁那年上山,就陪伴在师父的身边,对他早已经是产生了依赖,依恋,只要一想到离开师父,他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坍塌了。

    此时正巧家中的小厮来报,母亲病重,让他速回府中。

    他虽然对父母不亲厚,但是为人子女要对父母孝顺还是懂的,他不敢与师父打招呼,生怕师父会对他说,你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张原书选择做一个胆小鬼,留了一封书信给他,家中母亲病重,速去速回,师父勿念。多余其他的话他也不敢再多写,他需要一段时间好好的冷静冷静。

    在路上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总算是回到了家,却不曾想家中还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自己。

    看着满堂的宾客,脸上挂着喜庆的笑,四周尽是红纱缭绕,就连囍字都贴了个满堂,他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掉头便想走,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群人就围了上下来,连外衣都没有脱,直接在他身上套上了新郎官的西服。

    张原书顿时脸黑如锅底,想要将眼前的这群人一下子甩出去,可是碍于爹上前一把压制了他,小声的对他说道,“原书,不可轻举妄动,你娘是真的病了,现在在床上躺着爬不起来了,你和香玉速速完婚,给你娘冲冲喜。”

    “爹,这一切都是你们算计好了的对不对?”

    听着儿子的话,张员外立刻就不乐意了,“原书,婚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是我有意这么做的,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你今年已经二十岁了,再不结婚,给我和你娘生个大胖孙子,难不成还要等到我们死了以后才能看见你成家立业不成?”

    “当然不是!”

    “原书,你可是有喜欢的人了?”张员外立刻紧张的盯着自己的儿子,生怕他真的说出一个什么没听过的名字来敷衍自己。

    喜欢的人?

    张原书脑海里第一个蹦出的人就是师父,他立刻晃了晃脑袋,告诫自己不可再胡思乱想,他和师父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不仅爹娘不会同意,恐怕还要面临被逐出师门的危机,他就更加不敢妄想了。

    只能黑着脸摇摇头,“没有。”

    张员外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娶了香玉不是很好吗?你们两个从小青梅竹马,她从小就喜欢你,日后也必定会对你好的,只要你们小俩口以后和和美美的,再给我和你娘生个大胖孙子,我和你娘这辈子也就死而无憾了。”

    “爹,我不喜欢李香玉。”从小就不喜欢,每天活的像个小傻子一样,净往他的兜里塞零食,每次都把一些白痴的小玩意当做宝贝一样的送给他,三句话没说完就能哭两回,如果天底下的女人都像是李香玉这样的,他宁愿这辈子终身不娶。而他喜欢的是师父那样的人,处事泰然,看着师父的时候,他会心跳加速,可是看见李香玉的时候,他却只剩下了厌烦。

    “混账,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和你娘成亲之前还从未见过一次面,我们两个人现在还不是过的好好的吗?”在张员外的眼里,那感情还不是能培养的吗?最主要的就是选择一个门当户对的,知根知底的贤惠女人做儿子的媳妇儿。

    “爹,我……”

    张员外直接无情的打断了儿子接下来的话,望着厅前的来宾,若是这个臭小子现在就给他退缩,他今后还怎么在商场上立足,一巴掌不客气的拍到了他的后背上,“张原书,今日是给你娘冲喜,你回来这么久了,也没有看见她,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关心你娘的安危吗?”

    说到自家娘亲,只要他一回家门,绝对是最开心的一个,他环视了一周,果然没有看见娘的身影,顿时就心慌了,想他李家多年,虽与爹娘不亲厚,却也是无法阻隔血脉之亲,听到娘生病了还是会担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