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你能帮她吗(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堂下妇人是谁?”

    第五念还没等说话,韩魅已经先开口了,“此人乃是裔王府的裔王妃,秦忆烟。”

    知县一脸惊骇,连忙朝着第五念抱拳,“下官参见裔王妃,王妃万福金安!”此时知县好想给自己一个耳光,竟然有眼不识金镶玉,还对裔王妃说话如此不敬,就连他都听得出国师好像动怒了。

    第五念挥挥手,不甚在意,“起吧!”然后将怎么发现李香玉的前因后果交代,他们挖坑了以后,就发现了这棵大树下埋着李香玉的尸体。

    张原书错愕的看着草席上盖着的那具尸体,那双鲜红的绣花鞋,粉嫩的裙摆记忆尤为深刻,多少次午夜梦回,那天的衣裙她都是尤为的记忆深刻,虽然总是做噩梦,她回来向自己索命,但是在师父面前,他终究是未提一个字。

    当日师父只说,她的尸体已经装入棺材了,哪怕是后来李家强行取出了棺材,里面空空如也,师父说为了永绝后患,已经将李香玉的尸体火化了,他都对师父坚信不疑。

    如今看着李香玉的尸体就埋在自家祠堂的院落里,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师父隐瞒了自己一个天大的秘密。

    兴许那件事情还有关于自己,只要想到那个可能,他就会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慌。

    抬眸看向了师父,只见他的眸子一片的坦然,仿若是做了充足的准备,那一刻他竟然非常担心他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哪怕都是真的,他也无法接受。

    在周子道还没来得及说话之前,张原书‘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朝着知县磕了一个响头,“启禀知县大人,既然你们已经挖出了李香玉的尸体,那我也就没有任何的隐瞒了,人是我杀的,此事与任何人无关。”

    张夫人失控的喊着儿子的名字,“张原书,你闭嘴!”他不知道自己认罪服法代表着什么?说不定是要被砍头的。

    周子道立刻抢话,“知县大人,不是的,我徒儿什么也不知道,他连李香玉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加也不可能知道她身上的符咒,这一切都是小人所为,与张原书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知县看向了周子道,追问道,“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要杀李香玉,与她有什么冤仇?”

    “她行为不检点,不配做我徒弟的妻子,尤其是她还做了对不起我徒弟的事情,这就是小人杀了她的动机。”

    “不要脸!”

    若是这话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恐怕知县早就暴跳如雷了,可是这话是裔王妃说的,所以这话他也只能当作没有听见,还得好声好气的询问对方,“裔王妃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周子道和张原书大惊失色,怔怔的看着第五念,没预想到她竟然是裔王妃。

    不知道裔王妃掌握了他们多少秘密,现在不管她说出什么,众人都会相信!

    第五念看向了周子道和张原书,“时至今日,你们还要污蔑李香玉,死后也不得清白,是你们自己交代,还是我来说?”

    周子道和张原书的脸色顿时就难堪了,这里还有张家的父母,周子道倒是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就怕原书的父母可能无法接受。

    知县一听此话,这件事情还有隐情,立刻询问道,“你们二人可是隐瞒了什么,还不快点从实招来?”两人很有默契的沉默了,皆是低着头没有说话,倒是急坏了知县这个急性子的人,“快点说,否则本官就刑法处置。”

    张员外和张夫人很激动的摇摇头,“不要,知县大人,不要啊!我儿子从小到大没吃过多少苦,他会受不了的。”

    儿子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张员外也是老泪纵横,苦苦的哀求,现在李香玉的尸体从他们家的祠堂挖出来,他们就算是长了一百张嘴,也是难以解释清楚。又是隐隐期盼原书的师父能够一人承担下来。

    “看来我也只能连着李香玉的尸体和这棵树一起烧了。”第五念说的漫不经心的,韩魅却知道她想试探周子道主动招供。

    果然,这招真的很好用。

    周子道立刻就慌了,“不行,你不能动这棵树。”

    “那就把所有的一切交代清楚,你若是敢撒谎,我就让你所做的一切全部前功尽弃,毕竟这六年也是他偷来的。”第五念相信周子道肯定能够听得懂自己所说的话。

    张原书蹙眉,第五念口中的那个他,下意识的觉得就是自己。

    周子道不敢看自己的徒弟,为了保全这个心爱的人,他也只能老实交代自己和张原书的关系,再到李香玉发现了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导致后面一系列的杀孽,从一声声冷气声,外加众人鄙夷的眼神,再到张家父母集体昏了过去,周子道几乎是红着眼睛说完了一切,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他连身子都在颤抖。

    “爹,娘?”

    张原书冲到了父母的身边,掐着二老的人中,好不容易才将父母弄醒。

    张夫人悠悠转醒,看着近在咫尺的儿子,立刻抱着他放声大哭,“原书,你告诉娘,你喜欢的是女人,不是男人,不是你师父,你快告诉娘啊!”

    “娘,对不起!”张原书心痛,不后悔爱上师父,只后悔没能做一个好儿子,竟让父母为他操心。

    儿子的道歉无疑是承认了,她一把推开了张原书,揪着自己的胸口,狠狠的敲击了两下,“天哪,老天爷,我到底是造的什么孽,我们张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啊!”

    张员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儿子喜欢男人可比他杀了人还要可怕,他哭的甚是悲痛,比死了爹娘还要难过,“我们老张家要绝后了,绝后了,老天爷,我儿子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

    周子道不忍再见张家父母如此悲痛,侧目看向了张原书,语调之中满含着愧疚与歉意,“对不起,原书,是师父没用,没保护好你,没保护好你的父母!”

    张原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眶微红着摇了摇头,“这般说出口,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躲躲藏藏的。”

    听到了周子道的声音,张员外和张夫人一直将矛头对外,毕竟自己的儿子,打了还得心疼,那外人就不一样了!两人疯了似的冲向了周子道,挥起拳头就痛扁着对方,“你个……不要脸的,为老不尊,也不看看自己多大的岁数,竟然还敢勾搭我儿子。”张员外本来想骂狐狸精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不要脸的,骂一个男人是狐狸精,他还真骂不出口。

    张夫人更是激动,“当初我们就瞎了眼睛,还以为你是名门正派,却不想你竟然连我儿子都敢染指,天下修道之人都像你这么不要脸吗?你去死吧,打死你,打死你了,看你还敢不敢勾搭我儿子!”

    “爹娘,你们别打了,这事儿若是论一个是非对错,是我的错,自始至终都是我勾搭了师父,不是他,从始至终都是他!”

    “儿呀,你还让不让爹娘活了,他是个男人,你喜欢他什么?”

    “他能让咱们张家香火不断,后继有人吗?”

    场面一度失控,看的一干人等傻眼,还不等知县派人拉扯着他们,那头李员外直接扑了过去,见人就打,不论是周子道,张原书,还是张员外夫妇,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是你们害死我闺女的,明明是你儿子与一个男人有了奸情,竟然陷害我闺女,你们张家不得好死,还我闺女,把香玉还给我们!”

    第五念握着手中的玉笛子,感觉到它的灼热,应该是听到了自己爹爹的声音,多少有几分着急了。

    知县连忙喊人,“快,快将他们拉开,在裔王妃和国师面前,成何体统,简直就是太没有规矩了!”

    韩魅轻蹙眉头,顺着第五念的视线看去,发现那根玉笛子发着微弱的光,询问道,“她有话说?”

    第五念颔首,“你能帮她吗?”此话一落,就听见了耳边传来一阵讽刺的轻哼,来自闵御尘!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