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恼怒的东皇太一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念是被铁柱不情不愿的拉回军队驻守城边,刚到门口,就看见了一群人站在外面正等着她。

    将最后一块桂花糕丢到了小嘴巴里,看着裔王阴沉的老脸,她不安的咽了咽口水,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第五念已经不知道死多少个来回了。

    慕以农上前两步,故意走到她的身边,冷声的说道,“你能不能顾忌一下烟儿的身份,不要总是做出这样不符合身份的事情。”警告的意味特别浓厚。

    第五念就是见不惯他这副德行,有事儿好好的商量,对她冷言冷语做什么。

    她就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为了能够气一气慕以农,顺便伸出两只小手,假装吐了两口,然后搓了搓手。此举惹来慕以农的一阵嫌恶,打死他也不肯相信,这种人怎么会是她的子孙后代呢?

    眼见慕以农扯出一副便秘的样子,第五念莫名的心情大好。

    甚至还得寸进尺的拉着慕以农的衣袖,换来他身子都僵硬了,非常想将第五念的手甩出去,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又做不出有失分寸的事情。

    只能强忍着她就这么拉着自己的衣袖,“既然你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谈,那我就暂且回避了。”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只当她还在记仇,连忙劝阻,又是说了许多的好话。

    说话的人有很多话,也是七嘴八舌的,花费了许多时间分析了一番,大概的意思就是对方的将领与她有仇,三日后的一战,必须由她出场。

    第五念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询问道,“各位大人,我就想知道,你们是如何肯定我与对方的将领是认识的?”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你讲你的,我讲我的,搞得第五念一个头有两个那么大,据说对方的挑战书是几张很有戏剧性的画纸,“什么画纸?”

    有人速度更快一步,直接将对方送来的战书递给了第五念,她摊开了几张纸,她蓦地瞪大了眼睛,赫然是现代的漫画,能画漫画的人肯定是来自现代,难道对方是穿越而来的?

    可是在古代,她是秦忆烟,根本就不是第五念。

    “你可是有得罪过什么人?”

    面对众人关切的眼神,第五念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们,她得罪的人多了去了。

    轻咳了两声,第五念说道,“我先看看对方的战书。”细翻了几页,大概意思就是说,让裔王妃接受战书,若是不敢的话,就爬到城楼上方,朝着幽暹的方向跪地磕三个响头。

    有人解释,“从这封战书上了解,对方的少将应该是一个年轻人。”

    第五念不由得点点头,非常的赞成,对方把自己画的甚是丰神俊朗,风华正茂,饶是谁看了都会觉得自惭形愧。

    其中一幅画,是对方踩在了第五念的后背上,仰天大笑,带着几分胜利高傲的嘴脸,让人看了就十分的不爽,有那么一瞬间,直觉告诉她,她与幽暹的这位上将肯定认识,不仅认识甚至还有些冤仇。

    她轻蹙了眉头,慕以农立刻就发现了几分端倪,“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第五念抿了抿唇,虽然大概猜得出对方那个将领是谁,但是她搞不明白,那个人怎么会画漫画?

    “倒是想到了一个人。”第五念磨了磨牙,“去给我准备笔和纸。”

    “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礼尚往来,对方都给我画了那么丑的漫画,我自然要让对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漫画。”虽然她上学的时候多数都逃课了,但是说到底她的漫画功夫还是一流的好。

    用毛笔画漫画,第五念运用的还不是特别的好,画了许多张都不是特别的满意。

    随后装进信封,“拿去送给向我挑战的少将。”

    说句实话,他们都没太看懂第五念画的到底是个什么鬼?

    众人都比较担忧,生怕裔王妃送去的画纸会落了盛世皇朝的面子。

    第五念将画纸递给传送战书使者的小士兵,“如果能够看见对方的将领,一定要回来向我禀报对方具体的长相。”

    “是,裔王妃。”

    讲战书送到了幽暹,对方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有了回应。

    摊开了画纸,一下子就看出了这画笔出自第五念之手,画风粗鄙,不上档次,偏偏对方还将画中之人的各种表情画的惟妙惟肖的,翻开了几页画纸,他不由的勾起了眉头,讽刺的笑了笑,“有胆无谋,果然是个蠢货。”就是这样的蠢货,怎么能配得上哥哥那么完美的人?

    “少将,对方说了什么?”

    “三日后自然会来应战。”

    幽暹的军师虽然不知道这位空降的少将为什么一定要针对盛世皇朝的裔王妃,但是看着少将一提起裔王妃就会变得十分狰狞的表情,足以证明,他们两个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来之前,圣上的意思就是不论这位少将想要做什么,只要能够帮助他们战胜盛世皇朝就行。

    所以,他们这群朝堂上的老油条全力配合这位上将小心眼,也不知道为什么抓着人家女人死活不放手,在他们的眼里,或许这就是因爱生恨,所以才会变得这么小心眼,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直到东皇太一翻到了最后一页,画面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女人不像女人,提着裙摆,痛踩着地上的小人,定睛一看,那面容与自己送去的战书上的自己竟然是一模一样。

    顺便在空白之处还填写了一句话:恋兄变态狂,老娘猜的就是你!

    东皇太一彻底的翻脸了,捏紧了画纸的手都在略微的轻颤,可想而知他此时此刻有多么的生气。

    甩开了衣袖就要扭断对方传送战书的使者,若不是幽暹有人拦着,说不定这身子和脑袋还真就要分家了。

    为了表现出大国风范,都是不斩使者,若是今日使者死掉了,他们幽暹在外人的眼里,就显得太没有度量了,说不定还要招人非议,惹来别的国家的歧视。

    被人说成是小肚鸡肠,没有容人的雅量,这绝对是走上强国最大的忌讳。

    盛世皇朝的使者也是被如此暴躁的上将吓得脸色都白了,不过想到裔王妃交代的事情,他一定将对方长得是圆,是扁看个一清二楚。

    看清了长相,他就逃之夭夭了。

    第五念通过使者口中的描述,可以十分确认对方就是东皇太一,自家老公那个糟心的弟弟。

    只是没有想到,对方为了与自己作对都已经跑到敌国去了,难道就是为了杀杀自己的锐气吗?

    肯定不是,这之间肯定还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呢?

    第五念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最起码可以试探出东皇太一想要做什么,告诉裔王自己的计划。

    听着第五念侃侃而谈,慕以农几乎是从头至尾皱着眉头,随后询问第五念,“你幼不幼稚?”

    某人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表现出自己心平气和的一面,“你听不懂吗,这是我的战略,战略懂吗?”见慕以农还是那副我根本不相信的嘴脸,第五念已经开始不耐烦的挥了挥水嫩的小手,“算了,对你这种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你只需要照着我说的办,当天就知道了对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慕以农抿了抿唇,不做声。

    “你相信我的准没错。”第五念真是被这种死脑筋的人要气死了。

    想到第五念的计谋,慕以农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甚是烦躁的问道,“你不迎战,然后让人站在城墙上大喊,你是傻……?这就是你的战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