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逼她离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铁柱不知道裔王妃说的办法到底有没有用,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因为队伍是临时组织的,或许其他人不太清楚现在的情况,临行前裔王妃就已经将所发生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了,让每一个人都能够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所以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军队的处境,若是他们出了什么差错,很有可能就会全军覆没。

    按照裔王妃的话,他们一行人朝着原来的路线前行,果然没有在原地转圈。

    只是朝着森林外的雾越来越大了,裔王妃说过,若是分不清方向,就闭着眼睛让马儿自己找路,必定就是走出森林的路。

    说是雾气,其实更多的是阴气弥漫,凝聚成了水雾,不过是几步之远,他们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感受到了两个温差,身后有些人已经迷失了方向,“怎么回事?雾气怎么会这么大?”

    “我怎么觉得这么冷?”

    “你别说,虽然现在是冬天,可是这里被雾气弥漫,冷的我只想哆嗦,连缰绳都快要握不住了。”

    只要有一个两个人这么说,就会引起其余不安的人的恐慌。

    不一会儿就引起了许多的共鸣,人心最怕的就是猜忌。

    铁柱觉得自己第一次做队长,绝对不能丢人,他不想默默无闻一辈子,若是此事成功了,就可以连升两级,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裔王妃能够任命他为队长,就是相信自己一定会处理好一切的变故。

    铁柱清了清喉咙,“战士们,听我说,现在不要用你们的眼睛去看,让你们的马儿自己感受出口的方向,裔王妃说过,现在方圆百里没有鬼,只不过是阴气太重,导致了我们身上的阳火薄弱,才会迷失了方向。只要我们不怕,一定会走出这座森们的。”

    铁柱不会说什么大道理,说的也都是最朴实的语言,但是对于那些战士来说,现在他们需要的也只是一个鼓励,鼓励他们继续前进罢了,毕竟建功立业谁都想。

    听着新上任的队长如此说,众人不由得鼓足了勇气,轻拍着身下的马儿,闭上了眼睛,把一切都交给了马儿。

    在第五念的观念里,一切动物都是有灵性的,甚至能够感受到安全的路线,最厉害的就是记路的本事儿。

    所以,她相信马儿会带领着他们离开这座森林。

    当他们真的走出森林的时候,众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打从心里开始信服裔王妃,或许这一次他们真的可以有所作为。

    铁柱看了一眼人员名单,然后开始分工合作,“我和其他三人去城里准备一些比较容易找到的东西,其余的人,裔王妃委派给你们的任务,一定要用心去完成,我们按照裔王妃的指示走了出来,就证明她有足够的本事能够带我们离开这里,所以我们莫要辜负了裔王与其他几位大人对我们的信任,等我们回来便可以升官,裔王一向是说话算话。”

    众人听到升官,不由得信心满满。

    十几匹马朝着不同的方向疾驰而去。

    虽然将很重要的功夫分工出去,第五念也没闲着,她需要准备的事情更多。

    毕竟十万大军要与阴兵共同使用一条路,危险是她不敢去想的,她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绝对不能错过。

    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恨不能此时敲碎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竟然会对慕以农妥协?

    甚至还被他的一番说辞所打动,从军队出发,她跟着慕以农奔赴边疆就不曾见到闵御尘,这几日压抑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越来越沉重了,总觉得此时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她想找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将自己记录下来的出生时辰表递给了清风,“这上面有五种命格,分别是金、木、水、火、土。我要你每种命格找出四十个人。”

    清风脸色一僵,刚刚找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就已经快要逼疯他了,现在还要找五种命格的人,岂不是要他的命吗?

    “尽快,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们去做,对了,你再去派一些人去山林里寻找梅花。”其实有多东西都是可以趋吉避凶的,可是他们身处在大森林之中,尤其是冬天我,他们能够采摘的植物实在是少之又少,只能期待山林间能够有野生的梅花。

    梅花开五瓣,很早古人就有梅开五福的说法,又正好相应着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元素。

    第五念不是看不出清风的愁眉苦脸,可是这些东西缺一不可,她也只能拍拍清风的肩膀,“清风,拜托你了!”

    被王妃这般郑重其事的拜托,清风还真是多了几分不好意思,连忙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努力完成任务。”

    目送着清风离开,第五念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不经意间撞到了不远处韩魅的眼睛里,平静无任何的波动,却是生出了几分沉闷,第五念朝着韩魅缓缓的走了过去。

    两人之间不过一米远的距离,却放佛隔着十万八千里,第五念知道,自从她召唤出水晶棺之后,他们之间就再也不可能做朋友了。

    但是有些事情,她还是想要问清楚问明白。

    “你想让我走!”非常肯定的语气,肯定到韩魅都是为之一震,机会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好半响却是没说一句话。

    第五念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嘴角微微勾起,“我做了什么?”

    “魅儿,我知道你这么做,无非是想要赶我走,而我想知道答案。”将她拉了进来,还指明自己能够做到,总让她觉得这其中必定还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韩魅失笑,即使白纱半遮面,遮住了她大半张脸,除了那双讥讽的双眸,她几乎看不见其他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那么肯定韩魅是在嘲笑自己的无知。

    “如果我说,不想再见到你,你会离开吗?”

    第五念抿唇,“你知道的,我不会。”

    韩魅轻声的‘哦’了一句,然后说道,“我明白了。”说罢,直接扭头便离开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和第五念再说一句话。

    第五念望着韩魅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自己好久难以平复的心情。

    “女君,您明明就是在担心她,为什么不让她知道?”韩魅翠绿的手镯传来菩提娇柔的声音。

    坐在马车上的韩魅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菩提的话,她不由得睁开了一双璀璨水亮的眸子。

    菩提好似没有看见韩魅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还在自言自语,“这一趟凶险万分,那些阴兵各个都是不好惹的,你明明担心第五念会受伤,为什么还要那么的冷漠。”

    韩魅蹙眉,“多管闲事!”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小妖敢质疑她的决定,并且能够轻而易举的看透她的内心,难道真的是因为第五念起的名字,就连慧根都是惊奇的相似。

    菩提在韩魅的身边敢放肆,这是其他人都没有过的殊荣,大概就是从那日第五念给她起了名字开始,女君对她的关心就像是在保护一个易碎的水晶球,可是只有菩提自己一个人知道,女君的眼里心里只有第五念,女君经常从她的身上寻找与第五念相似之处。

    她不懂,既然那么喜欢,那么担心人家,为什么要装出一脸冷漠的样子?

    韩魅眉头舒展,声音透着几分肃杀之气,“莫要揣测我的想法,与你无关,若是再胆敢有下一次,就算是她给你起的名字又怎么样,本君一样可以打杀了你。”

    本以为自己出此下策便能将第五念激跑了,却没有想到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固执。

    菩提脸上挂着惊恐的表情,连忙低下头,不敢再招惹女君,甚至是揣测女君的心思。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