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222 你敢伤我老公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惹怒了大鹏鸟,今天你们谁也不能走了?第五念换一种方法把你永远留在这里也不错。”

    第五念抬头仰望着天空,一只刺眼的黄色大鹏鸟翱翔在天空,它金翅鲲头,星睛豹眼,刚强勇猛,舒利爪诸禽丧胆,张开翅膀起飞转眼就可云程九万里。

    中国神话传说中最大的一种鸟,相传这种鸟由鲲变化而成。

    它翱翔在天际,凄厉长空,嘶鸣声震得人耳膜生疼,也不知道它到底看见了什么,长鸣之声越来越尖锐,声音之中饱含着无尽的绝望与愤恨。

    慕玲珑捂着自己的耳朵,惊诧不已,“这是什么?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鸟?”

    “大鹏鸟,华夏国神话传说之中最大的鸟,相传大鹏鸟是鲲鹏和凤凰之子。”脑海之中有什么快速的划过,快的她根本就抓不住,明明想到了什么,转眼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谁和谁的儿子?还有华夏国是哪里?你说活的我一句也听不懂?”及时慕玲珑说的再大声,都无法盖住天长一直不停嚎叫的傻鸟。

    第五念侧目看向慕玲珑,“大鹏鸟名副其实的凶兽。”

    这句她是听懂了,忍不住朝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哭丧着小脸大声的喊道,“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让我们走了!”

    “知道自己不自量力了?”

    “这个时候能别挖苦我行吗?还有,你说的凤凰我知道,那是神圣之物,可是那个鲲鹏到底是个什么鬼?”皇上和皇后的象征就是龙凤,比较常态,至于什么鲲鹏她可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鲲鹏就是……”第五念一窒,终于明白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记得那个变态的恋兄狂小屁孩说过,当年的巫妖大战,就是鲲鹏从周天星斗大阵之中偷走了河图洛书,导致了妖族的大败,在联想到今日闵御尘说的有点麻烦,很可能就是因为冤家路窄。

    不说她了解帝俊有多少,就拿闵御尘来说吧,那也绝对是不吃亏的主,尤其听说当时还涉及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那鲲鹏的下场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凄惨。

    如今大鹏鸟见到帝俊,接下来的后果,她已经不敢去想了。

    “你怎么了?”

    第五念从后怕之中回过神来,却是没有发现明镜的身影,“明镜呢?”

    “我看她朝着那个凶兽的方向而去。”慕玲珑指着某一处说道。

    第五念瞬间回神来,扣紧慕玲珑的肩膀,“你去找鲁玉簪,他的能力足以保护你不受伤,记得我说过的话,不要再朝着大鹏鸟前进,事情绝对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能活着回去就是你们上辈子积德了,万事儿不可逞强。”

    “可是,我不放心你,你和我一起……”

    “不,我要去帮我老公,我可不想变成寡妇。”说罢,第五念利用灵力瞬间就消失了,根本没给慕玲珑反驳的机会。

    慕玲珑不是意气用事的人,她知道第五念能这么说,肯定是那只大鹏鸟凶险万分,她利用自己周身的灵力,却是发现她不仅可以调配自己身体内的灵力,还可以启用这个大森林的灵气,可以瞬间提升她的速度,使用起瞬物转移十分的得心应手。

    这是一个惊喜的发现,不过是运用几下,她便能够使用的很好了。

    天空之中挥着翅膀嘶鸣的大鹏鸟果然很巨大,几乎占据了眼睛内所看见的全部,第五念朝着它的踪迹追寻而去,生怕有个什么好歹。

    有那么一刻,她心情焦虑到浑身都在发抖,差点连灵力都失控外泄。

    远远能够看见一个象牙白的身影,还有明镜的真身,只见那两只傻鸟竟然轮番袭击自家老公,大鹏鸟在体积上占据围堵的优势,并不打算让帝俊从自己的眼前逃走,明镜的真身虽然是老鹰,与大鹏鸟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所以她只要瞅准了时机,就会疯狂的攻击躲过了大鹏鸟的帝俊。

