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想到了办法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个提议甚好,生辰的事情就交给你操办了。”

    金鸾儿闻言,恭敬的颔首,“得王妃的信任,鸾儿必定会将这次生辰宴办好,尽量做到简约,却又不失格调。”

    早先因为幽暹战乱的问题,国库吃紧,所以各家各户都不太敢大肆的操办,金鸾儿能够想到这一点,可见慕以农挑选属下的眼光不俗,为何秦忆烟就是看不出慕以农的真心呢?

    她不禁偏着头思考了起来,难不成因为爱,所以才会看不清自己的心?

    “王妃,王妃?”

    第五念回神,看向了金鸾儿,“什么?”

    “不,没什么,妾身见王妃一直在盯着妾身看,可是妾身说错了什么话?”

    第五念摇头,“没有,你先下去吧。”

    “是,王妃。”金鸾儿默默的退出了房间,时不时回头看了两眼第五念,最终还是决定顿住脚步,斗胆开口,“启禀王妃,近些日子王爷为了幽暹的事情甚是烦心,昨个儿妾身听见王爷咳嗽了好长时间,找了大夫来,他又不肯号脉看病,妾身能不能请王妃去看看他,王爷最听王妃的话了。”

    自从梦之玄回来以后,慕以农自私的将金鸾儿纳入府中,她就不曾与他说过话,今天下午还看见他站在院子里偷看秦忆烟的魂魄,也没听见他咳嗽。

    现在她正在为自己父母的事情发愁呢,哪里管得了慕以农的烦心事儿。

    眼见金鸾儿双眼的渴求,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等他下朝回来,我就挑一个时间去看看,但是别报希望,我未必能够说得动那头驴,太倔强了。”

    金鸾儿震惊的张着小嘴,王妃竟然这般形容王爷?

    她连忙低下了头,故意当做自己没有听见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妾身现行告辞了。”

    第五念悻悻然的挥挥手,吃过早餐以后就坐在房间里想办法,到底怎么做才能把东西还给妈妈,才能不耽误她和爸爸相遇!

    许是古代的日子过的太舒坦了,想了没一会儿就开始犯困了,上眼皮黏着下眼皮,她都快要睁不开眼睛,现在这个时候,最适合睡一个回笼觉。

    只是天不遂人意,香梨犹如惊喜一般的尖叫声乍起,“王妃,王爷回来了?”

    她直接吓得瞪大了眼睛,猛拍着自己的胸口,“香梨,王爷回来就回来了,你这么大的声音做什么,想吓死我啊!”

    香梨也被第五念怒吼吓得眼泪含眼圈,嘟囔着小嘴,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刚刚那个金鸾儿走了,临走之前告诉奴婢,等一会儿王爷回来,一定要通知王妃,奴婢以为,以为王妃总算是开窍了,所以有点激动了。”

    第五念闻言,磨了磨牙,这个金鸾儿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

    有没有搞错?

    她是答应了金鸾儿去看看慕以农,又没说下朝回来立刻就去,她这个王妃是不是有点太好说话了?

    见第五念还在阴沉着一张脸,香梨不禁委屈的眼眶都红了,“王妃,您别生气了,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算了,与你无关。”她现在吓都吓醒了,自然要将怒气发泄出来,最好的人选除了慕以农这头驴,她已经想不到还有谁了。“我去王爷的院子看看,等一会儿回来。”

    第五念来的时候根本没敲门,直接推开了门,正巧赶上对方刚刚换好衣服,他火热的视线定格在第五念的身上,只见她很随意的挥挥手,“别看了,不是你的烟儿。”

    慕以农蹙眉,“动作粗鲁,看出来了。”

    “我的粗鲁是分人的。”

    慕以农轻哼了一声,很显然懒得搭理第五念,此时清风来了,敲了敲敞开的房门,“进来。”

    清风进入房间,抱拳,“参见王爷,王妃。”

    慕以农从衣柜之中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放着一只折扇,扇把是清透的翡翠,极为的透亮,甩开了折扇,竟是无与伦比的山水画,“将这把扇子送给老师,就说本王已经寻到了一模一样的,现如今将

    本王寻到的这把折扇送给老师,希望他莫要拒绝。”

    清风一怔,“陈言大师的扇子当今世界只有这一把,你……”

    慕以农看了一眼清风,叹了口气,“去吧!”

