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烧粮草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见东皇太一受伤了,尤其是因为受伤了,一张脸变成了调色盘,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一会儿紫的,看起来就特别的滑稽,第五念几乎是笑到了肚子疼,瘫坐在地上都快要爬不起来了。

    慕以农看了一眼很没形象的第五念,实在不敢想象,这就是她所说的好办法,如果对方能够上钩,岂不是傻子转世吗?

    “第五念,你给老子滚出来。”东皇太一的理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众人只当对方将领疯了,他们裔王妃的名字明明就是秦忆烟,怎么对方竟然喊的是秦忆烟,一看这个人就是脑袋有点问题,连自己的敌人叫什么都能够搞错。

    第五念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东皇太一招招手,“东儿,我们好久不见,几日不见,你的手好像变得更漂亮了。”

    东皇太一气到浑身发颤,另一只大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受伤的手,运用自己的神力,瞬间又恢复如初了,“下贱的东西,谁允许你喊我东儿了吗?你也配?”

    某人不怕死的耸耸肩,“的确,东儿这么活泼可爱的名字,你的确不配叫,我看以后就叫你冬瓜好了。这个名字多符合你的形象,一副欠扁的冬瓜样儿!”

    东皇太一的嘴上功夫从来就没有赢过第五念,最后必定要恼羞成怒,此时就要拔地而起,冲到了对面的城墙上,将这个女人揪出来好好的暴打一番,最好每日分早中晚的折磨,打她就像是家常便饭似的。

    第五念大喊了一声,“冬瓜,你等等!”

    东皇太一冷冷一笑,“你该不会是想说,我哥哥就在我身后吧?”

    第五念闻言,真想不雅的翻一个白眼,有些方法可以用一回,但是第二回肯定不会好用,她又不傻。

    见她不说话,他又自行幻想了一番,“你该不会是要向本君求饶吧!”

    这人果然有臆想症,还挺严重的,不屑的撇了撇小嘴,实在是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表情面对眼前这个小傻子。

    明明都要沦为自己的阶下囚了,竟然还敢对自己翻白眼,甚至拿出各种不屑的小眼神,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该死。用力握紧了双手成拳头,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这个女人还是和最初那般惹人厌恶。

    第五念将耳朵竖向了她所指的某一处,众人一脸的茫然,搞不明白这个女人现在是想要怎么样?这是让他们听的意思吗?

    没一会儿整个战场就安静了下来,掉根针都能听见,放佛是吹响了什么号角的声音。

    仔细去听,好像是求救的号角,那低沉悲壮的声音怎么会那么的耳熟,第五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听听这声音,这是胜利的喜悦,是……”话还未说完,从对方来的方向就传来了马蹄声,幽暹将领朝着马蹄声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幽暹兵服的男子翻身下了马,直接来到了东皇太一的身边,抱拳看向了一旁幽暹的幽王,随后才是东皇太一。

    虽然主将是东皇太一,但是幽王身为幽暹的王爷,来此也是为了历练的,同样拥有决定权。

    此时有人来,必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幽王连忙的追问,“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幽王,不好了,咱们的粮草被烧了?”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粮草对于行军打仗的人来说,绝对是事关重要的。

    东皇太一下意识的看向了第五念,直觉告诉自己,肯定是眼前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做的。

    面对东皇太一的质疑,第五念也不避讳,眼睛略高的挑了挑,掐着腰恨不能要气死某人,那架势好似在说,没错,就是老娘干的,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第五念,是你,下贱的东西,一定是你干的,本君今日必将你活捉,折磨你生不如死。”

    “收兵!”

    东皇太一震惊得看向了幽王,“不可,此战尚未分出个胜负。”就这么走了,他还有何颜面?以后在第五念的面前会更加的抬不起头来。

    但是幽王更在乎的是他们的粮草,没有粮草,还打什么仗。说不定过两日他们就要被饿死了,派出几个分队立刻赶回去扑火,挽救还有剩余的粮草。

    “东皇少将,我们必须回去扑灭大火。”说罢,一挥手就要带走大批兵马,独留东皇太一成了光杆司令,想他是高高在上天神,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对于他来说,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幽王,临出征前,可记得你父王对你说了什么,服从本君的命令!”

    幽王虽然不知道父王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指令,可是父王既然将他派了过来,就是为了防止这位东皇少将有什么错误的判断,会导致他们幽暹失去的更多。

    “抱歉,东皇少将,在本王的眼里看来,粮草可比你和城墙那个女人打情骂俏来的重要。”来到这里这么久了,没有削弱对方半点势头,反而被那个女人一损再损,搞得他们幽暹很没有面子,如果不是父王交代,这位东皇少将一定有办法击盛世皇朝,他何以在此浪费那么多的时间。

    打情骂俏?

    东皇太一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然后又指了指第五念,幽王的意思,是他们两个人在打情骂俏?

    听到这么惊恐的词儿,他着实被吓的脸色都白了,随后没有控制住,直接跑到一边干呕了。

    眼底浮现出了浓烈到化不开的恶心,没呕几下还真就呕出了污秽之物,幽王将他与第五念拼凑在了一起,是真的恶心到了他。

    因为距离太远了,根本就听不见幽王对东皇太一说了什么,只能看的见东皇太一指着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她,随后就吐了。

    第五念不明所以,但是心中却是十分的肯定,这事儿还和自己有关系。

    第五念顿时就黑了脸,和自己有关,东皇太一竟然吐了个天翻地覆,到底是什么意思?

    用力握紧了双手成拳头,心里暗暗的发誓,东皇太一,咱们的梁子结大了。

    这次计谋你若是不上钩,我就和你一个姓。

    眼见幽暹的大军迅速撤离,盛世皇朝的士兵还有点蒙,这还是第一次不费一兵一卒就赢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搞得他们面面相觑,严阵以待,生怕对方又杀了一个回马枪。

    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过去,盛世皇朝派去烧粮草的人也回来了,据说幽暹已经手忙脚乱了。

    他们才真正的相信,这场战役他们的确是赢了。

    虽然出乎第五念的预料,但是好歹是杀了对方的锐气。

    这打仗虽然需要最多的是勇气,可士气也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盛世皇朝已经连续几场的战役都兵败了,鼓舞士兵的士气就是打赢一场战役,让他们重新捡回自己的信心。

    此时,大家对裔王妃的本事更是崇拜了,慕以农行军打仗这么多年,觉得这场战役就像是个笑话一样。

    心头泛着几许的不安,不知道对方是否能够上钩?

    因为幽暹少了一半的粮草,所以战事一度搁浅了,盛世皇朝要求乘胜追击,将幽暹赶离,若是裔王,裔王肯定也会这么做,想到自己与第五念的计划,暂时又只能作罢,然后开始修葺了通州城外的河堤,带着一群将领修城墙,虽说通州城的城墙是该修葺了,可是他们现在开战,不想着如何击退敌人,反而修城墙,河堤,岂不是要浪费大好的时光吗?

    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看来,这就是在等幽暹养精蓄锐,然后出其不意的给予他们一击。

    盛世皇朝的大臣急的团团转,又说不通慕以农,只能求助国师。

    国师听闻,眸光低垂,然后捻指算了一下,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弧度,“各位大人不必着急,我已经知道裔王想要做什么了?”

    “什么?”

    国师看向了诸位大臣,抿着唇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