    他动作虽然从容,象牙白的衣袍上已经有了红色点点的血迹。

    第五念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从胸腔之中迸射出漫天的怒气,充斥着她火热的双眸,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毁掉自己眼前所看见的一切。

    帝俊收回手中的折扇,从怀中拿出了河图洛书,大概巴掌大小的洛书在半空中排列,发出刺眼的紫色光芒,排列出了一个难解的阵法图形。

    围绕着大鹏鸟开始急速的旋转,阵法以不规则形式的河图洛书会弹出阵法外,就变成了一种攻击的武器,最先变成了密密麻麻的长剑,朝着大鹏鸟攻击,毕竟占据体积这个劣势,有的可以闪躲,有的却是刺中了身体内,它根本无处闪躲。小小剑阵还不足以对怒气冲天的大鹏鸟造成杀伤力的攻击。

    明镜恨恼,她知道帝俊的河图洛书是由弱转为强,若是加强的话,那只大鹏鸟睡了多年,才醒肯定恢复不了多少的法力,根本就不敌帝俊的法力,虽然不知道他们二人到底谁胜谁负,但是她却不想再拖下去了。

    河图洛书的阵法启动之时,是一个人的注意力最集中的时候,所以必定会分身去对付其他的人。

    想到这里,明镜将矛头转向了闵御尘,化作真身朝着闵御尘俯冲而去。

    第五念眼见明镜那个贱人竟然想趁自家老公不注意伤害他,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裂,脑袋中某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断裂开了,现在谁伤害她的男人,谁就罪该万死。

    她只觉得自己的速度又更快了,在明镜袭击自家老公背部的那一刻,奋力的跳上了明镜的后背,生怕自己不够用力,还利用了自己的屁股着陆,硬生生的把明镜坐穿了才解恨。

    许是没有想过第五念的大屁股会这么重,明镜是硬生生的被第五念坐的浑身都散架了,失控的朝着地面坠落,由于明镜在自己的下面,坠在地面上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但是明镜就不同了,承载了一个人的重量,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还不等从疼痛之中有所反应,第五念已经抓住了明镜真身的鹰头,朝着碎石的地面用力的撞击,一边撞一边怒骂,“贱人,你敢伤我老公,我就弄死你。”她就像是疯了一样,抓着明镜的头部就像是提着小鸡儿一样,不给明镜丝毫反败为胜的机会,再次用力的撞击着地面,哪怕是鲜血浸湿了第五念的双手,刺红了她的眼睛都不足以抚平她内心的恐惧。

    甚至连天空之上的大鹏鸟死命的嘶吼的都听不见了。

    明镜真是来不及反击,脑袋就被撞的头晕眼花,许是第一次知道一个女人发疯还可以这么恐怖,她幻化出了人性,企图利用娇小的姿势来逃脱,却没有想到,第五念看出了她的意图,直接站起了身子,一只脚痛踩在她的手臂上,甚至还用力的碾压了着她的手臂,换来明镜撕心裂肺的痛嚎,“贱人,松手。”

    “你才是贱人呢,你们全家都是贱人,你贱,你贱到想要伤害我的男人,我都舍不得伤他一根手指头,你凭什么想要伤他,你这个贱人去死吧。”第五念很少有失去理智的时候,这还是第一次失控到想要不计一切的去毁灭。

    闵御尘排列了出中级河图洛书,大鹏鸟没有放弃自己的攻击,企图想要用力挣脱阵法,帝俊的河图洛书是上古神物法宝,就算是大鹏鸟是凶兽,也奈何不了帝俊的法宝,正足以可以压到邪物。

    明镜的头不停的撞击着地面,最初还有反抗的能力,却是没有想到第五念就像是疯了,后来以至于她是真的毫无招架之力,哪怕是受了伤,也不愿意受困,从体内震慑出强大的妖力,最先受到波及的就是第五念,气血翻滚,浑身就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了似的,痛的她只能任由着自己的身体仿若破碎的布条一样被妖力弹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4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