    清风恭敬的接过了扇子,王爷不肯再说,他自然不敢再多问,连忙恭敬的退下。

    第五念虽然不知道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后半截她是听懂了不少,甚至还会学以致用,何不如就等着生辰那日,将那面小镜子送给妈妈。

    没有想到困扰自己整个晚上的苦难,就这么迎刃而解了,如此一想实在是舒畅了不少,此时就连带着看慕以农都觉得顺眼了不少。

    想到金鸾儿拜托自己的事情,不由得笑颜如花,“王爷,听说你最近身子不舒服,可有找大夫瞧过了?”

    面对第五念突然而来的温柔细语,慕以农相当不客气的退后了几步,拧着眉头谨慎的问道,“王妃有什么事情吗?”那架势摆明了再说,离本王远一点。

    第五念瞪了他一眼,口气很冲的说道,“没事儿,听到你不舒服,我就安心了。”说罢气哄哄的走了。

    慕以农揉了揉泛疼的额头,实在无法接受这个女人顶着烟儿的面容,做出这种另类的举动。

    本来她还真想做一个知心的大姐姐,开导开导他,没有想到他竟然拿出一副见鬼的表情,真是莫名的让人火大,她顿时就没了关心,巴不得他再多病几天。

    天色暗淡,第五念拿出了魅儿和自家老祖宗留给她的功课,一边看一边等着自家老公的到来。

    “今天怎么这么用功?”往常闵御尘来的时候,都是要催促她好久才能看书,今日一来,发现她正在学习,着实令闵御尘感叹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等你等的无聊,反正都是打发时间,所以我就翻开看看呗。”魅儿布置的功课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有难度的都已经标注出来了,看着注解倒是一目了然。最难的就是造梦秘籍,她对这些东西很陌生,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学,她研究了大半,仅仅只能参透一点,刚刚试了试,成功进入香梨的梦境,这丫头的梦里全是好吃的。

    “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闵御尘的话音落下,摊开的手掌就多了一把小镜子,模样与床头木质盒子里摆放的小镜子一模一样。

    第五念见此,微微勾起了唇角,“看样子我们两个想到一块去了。”

    闵御尘挑眉问道,“你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第五念摇头,“不,这个想法不是我想出来的,是你的前世,慕以农。”

    闵御尘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略有不自然,上前低着头收拾第五念床榻上的书本,完美的掩饰掉了。

    “他今天就用了这一招,给他老是送把折扇,我灵机一动,觉得这个办法甚好,当时也想找你用法术变出一把一模一样的,然后当着我妈妈的面把那个真的小镜子送给她,想来她肯定不会拒绝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快也想到了。”第五念耸耸肩,“你们不亏是前后世,就连想法都是一样的。”

    “是吗?”闵御尘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开始考第五念的功课,换来她一脸的嫌弃。“入梦后,若是被对方占领了主导权,该如何处理?”

    第五念撇着小嘴巴,满眼的哀怨。

    他并不禁抬起了头,丰神俊朗的面容上划过一丝不解,“怎么了?”

    “老公,我要开始讨厌你了。”

    闵御尘了然,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揉了揉她的长发,“怪不得你到现在大学都还没有毕业。”

    “该你什么事儿啊?”还不是她的工作太忙了才会耽误,并不是因为她不爱学好吗?

    “毛叔说,他希望在退休之前,能够看见你顺利毕业。嘱咐我,你生完孩子,一定要回学校。”

    “毛叔什么时候和你说的?”为什么她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过?

    “出任务之前遇见的。”

    “这老头……”第五念恨恼的磨了磨牙。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